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生病了。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什, 什么, ”斯华年被他吓得一愣。

哥哥好凶啊,

语气像是要杀人。

她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斯晋拧着眉,沉声道:“过来。”

斯华年磨磨蹭蹭走到他面前,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先认个错再说:“哥哥我错了, 你别, 别生气。”

小姑娘老老实实低着头挨训, 脸上还带着一点茫然的神色,斯晋的心在一瞬间软得不成样子。可他一听见她说“游泳”两个字, 满脑子恐惧和慌张撑得他头都炸了。

“年年, ”他伸手握住她从宽大的浴袍袖子里伸出的白嫩小手,“别去游泳, 听话。”

斯华年眨巴几下眼睛:“为什么”

“不安全,”他抿了抿唇, 神色坚定,“哥哥不放心。”

原来是这个原因,

斯华年在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

“我五岁就会游泳了, 游得可好了,”她带着一点不甘心,小声嘟囔,“哥哥你别凶我呀。”

斯晋用力闭了闭眼, 脑子里冒出年年悄无声息躺在沙滩上、停尸台上的样子。喉咙滚了滚,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年年, 对不起。”

他这反应实在是很奇怪,

斯华年觉得有点无法理解。

但她总是不想看到他不开心的,便也就讨好地摇了摇他的手:“哥哥你别担心,我不游泳了。”

小姑娘乖巧得让人心疼,斯晋的心一下子软得厉害:“年年”

他挣扎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妥协了:“想游泳的话,哥哥陪你去,在旁边看着。”

斯华年眼睛一亮:“嗯”

这座公寓的游泳池在楼顶,抬头就能看到墨蓝色的天。泳池周围的路灯是暖黄色的,把水面照成金色,波光粼粼,好看极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晋坐在旁边的沙滩椅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他本想着处理一些事(qíng),但是视线一刻也不敢从年年(shēn)上离开。

年年游泳的姿势优美又娴熟,像只可(ài)的小美人鱼,可上辈子她还是消失在了大海里。目光落在水面上,斯晋紧紧拧着眉,一颗心都跟着她的动作起起伏伏。

然而渐渐的不知过了多久,他竟然从满心的紧张和担忧之中,生出一股别的念头来。

年年可真好看啊。

纤细的长腿和手臂,皮肤白得像玉石,天鹅一样的脖颈,腰就更是

(shēn)体里冒出一点火星,烧得斯晋眼底隐隐发红,脸上也阵阵发(rè)。年年

天台上一阵凉风吹过,他才猛地回过神来。咬着牙在心里唾弃自己,不得不把笔记本电脑往上挪了挪。

斯华年游了几十个来回,从游泳池里出来。斯晋赶紧拿着她的浴袍走过去:“年年,快穿上。”

“嗯,”斯华年笑眯眯的,张开手臂让他披上。

斯晋垂下眼帘,无法避免地看见少女精致的肩膀,水珠沿着优美的曲线滑落,一直滚进

他用力闭了闭眼,用浴袍把她包紧:“回家。”

到了家里,斯晋催着斯华年去洗(rè)水澡,她就乖乖进了房间。

斯晋坐在沙发上,过了半个多小时,听见房间里响起吹风机的声音,心头终于放松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微微有些脱力。靠在沙发上深呼吸几次,起(shēn)回房间。

冲个凉水澡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斯晋做饭的时候只买鸡(ròu)和鱼(ròu),油盐能不放就不放。每天晚上陪着斯华年去游泳,一周下来,她倒是没怎么挨饿,减肥的势头却还是很积极的。

所以到了周末,开车去beaute公司见赛娜和沈阿姨的时候,她并不怎么心虚。

上楼到了赛娜的办公室门口,斯华年正准备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交谈声。

似乎是赛娜和沈阿姨,

她只好等她们谈完事(qíng)再进去。

斯华年正准备转(shēn)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忽然听见办公室里的人提高了声音。

赛娜听上去有点愤怒:“你既然不想给siyah资源,当初签她做什么呢你认识那么多设计师,手上随便一个品牌让siyah首秀,她的(shēn)价就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斯华年一愣,

下意识停在门边了。

“我不是不想给她,”沈阿姨沉吟几秒,语气冷静,“那些都不适合她。”

“怎么就不适合了那些秀场,哪个不是所有模特的梦想”

“你知道那些设计师不喜欢她的长相和(shēn)高。”

“”

赛娜一时语塞。确实,混得好的模特,鲜少有斯华年这样主流审美的甜美长相,她也确实比大部分模特要矮一截。但是

“siyah她就长这样,也是你要签的啊。”

“你急什么,”沈阿姨声音淡淡的,“设计师不喜欢她,多的是人喜欢。”

“这就是你要让siyah从选秀节目出道的理由大洲超模大赛人气是很高,档次能跟一个好的秀场比吗你看往届的冠军现在都在做什么,这个节目选出来的是明星,不是超模”

“档次是什么,你在意那个做什么这个节目办了二十多届,还没有过亚洲冠军。如果siyah能戴上那个皇冠,所有人都会以她为荣。就算失败了,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一样会受到很多喜(ài)。”

赛娜沉默了一会儿,说:“沈,我知道你已经打算好了,但是我们应该现实一点。你知道参加这个比赛的都是什么人。平民女孩要从几万人的海选胜出,其他公司推荐的都是工作好几年的模特,siyah她赢不了的。”

“赢不了有什么关系,”沈阿姨听上去很轻松,“有beaute的招牌,至少她不会前几轮出局。之后就算输了,也没什么丢人的。”

略微停顿了一下,她又说:“再说,siyah也未必不行。这次比赛在冰雪城,我觉得她和这座城市有缘分。”

“”

斯华年终于搞懂现在的状况了。

她听着赛娜似乎还要发驳什么,索(xìng)敲了敲门,进去。

“赛娜,沈阿姨,”她微微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你都听到了”

“嗯,”斯华年点点头,“你们不要争了,我愿意去试一试。”

沈阿姨作为她的经纪人,本来已经打算好了。现在看小姑娘这么乖,反而有点放不下心:“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就算失败了,也不会灰心,对吗”

“我不会啊,”斯华年眨巴几下眼睛,“为什么要灰心呢。”

一开始和beaute签约的时候,

斯华年的想法很简单。

上辈子的沈阿姨带出了亚洲排名第一的超模。这么厉害的沈阿姨,万一把她也带火了,就可以帮上贺扬的忙了。说不定还能帮着自家公司卖卖首饰,省下一笔广告费。

如果没有火呢

也没有关系的。

斯华年咬着下嘴唇,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如果赚不到钱,我哥哥会养我的”

小姑娘一脸的幸福单纯,透着没有被生活压迫过的无畏。沈阿姨哭笑不得,又有那么一点感慨,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你是个幸运的孩子。”

大洲超模大赛的比赛(rì)期在一个月后,耗时大概在两周左右。比赛内容包括走台、硬照、广告短片拍摄之类的,要准备的东西不少。

赛娜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帮斯华年定下这一个月里的突击训练计划。斯华年看了去年和前年的比赛录像,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客厅里亮着灯,鞋柜上放着斯晋的车钥匙。斯华年进门就喊了声:“哥哥”

没有人答应。

斯华年想了想,走到书房,推门进去看了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哥哥不在。

那么他一定是在自己的卧室里。

斯华年走到他的房间门前,又喊了句:“哥哥”

还是没有人答应。

斯华年忍不住蹙了蹙眉,推开门进去。房间里没有开灯,她借着客厅的灯光,看见哥哥躺在(chuáng)上。

“哥”

她把房间的灯打开,凑近了一看,不由微微吓了一跳。斯晋在睡梦中紧紧拧着眉,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一看就是病了。

“哥哥,哥哥”她赶紧上前把他拍醒。

斯晋的眉头拧得愈发紧。过了几秒,费力的睁开眼睛。一开口,声音哑得不成样子:“年年”

“哥哥你醒醒,”斯华年担忧又茫然,“应该吃点药再接着睡吧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用,”他哑着声音道,“哥哥没事。”

斯华年只好跑出去倒了杯水。斯晋掀开眼帘看了看,低声道:“谢谢年年。哥哥过会喝。”

“现在喝。”

斯晋只好挣扎着坐起(shēn)来,一边问道:“现在几点了”

“八点半了。”

“吃饭没有”

斯华年老老实实道:“还没有。其实一顿不吃也没”

“不许,”斯晋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打断了她的话,挣扎着就要下(chuáng),“不许节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哥哥都病成这样了,

居然还想起来做饭

斯华年一下子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大概是一种类似于“心疼”的感觉,稍微有一点陌生。

眼看他马上就要下(chuáng)了,她不由又急又气,下意识用力往前一扑

扑通。

好不容易坐起(shēn)的斯晋又被压倒在了(chuáng)上。

弱小可怜又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