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去游泳。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吧唧。

斯晋的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几秒, 他回过神来, 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她:“年年, 你”

斯华年耳尖通红,别扭地转开脸, 自顾自往前走:“我们去看看学校的书店, 里面卖课本还有衣服纪念品”

他忽然握住她的手臂, 把她往后一扯, 高大的(shēn)躯贴上来, 弯腰抱住了她:“年年”

“做什么啊,”斯华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圈在了他怀里, 嘟囔着推了推他, “放开我。”

“年年”

斯华年转头一看,自家哥哥红着眼眶, 脸上带着个傻气的笑。她一下子又心软了,一动不动地让他抱着。

斯晋用脸蹭蹭她的脸蛋,

“年年,你刚才是不是亲了哥哥一下”

“”

“是不是,年年, ”斯晋一只手臂抱着她,一只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

“年年乖,告诉哥哥。”

哥哥好幼稚啊。

成熟又稳重的哥哥,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斯华年觉得有点新奇:“好吧, 是的。哥哥你不生气了吧”

年年只是怕他生气而已。斯晋有片刻的僵硬,但下一秒他又觉得, 这根本不算什么。

年年现在不喜欢他,但只要他一直等下去,或许将来的某一天,她会愿意做他真正的妻子,他们会生一个可(ài)的孩子,像年年一样聪明又可(ài)。

然而这时的斯华年还不知道,她只是亲了哥哥一下,他已经在脑海里走完了他们的一生。她只是终于松了口气。

幸好,哥哥还蛮好哄的。

“走吧哥哥,该回家了。”

这天下午,两兄妹坐上回龙城的航班,结束了短短一天半的冰雪城之旅。

机舱昏暗,斯华年闭上眼睛,没有什么睡意。她犹豫了一下,微微直起(shēn)子,悄悄去看旁边的斯晋。

他正阖眸养神,斯华年就放心的打量他。其实哥哥长得还是好看的,她忽然这么觉得。鼻梁高(tǐng),线条硬朗,棱角分明。除了皮肤不是很白之外,确实算是好看的。

等等,斯华年你在做什么怎么忽然开始琢磨哥哥的长相了

斯华年的心怦怦跳,抱着抱枕和小毯子,缩回自己的座位上。

我喜欢哥哥吗

不可能吧

越想就越觉得脑子一团乱,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她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几乎就在同时,斯晋睁开了眼。他转头看了眼妹妹,替她把小毯子掖的严实了些。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他从外(tào)口袋里拿出那张结婚证,用手指细细摩挲。

严格说起来,按照冰雪城的法律,其实这并不是一张结婚证,只是一张结婚许可。有了这张许可,意味着准夫妻可以进行第二次登记,得到一张真正的结婚证。

可是他们不会有第二次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晋眸光黯淡,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他一直等着年年主动提起来,但她就像是把这事忘了一样。等过了九十天,这段短暂的夫妻关系终究是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另一边,斯华年伸手扯了扯(shēn)上裹的有点紧的小毯子。睫毛颤了颤,微微睁开眼。

哥哥对我真好啊,

像妈妈一样温柔。

这么好的哥哥,

怎么会不要我呢

就因为怕哥哥不要我,

我(bī)着他跟我结婚,

却并不喜欢他,

对哥哥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哎。要是我能在这九十天里喜欢上哥哥,该多好啊。

回到龙城的(rì)子温馨又平静,斯华年和斯晋像从前那样相处,仿佛冰雪城什么的都没有发生过。

今天下午有一节基础设计课,是小班的形式。分成小组的同学两两坐在一起,听着台上的讲师长篇大论。

“我希望大家对本学期的大作业一定要重视,不但是因为占分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每一年,我们都会在期末设计作品中挑选出三样最优秀的,由学校出钱请珠宝公司实体化,然后送去参加珠宝展。本校与斯氏珠宝公司保持着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斯氏的工艺技术水平我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屋子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斯华年(shēn)上,她有点无奈,默默垂眸看着桌面。

讲师轻咳一声,转开话题:“今天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希望大家完成的任务是把设计的主题确定下来。虽然简单,不要小瞧这个任务。主题,是设计的灵魂”

等到讲师说完,同学们三三两两开始讨论,斯华年转头问乔书亚:“你又想到什么主题吗”

“还没有,”他轻轻摇了摇头,“你呢,有什么想法呢”

“也没有,”斯华年托着腮琢磨,“我可以回去问问我哥。”

乔书亚抬眸看过来,状似无意,随口问了句:“你跟你哥关系很好吧。”

斯华年骄傲地扬了扬下巴:“当然。”

乔书亚眸色微深,轻轻笑了下。

据他所知,斯家的这两兄妹,并不是亲生兄妹。关于这对兄妹的关系,业内早有传闻。

六年前,斯氏的总裁夫妻双双车祸去世。年轻的养子横空出世,手段铁血,在短时间内控制住了董事会。但他手上的股份极少,这是所有人都能查到的公开信息,并不是什么秘密。

两年前,两兄妹同时消失在龙城,对外号称是一起出国进修。不知道对媒体用了什么手段,极少有风声流出来。掌权人不在,董事会自然安分不了。无奈两兄妹牢牢控制着绝大部分的股份,难以撼动。又加之斯晋的决策就跟开了天眼似的,从未出过什么错,股价一路走高,搞乱子的人这才慢慢安分下来。

传闻中,斯家兄妹之间的内斗从未停止过。双双消失又双双出现,似乎预兆着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也印证了这个说法。

外界始终对斯华年知之甚少,比较受到认可的说法是,斯晋一直在打压这个(shēn)为正统继承人的妹妹,试图把她雪藏起来。

但是现在看来,

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没有注意自己的搭档在想什么,自顾自摸着下巴盘算:“好像国庆快到了,国庆主题怎么样”

乔书亚忍不住摇头失笑:“等到期末,国庆都过去好几个月了。”

“那就(chūn)节,”斯华年眼睛一亮,“放寒假前刚好快要过年”

这算是个中规中矩的想法,

不太会出错,也没什么亮点。

乔书亚沉吟片刻,问:“这是你的第一件设计作品吧想不想更有意义一点”

“嗯”

乔书亚含笑道:“我记得我的第一件作品送给了妈妈。”

这回斯华年懂了。她想了想,认真朝乔书亚道谢:“谢谢你,joshua。那我们就把这个作品送给我哥哥。”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件作品的意义确实是特殊的。哥哥一定会高兴的吧。

“嗯,”他点头,“你现在有想法了吗”

斯华年捧着脸,表(qíng)有一点惆怅:“我哥把我养这么大,可辛苦、可不容易了。我们送一朵康乃馨给他怎么样用水晶和粉钻,做成那种透明的、亮晶晶的”

“打住,”乔书亚赶紧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康乃馨是送给母亲的。”

而且她描述的这个玩意儿,听上去也很是一言难尽。

这个时候的乔书亚还不知道,以后他们两个人都会成为业内认可的不错的设计师。目前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小姑娘这个智商,

兄妹内斗,果然是不存在的。

今天下课有点晚,斯华年回到家的时候,斯晋到家已经有一会儿了。现在全校的人都知道他俩的(shēn)份,她也不太好意思再让哥哥去接。

一到家放下书包,斯华年就冲到厨房去:“哥哥,哥哥”

“怎么了,年年”

“哥,”她挽住他的手臂,仰头看他,“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小动物,植物,或者动漫人物什么的。”

“嗯”

“你快想想”

斯晋不知道她闹的是哪一出,还是认真想了想:“没有。”

“啊,”斯华年有点失望,耷拉下脑袋。

斯晋抬起一只手,轻轻捏了捏小姑娘软软的脸蛋,微微迟疑着道:“哥哥喜欢”

话还没说完,斯华年莫名涨红了脸,像只兔子一样,噌的一声跑走了。

我总不能把我自己做成珠宝,

真是愁死了。

相安无事地吃完饭,斯华年照例把碗筷放进洗碗机里,定好时间。

走出厨房,拿出手机一看,看到收件箱里有一条新的短信,是她的模特老师赛娜发来的。

“”

斯华年这才想起来,

还有这么一回事。

等等,体重

斯华年冲进房间,往体重秤上一站,过了几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年年”

斯晋推门进来一看,先是松了口气,然后问:“怎么了,年年”

“五公斤,”斯华年扑到他怀里,带着哭腔,“我重了整整五公斤,都怪你,哥哥,都是你的错。”

年年的脸蛋好像是圆了一点。

可(ài)死了。

心里这样想着,斯晋不敢这样说,只能抱住撒(jiāo)的小姑娘,低声安慰:“别怕,你现在刚吃完饭,过半个小时就轻下来了。”

斯华年瞪他,气呼呼道:“我再能吃,能吃五公斤的东西吗”

斯晋没话说了。

斯华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地过了半个小时,再一称,体重果然没变多少。

完了完了。

斯华年茫然地往沙发上一倒,过了几分钟,忽然一跃而起,冲回房间。

她从衣柜深处找出了很久没有穿过的泳衣,换上,再往外面(tào)一件宽大的浴袍。对着镜子看了看,很好,可以出门了。

“哥哥,”斯华年从房间走出来,推开书房门,“我去游泳了就在公寓楼顶那个游泳池。”

哐当。

斯晋手中的钢笔掉到桌上,

溅出一点黑色的墨汁。

他的脸色比墨水更黑,声音严厉,咬着牙道:“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