第34章 感谢支持正版。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泰亚把比赛内容都解释清楚, 就从电视屏幕里消失了。女孩们回到餐桌旁边, 一边继续吃沙拉, 一边兴致勃勃地交谈。

“吸血鬼你们都看过吸血鬼的故事吗”

“当然。”

“这个问题的无意义程度不亚于嘿,你认识米老鼠吗”

“哈哈, 你说得对。但是我觉得米奇要更出名一点, 吸血鬼应该和汤姆猫差不多。”

“怎么会难道你们小时候都没有学过圣经吗”

斯华年没有加入讨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默默嚼着嘴里的生菜叶。

要是能得到前三就好了,

可以出去见哥哥一面。

半个月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以至于才刚分开一天,她就开始想念哥哥了。说起来很是奇怪, 她曾经在冰雪城度过了没有哥哥的很多年, 这也没有过去多久,居然就有些不适应了。

这天夜里, 斯华年躺在木头高低(chuáng)的上铺,不知道是因为对比赛的担忧还是不适应环境, 到了凌晨才有一点睡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室友阿法芙正坐在桌旁发呆。

斯华年看了眼手表,指针幽幽亮着一点淡绿的夜光。八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阿法芙, ”她翻了个(shēn),侧(shēn)朝外躺在(chuáng)上,“早上好。你怎么起得这么早,我们今天有什么任务吗”

“没有, ”阿法芙朝她笑了笑,“十点的时候会有人送来拍照时间表和道具, 没有其他事(qíng)了。”

于是斯华年就放心地继续赖在(chuáng)上。伸手往枕头底下摸了摸,什么也没摸到,这才想起录节目期间是没有手机的。

“阿法芙,”她轻轻唤了声,“我们来聊聊天吧”

“嗯,”阿法芙点点头,“你想聊什么”

斯华年想了想,说:“过两天就要拍照了,不如聊聊吸血鬼”

阿法芙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放低些许,小心地问道:“能不能跟我说说,什么是吸血鬼”

“”

斯华年想起阿法芙的自我介绍,才意识到后者和吸血鬼之间隔着多么巨大的宗教差异。她从(chuáng)上坐起来,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脏辫,爬下(chuáng)在桌子对面坐下。

其实吸血鬼故事她听得也不多,只好一边努力回忆,一边慢慢讲:“很久很久以前,亚当和夏娃偷偷吃了智慧果,就被赶出了伊甸园他们生下了两个宝宝,一个叫该隐,一个叫亚伯后来呢,该隐用石头把亚伯给砸死了,为什么砸死我也记不太清了”

圣经故事需要解释的典故很多,阿法芙的英文也并不算好,两个人慢吞吞地一问一答,很快就过了两个小时。

走出房间去吃早餐的时候,刚好碰上节目组把拍摄硬照的时间表和部分道具送来别墅。

每个人有两个小时的拍照时间,道具是公用的一个空房间、一座棺材和一位名叫杰拉德的拍照搭档,每人一(tào)尺码合适、款式相同的礼服,和一罐可食用道具血浆。这一轮的妆容由自己负责。

斯华年和阿法芙一起把道具搬回房间、放在桌上。斯华年拿出自己的化妆包,开始琢磨拍照的妆容。“吸血鬼呀漂亮又苍白的。对了,应该还有点虚弱(yīn)沉”

斯华年自言自语着,目光忽然瞥见阿法芙垂眸不语,面上似乎有一抹为难的神色。

她转过头问她:“阿法芙,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阿法芙抿了抿嘴唇,视线落在那个化妆包上,踌躇着似乎不知如何开口:“我,没有”

话还没说完,斯华年忽然懂了。

“对了,你没有化妆品呀。没关系,用我的不就好了吗,”她信心满满地拍了拍(xiōng)脯,  “拍摄前我来给你化妆,放心好了。”

她平时不(ài)化妆,所以水平有限。但是画一个吸血鬼,这点技术应该可以。

阿法芙有些受宠若惊,郑重地道了谢,然后拿起房间里的纸笔去设计自己的硬照了。斯华年趴在桌子上,也不得不开始努力思考。

血浆,棺材,拍照搭档

真是发愁。

到了正式拍摄的(rì)期,阿法芙的顺序在前面,斯华年就先给她化妆。客厅里的灯光比房间更亮一些,于是两个人就坐在了别墅客厅的沙发上。斯华年把化妆品摆成一排,依次往阿法芙脸上糊,嘴里念念有词:“苍白,苍白遮瑕和粉底要多用一点,上镜头就是要浓一点也没关系对了,阿法芙你的眼窝深,可以打(yīn)影弄出虚弱的效果”

阿法芙垂眸看了眼她手上的小瓶子,迟疑着问道:“贵吗”

斯华年随口答了句:“不贵的。”

旁边有人轻轻笑了声,斯华年转头一看,迪洛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楼来了。她朝她笑了笑,继续忙活阿法芙的脸。

过了十几分钟,妆容顺利地弄好了,把阿法芙送走去拍照,迪洛挪了挪(shēn)子坐到她面前,轻笑道:“给我也弄一下,行么。”

斯华年没意见,重新打开手上的粉底盒。正要往迪洛脸上招呼,她忽然有点下不去手:“迪洛,你长得真好看。”

迪洛是个白人,真是天生就适合扮演吸血鬼。她留着很短的头发,一双凤眼,是雌雄莫辩的那种美。迪洛拍了拍斯华年的脑袋:“你也好看。”

斯华年替她简单画了几下,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下手的地方。迪洛照了照镜子,很是满意。再看眼手表,问道:“你什么时候拍照”

“你拍完就到我了。”

迪洛打量她几眼,微微蹙眉:“你衣服都没换,来得及吗。”

斯华年倒是一脸轻松:“来得及呀。”

她目送着迪洛前脚刚走,莉莉后脚就走了过来。

斯华年坐在沙发上,抬头望望她:“你也要化妆吗我没有时间了。”

“我已经拍完了。”

莉莉手里端着一杯绿色的蔬菜汁,倚在墙边,居高临下地看她:“那么贵的化妆品,你可真舍得啊。”

斯华年轻轻耸了耸肩:“没用多少。”

“你家有钱吧,”莉莉用上了肯定而非疑问的语气,“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

莉莉歪了歪脑袋,露出一点故作的好奇:“你这么矮,是花了多少钱,才能让beaute签下你只花钱够吗,需不需要和高层睡觉什么的”

斯华年:“”

她在国外待的时间并不短,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有些女孩们过于奔放的说话方式。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莉莉的表(qíng),一时间没能分辨出有没有恶意,斯华年不想多说什么,点点头回屋打扮了。

这天的拍摄一直进行到晚饭时间。次(rì)上午,六个女孩又整整齐齐地站在了评委组面前。

泰亚照例最先开口:“姑娘们,这三天过得如何嗯没有人出声我就假设你们都过得不错。那么多余的废话我就不说了,让我们来看看你们的照片。”

墙壁上的液晶屏幕应声亮了起来。

“谁想先看见自己的照片,”泰亚环顾了一圈,勾唇笑起来,“没人要求就按照我说的算了。我想先看迪洛。”

屏幕上打出迪洛的照片,

室内响起几声轻轻的惊呼声。

太好看了。

随意懒散地坐在棺材盖上,目光微垂,看上去就是吸血鬼中的王,一个雌雄莫辩的王。

“我喜欢这张照片。”

“迪洛有一张天生的模特脸。”

“我非常肯定,她心中有一位强大的老板。”

斯华年听着评委们赞不绝口的话,在心里默默羡慕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去,等着自己的名字被叫到。

阿法芙,安琪,莉莉

快到我了。

斯华年悄悄在衣角上擦了擦手心的汗。

“siyah”

照片出现在屏幕上,众人都不由一愣。

棺材后面躲着一只小吸血鬼,探头探脑地露出漂亮的脸蛋。不知道刚才偷吃了什么,脸蛋和额头上还留着一点血浆的痕迹。她的双手扒在棺材盖上,傻呆呆地望着某个方向,眼睛里满是渴望和贪婪。

缪拉淡淡看了斯华年一眼:“解释一下。”

斯华年老老实实出列一小步,小声道:“是这样的我是一只幼年的吸血鬼,我有一个人类哥哥。我每天都想喝哥哥的血,又怕哥哥死掉,每天只敢喝一点点,还要努力省下一点存进冰箱里。第二天我会把冰箱里的血喝掉,可是还想喝哥哥的血,又怕哥哥死掉”

“好了好了,可以了,”锡安憋着笑摆摆手,“你很有想象力。”

缪拉仔细端详着屏幕,声音仍然是淡淡的:“这不是一张优秀的硬照。你的(shēn)体被道具挡住,没有出现在镜头里,这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做法。你的表(qíng)是到位的,但我只能看到一个不错的演员,而不是一个模特。如果你心里有老板,你应该看上去是这样的:下一秒你就会扑上去,咬断他的动脉。”

“别这样,缪拉,”泰亚笑眯眯道,“我喜欢这张照片。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siyah没有用拍照搭档。她用眼神支撑了整个画面,目光的方向反而增加了一点期待感。这很了不起,可(ài)极了。”

缪拉反问道:“除了可(ài)还有什么可(ài)能当好模特吗”

锡安插话道:“反正我也很喜欢这张照片。”

缪拉沉吟几秒,直接转开了话题:“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决定今天的名次了。”

第一名没有需要太多的讨论,是迪洛。

三名评委一边交谈,一边报出下一个名字。

“瑞娜,她这一轮的表现是符合期望的”

“阿法芙,她真的很有天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明明已经有了些心里准备,斯华年还是忍不住有点难过。

前三名没有了,

见不到哥哥了。

前五名,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第四个,siyah。”

斯华年低着头,从泰亚手里接过洗好的照片。她如愿没有在第一轮被淘汰,却还是开心不起来。

半个月的时间见不到,

真的太长了。

缪拉的目光缓慢地扫过每一个人。录制节目的摄像机转动的时候,评委们开始出声讨论。

“莉莉,这一轮我不会支持她的。表(qíng)太僵硬,肢体习惯了故作(xìng)感,这全都是商业模特的特质。我甚至不确定她能不能取得一些进步。”

“安琪,这一轮也同样让人失望。我相信她的能力不止于此,但是这个手势显得太尴尬了,表(qíng)也不是很自在。对了,还有脸上的雀斑,对模特来说绝对不是问题,但怎么能出现在吸血鬼的脸上”

过了好几分钟,泰亚才面带遗憾,说出一个名字:“抱歉,要说再见了,安琪。”

安琪似乎早有预料,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跟伙伴和评委们一一拥抱,然后独自离开了演播厅。

泰亚再转头看向三名佼佼者:“你们今天可以离开别墅一次,去跟家人见个面。只要在晚上十点之前回来就可以。”

迪洛懒洋洋地笑了笑:“我不需要离开去哪里,可以把机会送给别人吗”

“这是你的东西,当然可以随意处置。”

“那”

阿法芙忽然插进话来:“我要把机会送给siyah。”

斯华年猛地抬起头来。

泰亚颔首道:“可以。那么siyah,你把家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斯华年用力点头,伸手抱了抱阿法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回到别墅稍作休整,斯华年走出大门,斯晋已经等在了那里。

“哥哥”

她欢呼一声,朝他跑过去。

斯晋伸手接住飞过来的小姑娘,很是宝贝地抱在怀里,抬腿往外走:“年年。”

斯华年从口袋里掏出今天的照片,在他眼皮底下晃了晃:“你看。我今天第四。”

斯晋垂眸看了眼:“这是什么”

“吸血鬼。”

斯华年伸手搂住哥哥的脖子。

嗷呜。

她忽然一口咬了上去。

哥哥的脖子咬起来也是硬的,咬下去是一层薄薄的肌(ròu)。

斯晋没有丝毫本能的闪躲,声音温和又宠溺:“做什么”

斯华年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qíng),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是一只吸血鬼。你说是动脉好喝还是静脉好喝呢你会让我喝吗”

斯晋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哥哥每天都把你喂饱。”

脑子里忽然冒出小黄文里的一个画面。霸总男主捏着女主的下巴,邪魅一笑:“哥哥每天都把你喂饱。”

斯华年的耳尖唰的一下红了个透:“耍流氓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