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感谢支持正版。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闷哼一声, 双手微微颤着, 却忍不住用力死死扣住她的腰。

“年年, 这是飞机上,别这样撩哥哥”

斯华年有点无语:“不是你让我亲的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 对不起, 宝宝, ”斯晋克制地亲了亲她的嘴唇, “以后我们自己买一架飞机, 好不好”

本来像斯家这样的家庭,买下一架私人飞机再轻松不过。只是一家人从来也对旅行没什么特殊的偏好, 出门坐飞机也觉得方便得很。

“你什么意思, ”斯华年愣了一下,忽然小脸胀红, 像只炸毛的小动物,“流氓”

斯晋本没有想到什么不纯洁的东西, 听她这么一说,脑子里却不住地冒出各种画面。

要是在自己的飞机上,对年年亲亲抱抱

他沉默了一会儿, 小心翼翼弓了下(shēn)子,调整了一下姿势,避开某个部位。

然后他低头亲了亲斯华年:“睡吧,哥哥抱着你。”

哥哥的怀抱舒服又温暖, 斯华年轻轻闭上眼,竟然不知不觉又睡过去了。

十二个个小时后,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冰雪城机场。两兄妹回了斯华年在冰雪城的住处,稍微休整了两天,大洲超模大赛就开始了。

比赛的场馆在市中心最繁华的位置,离住处很近。前面两轮是t台的海选,t台装饰得很漂亮,场馆里打的灯光炫得人眼花缭乱,观众掀起的一**声浪几乎要把屋顶掀翻。

等到音乐终于暂时平静下来,大屏幕上用巨大的花体英文字,依次闪动出进入正式比赛的模特的名字。

瑞娜。

阿法芙。

莉莉。

迪落。

安琪。

最后一个

siyah。

斯华年坐在看台边,手心汗湿,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骤然爆发出的一阵欢呼声里,旁边的斯晋搂住她的肩膀,亲亲她的额头:“年年真棒。”

第二天是比赛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斯华年和另外五个姑娘第一次站在评委组面前。从今天开始,比赛是没有观众的,而是在录制好之后再播出。

坐在中间的评委一头漂亮的长紫发,涂着黑唇膏,笑着拍了拍手:“很好,让我们看看这一集的女孩们。嗯真漂亮。接下来我们要一起度过两个星期的时间,我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想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吧我是泰亚尤尼恩,是一个模特。我左边的缪拉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模特老师,她在行业里已经四十年了,教出过无数的世界超模。我右边这位先生叫做锡安,是ti杂志的主编。你们一定知道,ti目前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时尚杂志。对了,不要忘了,这次比赛的冠军,将会得到一张ti的个人封面。好了,接下来轮到你们了,介绍一下自己。”

站在左边的白人女孩先接过话筒,脸上带着落落大方的笑,光彩摄人:“各位好,我叫瑞娜,是冰雪城的土著。你们一定没有听说过我,但是我相信,你们一定都知道我的母亲,海瑟艾灵顿,她是上世纪最出名的超模之一。

“我为什么要提起妈妈呢你们也许会以为,我认为自己像她一样优秀,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从不会试图与她的职业生涯相比。这次来到这里,我想要脚踏实地练好本领,让大家都看见,虽然我不如她优秀,但是我有自己的品牌和风格,是独立于妈妈而存在的,这样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个说话的姑娘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声音微微带着一点沙哑:“你们好,我的名字叫阿法芙。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想成为一名模特。但这是不被(yǔn)许的,因为我来自一个中东的穆斯林家庭。

“父亲知道我的想法后,把我打了一顿。他认为这是无耻而(yín)(dàng)的想法。我原来的名字叫做阿依莎,他命令改成了阿法芙,意思是贞洁。但这不能阻挡我的梦想,也不能阻挡我每天在夜里偷练台步。

“母亲知道我想来参加这次比赛之后,她试图用烧红的铁烧烫坏我的脸。我从家里逃了出来,只带着提前买好、缝在衣服里的机票和口袋里的二十块钱,我用二十块钱买了一双高跟鞋。”

话音落下,整个舞台和看台都安静了几秒。斯华年伸手揉了揉眼睛,跟其他人一起用力鼓起掌来。

第三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化着精致的妆,穿了一双几乎有二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她接过话筒,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叫莉莉,是一个平面模特,也是一个社交媒体模特。我一直想成为一个highfashion的模特,但是每个人都在告诉我,我不行。因为我的长相太甜、太大众审美,也因为我的个子太矮,永远只能做一个网红。但是我不想放弃,所以我来了这里。”

斯华年转头看了看这个叫做莉莉的姑娘,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只有165的自己比她更矮,似乎长相也更

莉莉的话让她看上去有点尴尬。斯华年心里有点发愁,就没注意听另外两个姑娘的自我介绍。舞台上的灯光打得很亮,晃得人大脑放空,她还没想好该说什么,话筒就传到了手上。

斯华年轻轻(tiǎn)了(tiǎn)嘴唇,开口道:“我叫siyah,今年快要二十岁,来自中国的龙城,现在是一名大二学生。”

评委泰亚显然并不介意她异常简短的自我介绍,笑着翻了翻手里的资料:“我们很少见到华人选手到这里来,你很棒。”

“谢谢您。”

大约是觉得了解的不够,泰亚随口问了她几个问题。

“你是beaute的签约模特”

“是的。”

“嗯,这里写着你的老师是赛娜布莱恩”

“是的。”

“真好,她是我的好朋友呢,”泰亚爽朗地笑起来。

旁边的缪拉拿起资料看了一眼,淡淡问道:“赛娜都教了你什么”

这位老人家气场很强,斯华年莫名对她有点敬畏。她认真想了想,老老实实答道:“教了我台步。”

小姑娘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哪个长辈看了也会心生喜欢,然而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显然并不是这样的。

“台步台步是最没用的东西。”

“”

“说实话,你给我的感觉就是,”缪拉嘲弄地做了个有些夸张的茫然表(qíng),“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个比赛的评委毒舌是出了名的,以前时常出现把选手骂哭的(qíng)况。斯华年早有了些心理准备,此时还是不由有些难过。

右边的评委锡安笑着打圆场道:“没有啊,siyah还小呢,她可不是你教的那些专业模特,别这样苛刻。”

“都快二十了还小十五六岁岁成为模特的,你见过的还少吗”

说着,她沉着锐利的目光又转向斯华年:“赛娜没有教过你老板原则吗没有的话,现在我来教你。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模特,内心必须住着一个老板。要知道自己的目标,知道怎么做决策去达成目标,更要能震慑别人,让所有目光只敢停在你(shēn)上。你心里有这个老板吗你没有。”

第一天的见面就算是结束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六个姑娘要生活在一栋别墅里,同食同宿。

斯华年靠在高低(chuáng)边,低垂着脑袋,有点无精打采。像她这样第一天就搞砸了的,往期节目也不太多见。

“siyah,你别难过了,缪拉老师她就是这样的。”

她转头看看,笑了一下:“谢谢你,莉莉。”

“没错的,”阿法芙也走了过来,“siyah,你的台步走的真好。你只是还没有找到你的老板。”

几个人说着话,另外三个女孩也围了过来。斯华年抬头望了望其中两个没注意听介绍的女孩,微微迟疑着问:“安琪,迪洛”

她们伸手握了握她的手。

“我是安琪。”

“我是迪洛。”

这样大家就都算是认识的伙伴了。

把自己的衣服鞋子摆好位置,斯华年就独自靠在后花园的台阶上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siyah。”

斯华年抬头看了看,“瑞娜。”

瑞她在她(shēn)边并肩坐下:“你在想什么呢”

斯华年想了想,垂下长长的睫毛,轻声道:“我不想第一轮就被淘汰。”

可是不管怎么看,

其他人似乎都很优秀。

瑞娜沉默了几秒,“觉得压力很大吧我理解这种感受。从小,别人就指着我说,这是海瑟艾灵顿的女儿。我没有遗传到她好的基因,但是又想当个模特,就只好努力去满足别人过高的期望。”

看着斯华年有一点闷闷不乐的样子,她安慰道:“别不开心啦,能和beaute签约,你一定是很优秀的。当初我想签,在最后一轮面试被刷下来了。因为你有这么好的公司和老师,缪拉才会对你期望这么高。”

斯华年忍不住回忆起签约的时候。

那时候沈阿姨说她有一种特别的表现力,她自己都没发现过。大概也是赶上beaute要在龙城开分公司,正好需要一个东方面孔的模特,就这么不加考虑地签下了她。

她认真思索了一下:“我没有觉得压力很大。我不是一定要赢,只是不想第一轮就被淘汰。”

瑞娜耸了耸肩道:“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也不想第一轮就被淘汰。所以我们要努力去淘汰她们。”

她朝屋里指了指。

斯华年抿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晚饭的时候,女孩们刚刚端起沙拉,电视屏幕就亮了起来,然后出现了泰亚的脸。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嘿,姑娘们”

女孩们围过去。

泰亚勾起涂成紫色的唇:“你们猜我手上拿着什么”

她一边慢条斯理地拆开信封,一边露出一个故作恍然大悟的表(qíng):“哦,是你们第一轮比赛的题目。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吸血鬼你们第一组硬照的主题是吸血鬼”

斯华年心里咯噔一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完蛋。

高挑冷艳的吸血鬼

可她是个笑起来有酒窝的矮个子小姑娘,还梳着一头彩色的脏辫。

泰亚在电视里娓娓道来:“评委组会对你们的照片进行挑选和打分,打分最低的,抱歉,就要离开这里了。考虑到姑娘们刚住进别墅可能会不适应,我们给前三名设置了一个特别的奖励一次离开别墅和家人见面、共进晚餐的机会。当然,如果你的家人不在这里,你也可以选择不用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