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更!】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两兄妹一起到了公司, 斯晋把斯华年领到办公室, 让她在沙发上坐下。

“年年, 自己玩一会。哥哥有个会,很快就回来。”

“好的, ”斯华年笑眯眯点头, “去吧哥哥。”

斯晋揉了揉她的脑袋, 离开了。

斯华年抱着一堆时尚杂志开始看。

为什么上面的小姐姐硬照都那么好看,

羡慕。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

“咚咚”,有人敲门。

指节敲在厚实的木门上是那种有点闷的声音, 斯华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那人又敲了两下。

她想了想, 走过去打开门,礼貌地告诉对方:“你好我哥哥现在不在。”

面前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和蔼地朝她笑了笑:“好的,那我晚点再来。”

“嗯。”

中年人点点头, 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又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斯华年, 眼中露出一点感慨:“小年,你不记得我了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啊,”斯华年没想起这人是谁, “您是”

“我是朱旺,”他笑呵呵道, “你小时候叫我朱叔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朱旺。

斯华年虽然已经不记得这张脸,但她知道这个名字。公司除了她以外的第二大股东,爸爸生前的好朋友。

“好的,朱叔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年,你知不知道,斯总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不知道,”斯华年摇摇头,“哥哥说很快。”

“行,那我在这儿等一会儿。”

看上去他找哥哥有什么急事。斯华年觉得让人站在门口等有点过意不去,就问:“您要不要进来等”

朱旺颔首道:“那当然好。”

斯华年正要让出地方给他进去,忽然又有点迟疑了。

我是不是不该随便让人进哥哥的办公室

虽然我在这看着呢,但是

还是小心一点好。

“抱歉,朱叔叔,要不您去那边的会客室等一会儿”

朱旺没多想,就点了头:“也行。”

现在这层楼似乎没有其他人,很安静。哥哥去开会了,林秘书应该是跟着他去开会了。斯华年想了想,走到茶水间,简单冲了杯咖啡端去给朱旺,算是表达一下拦着他进办公室的歉意,免得他对哥哥有意见。

“谢谢你了,小年。”

“不用的。”

斯华年正准备走回哥哥的办公室,就听朱旺问她:“小年,现在在哪里上学呢”

“龙大。”

“好学校,”他欣慰地笑了笑,“不错。”

斯华年有点不好意思:“谢谢您。”

“读的什么专业”

“珠宝设计。”

“哟,”朱旺微微诧异了一下,“这是我们老本行啊。小年,以后也想来公司工作”

斯华年想了想,说:“想的。”

朱旺笑得很和蔼,又问:“想做什么职位,设计总监经理”

“不想,”斯华年不假思索,“就做一个设计师就可以了。”

不知道为什么,朱旺的脸忽然僵了一瞬。但他没露出什么别的神(qíng),像是一位慈(ài)的长辈,逗她说:“要是你哥哥不同意怎么办到时候来找叔叔,叔叔帮你。”

斯华年听着这话,莫名觉得有点不太舒服。但是一时间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便微垂着脑袋,嘟囔道:“要是哥哥不同意,就说明,说明我学得很差呀。那我就不进公司添麻烦了。”

朱旺默了一会儿,感叹道:“你们两兄妹啊,感(qíng)是真好。我家里也有一对儿子女儿,就算是亲生的,还比不上你俩,啥东西都喜欢你争我抢的。”

“”

那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

斯华年具体的说不清楚,但她莫名觉得这位朱叔叔的话带着很强的(yòu)导(xìng),像是在暗示什么。

于是她没有说话。

朱旺也适时止住话题,换上了轻松的语气,调侃道:“小年,你这么粘着你哥哥,以后他成家了可怎么办哦。”

成家

斯华年忽然有点不悦了:“我就是哥哥的家人。”

朱旺摇头失笑道:“你哥哥年纪不小了,迟早会有自己的家庭的。”

斯华年不以为然:“不会的。”

朱旺被她的孩子气给逗乐了:“怎么,你还想你哥哥一辈子陪着你不想让他给你找个嫂嫂”

嫂嫂这个词太陌生了,两辈子都不在斯华年的考虑范围内。她又摇了摇头:“不会的。”

朱旺又笑,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个什么事,神(qíng)微微一肃,露出一丝诧异:“对了,最近的事儿你还不知道呢”

“什么事”

“我们要和港城的桥鑫珠宝合作的事儿。”

公司的事(qíng),斯华年一向是不知道也不关心的。她不由歪了歪脑袋:“我应该知道这个吗”

朱旺乐呵呵地摆摆手:“倒也不是,这不是刚好提起来了么。最近龙城和港城都有些小道消息,说斯式和桥鑫有联姻的打算。你别往心里去,我就这么一说,小道消息做不得准。”

联姻

“谁和谁”

“桥鑫的千金,据说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大美人”朱旺喝了口咖啡,颇有兴味道。

言下之意,要联姻的肯定是斯晋。

“我哥没跟我说啊”

朱旺抬头看了眼小姑娘愣在原地、傻呆呆的样子,放下咖啡杯:“你哥哥这会也开得真是久。叔叔忽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回去处理,没法等下去了,只能晚点过来。小年,谢谢你的咖啡。”

“”

斯华年走回哥哥的办公室,往沙发上一倒,开始回想刚才的事(qíng)。

联姻怎么可能呢上辈子明明没有和桥鑫合作的这回事,更没有什么联姻。

上辈子的这时候她还在国外,对公司的事(qíng)不太了解。但是跟桥鑫这样的大公司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发生了她应该是会知道的。

更别说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哥哥还在监狱里,外界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在哪儿,联姻传闻什么的当然不可能有。

这辈子的变化这么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因为我把哥哥救出来了

斯华年越想脑子越乱。

又过了十几分钟,响起推门的声音,斯晋回来了。

斯华年从沙发上坐起来:“哥哥。”

“嗯,”斯晋走过来,在她(shēn)边坐下,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年年,饿不饿”

斯华年有点无语:“离早饭才过了三个小时,哪里那么容易饿”

她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告诉他刚才有人来找:“哥哥,刚才朱叔叔就是朱旺,他来找你有事(qíng),后来你一直没回来,他有事又走了,说晚点再过来。”

斯晋一下子就拧了眉:“他来做什么。”

“就来找你呀。”

朱旺找他能有什么事。斯晋眸光微冷,伸出手臂搂住斯华年的肩膀,温和地问道:“年年,告诉哥哥,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似乎也没说什么重要的话。

斯华年循着记忆把对话内容告诉他:“就说他是爸爸的朋友,我小时候还抱过我,然后问我在哪里上学,读什么专业,以后想不想来公司工作”

听上去就是相熟的长辈关心晚辈的话,很平常。

斯晋愈发拧了眉:“还有吗”

“哦,对,他还说我们要和港城的桥鑫合作,真的吗哥哥”

“不一定,”斯晋沉默稍许,“还没有定下。港城有两家公司,我们应该会和其中一家合作。”

斯华年犹豫了一下,问:“那,那个联姻的事(qíng),也不是真的,对吗”

斯晋一下子变了脸色,

“什么联姻”

“就,你和桥鑫大小姐”

斯晋斩铁截钉:“假的”

不知道想到什么好玩的事(qíng),斯华年咯咯笑起来:“我就知道。”

他伸手抱住她,虽然她一句也没有多问,他还是一五一十解释清楚:“商业合作之前有时候会放出风声试探消费者反应,这次就是这种(qíng)况。联姻的事(qíng)是子虚乌有,是港城媒体为了博眼球恶意炒作。你知道港城那边的媒体一向没有下限,哥哥已经让人联系了桥鑫那边处理”

斯华年打断了他的话,笑眯眯道:“哥哥你不用解释这么多,我知道的。”

小姑娘一幅轻松又愉快的样子,斯晋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某个角落却又微微一凉。

他不奢望、也不舍得年年吃醋,但是

“年年。”

“嗯”

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用指尖摩挲她光滑的脸蛋,声音苦涩:“你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

“什么,”斯华年茫然地眨了眨眼,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搂住他的脖子,又咯咯地笑了起来:“不是呀。哥哥你是不是忘了,90天还没到,你还是我老公呢。”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