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回家了。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的目光落在屏幕上, 久久回不过神来。

年年现在在做什么呢

想象出她此时纯挚又期待的神(qíng), 他的心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又酸又软又疼。

年年,他的宝贝年年。一个人在家, 天黑了会不会害怕会不会为了减肥不好好吃饭会不会像表(qíng)包上的小猪一样, 眼泪汪汪地等他回家会不会很想他

斯晋僵坐了很久, 猛地拿过手机打出三个字, 。然后抓起车钥匙, 出门。

他还可以忍,

他最擅长的就是忍耐。

上辈子最绝望的时候都过来了, 现在难道要为了这点小事让年年受委屈

一路开车飞驰回家, 一打开门,面前是听到开锁声音跑过来的斯华年。小姑娘一头撞到他怀里来:“哥哥, 哥哥今天怎么这么晚。”

这么晚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斯晋弯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对不起, 年年。”

这样的姿势让斯华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挣了两下:“哥哥,我把饭菜都(rè)好了, 快来吃。”

然后她就跑开忙活去了,斯晋微低着头脱下西装外(tào),眼眶忽然有点湿。

一个温暖的小家,家里有温(rè)的饭菜和乖巧又可(ài)的年年, 这样的(rì)子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可他从心里就是无法满足。

他还想要把年年狠狠摁在怀里,用力亲她, 甚至要是年年是他的妻子,该多好啊

“哥哥,(rè)好了,快来”

斯晋回过神来,走到桌边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年年真能干。”

今天斯华年吃的很快,不知道为什么,她看上去有点兴奋。

“哥哥,我上网买了洗碗机今天我要洗碗”

“不用,”斯晋动手开始收拾碗筷,“你去坐着。”

斯华年很坚持,抱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动:“我要洗。”

她微微嘟着唇,看上去像是一个执着的小孩子,想向家长炫耀自己学会做家务了。斯晋心头软得不成样子,就站在旁边看着她把碗和盘子一个个放进洗碗机,到了时间再拿出来摆好。

他看着她洗完手,把她牵到沙发上坐下。用纸巾把水擦干净,然后从茶几上拿起一管护手霜。

斯华年知道他要做什么。她眨巴眨巴眼睛,第无数次意识到,

“哥哥真的好疼我啊”

她这么想,但是没好意思说出来,只是在心里美滋滋。这么好的哥哥,怎么就是她的哥哥呢

斯晋挤了一点护手霜在她的手心里,用拇指揉开,轻柔又均匀地捏过她的手心,然后小心翼翼依次按摩修长的手指。

他微微低着头,神(qíng)专注,像是在对待最贵重的珠宝。斯华年莫名觉得自己的脸有一点点(rè),但是很快就被心里暖洋洋的感觉盖了过去。

哥哥对我可真好啊,

比对那只乌龟还要好。

哥哥的手是粗糙的,手心和手指都带着薄薄的茧。斯华年想起小时候,爸爸妈妈告诉她,哥哥以前很苦,从小就要种地和做一些别的家务。养尊处优的(rì)子没过多久,后来进了监狱,也经常要做一些粗重的活。

小时候听着只是觉得有点可怜,可现在她真的很心疼。斯华年低着头想了想,一把握住哥哥的大手,在他的手心手背反复摩挲,小声嘟囔着:“手霜分给你”

斯晋怔怔看着她的动作,一颗心像是被温水淹没,泡得发胀发软。

年年对我可真好啊,

从没有人对我这样好过。

年年的手可真漂亮啊,又白又细,

粉红色的指甲比珍珠还好看。

要是这双软软的小手撑在(xiōng)膛、或是搂在背上,会是什么感觉

意识到自己又在想什么,斯晋像是受到什么惊吓,忽然缩回了手,哑着声音道:“好了,年年,可以了。”

斯华年很听话,笑眯眯地坐到一边,拿出个平板电脑开始上网。

“哥哥,以前你读大学的时候,玩不玩校内论坛”

龙城大学有个校内论坛,只对校友开放,一个学生号可以注册一个账号。

斯晋回忆了一下,说:“用过,不多。”

斯华年点点头应了声,就忙着注册账号去了。论坛是匿名论坛,给了学生充分的**和发言自由。取昵称的时候她纠结了一会儿,在方框里填上“守护哥哥小能手”。

登录上来一看,论坛分成三个大区。生活区,讨论一切和校园生活有关的,比如食堂和宿舍。学术区,讨论学术。灌水区,讨论八卦闲事以及一切可以讨论的东西,注:(jìn)止恶意造谣、抹黑、人(shēn)攻击。

斯华年想了想,点进灌水区。

她本来是想找一找有没有什么关于梅思雨和孔玉莹的消息,结果在首页飘红帖子的标题上先发现了自己。

斯华年:“”

她点进去。

帖子已经堆了好几百页,斯华年跳转到末尾的楼层,果然看见了自己。连着好几张照片,有报道那天的,还有今天上课的。是一些不同角度的抓拍,后面标注了“侵删”的字样。

斯华年下意识仔细看了看,确认没什么丑照,她就接着往下拖。拖到某一层的时候,发现那层楼盖起了楼中楼。

有人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她站在教室门口,微微仰着头跟储锋打招呼。因为角度的关系,看上去很是亲密。这层的层主配文写道:

斯华年默了一会儿,点开这层的回复。

楼中楼还在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堆高,斯华年茫然地看了半天,打字回复:

然后她这条回复就被淹没在汹涌的人潮里了。

斯华年把这楼截了个图,微信发给储锋。过了十来分钟,储锋的回复来了。

斯华年还能怎么办,只有等了。她转过头,对坐在不远处的斯晋说:“哥哥,我先去洗澡了。”

斯晋嗯了声,抬头看着她走进房间。公寓的隔音很好,他在客厅只能隐约听见浴缸里放水的轻微声响,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大概等了四十多分钟,听见房间里传来吹风机的声音,他才终于放下心来。

年年上辈子死在海里。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她永远不碰水。

第二天,斯华年放学回到家的时候,斯晋正在做饭。

她跟他打过招呼,就跑到茶几旁边坐下。放下书包,开始整理今天课堂上发的资料。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旁边不远处,茶几上摆着另一沓整整齐齐的资料。她略略扫了一眼,中英文双语的。

“哥哥,你的资料怎么放在这里”

斯晋默了几秒,低声道:“年年,没关系,你可以看。”

“不用不用,”斯华年笑嘻嘻的,“你的资料我哪里看得懂。放在这儿别弄脏了,哥哥我帮你收到书房去。”

说完,她就很勤快地站起(shēn),把资料放到了书房去。

斯晋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锅铲,眸色沉沉。

年年为什么不看

淋浴比起缸浴有很多优势,比如能够更好地抑制细菌,还能刺激血液循环,对皮肤好。他收集了那么多资料,该怎样让年年看到

这天吃完晚饭,斯华年抱着课本跑进自己的房间预习了。

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斯晋竟然就有些不适应独自待在客厅里。他想了想,起(shēn)进了书房。

那份精心准备、翻译成双语的资料正安安稳稳躺在书桌上,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斯晋低低叹了口气,把它放到一边去。

今天要处理的事(qíng)不是很多,已经处理完了。斯晋忽然想起斯华年昨天说的校内论坛。他打开电脑,用自己的学生号登陆上去。

能多了解一点年年(shēn)边的事(qíng)总是好的。

另一边,斯华年看了几页书,觉得无聊,于是抱着课本出来找哥哥。

“哥哥哥你在哪儿”

斯华年看了眼空空(dàng)(dàng)的客厅,推开书房的门。

斯晋坐在书桌前,脸色微青,抿紧的唇角透出一丝冷意。他抬起头,朝斯华年招招手:“年年过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隐约觉得他这模样有点吓人,又说不清哪里不对:“哥”

“乖,过来。”

斯晋指了指旁边另一把转椅:“坐。”

“哦,”斯华年压下心中忐忑,乖乖坐下。

小姑娘漂亮的脸蛋上带着一点点茫然和紧张,斯晋虽然心中酸气冲天,却还是不自觉地还是把声音放得温和了下来:“年年,在学校有没有认识新朋友”

“啊,”斯华年一愣。

原来哥哥就是要问这个问题呀。

她认真想了想,说:“没有。”

斯晋的眸光倏地变暗,声音微哑,像是压抑着什么(qíng)绪:“真的没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微微歪着脑袋,

诧异地看向他。

这才开学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认识的储锋算不上朋友,乔书亚是一般同学,其他说过话的都是点头之交。斯华年十分肯定地点头:“真的没有。”

斯晋的心脏一下子摔到谷底。他垂下眼睫,遮住眼里的神色:“哥哥知道了。年年你先出去。”

斯华年有点委屈:“哥哥你什么时候来陪我看电视啊”

斯晋沉默片刻,喉头滚了滚:“很快就来。”

斯华年满意地出去了。

斯晋伸手按住隐隐作痛的(xiōng)口,满脑子都是刚才在论坛帖子里看见的照片。

年年仰着头跟一个高大的男生说话,他们看上去那么亲密,可她不愿意告诉他。

“年年,我又要失去你了吗”

从上辈子他就知道,如果年年喜欢上谁,他是没有资格争的。

谁都有资格,只有他不行。

永远只能是年年的哥哥。

“哥,你快来看这熊猫太可(ài)了”

斯华年在外面高声唤他。

斯晋用力闭了闭眼,稍微平复下心绪,起(shēn)走了出去,在斯华年(shēn)边坐下。

斯华年目不转睛地看着熊猫在电视上打滚,他就目不转睛地看她漂亮的侧脸。

斯华年忽然转过头,眼睛亮晶晶地问:“哥,你说熊猫那么可(ài),我们能不能花钱买一只”

“”

斯华年说完,自己也觉得傻:“还是不要了。我们先努力把儿子养好再说。”

斯晋垂眸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年年。”

她就顺势在他肩上蹭蹭,乖巧又依赖。

看着这样的斯华年,斯晋的心里终于无法抑制地冒出一个念头。这个疯狂又大胆的念头落地生根,然后开始疯狂生长。

这辈子的年年是不一样的。

她很依赖他。

她从不会用嫌恶的眼神看他。

她甚至从遥远的冰雪城回到了他的(shēn)边。

那他是不是也能试着争一争

“年年。”

“嗯”

“把你的课表给哥哥一下。”

斯华年拿出手机,一边乖乖把课表发给他,一边问:“你要做什么呀。”

斯晋摸了摸她的脑袋:“哥哥明天接你放学。”

次(rì)。

斯华年连着上了四个小时的课,整个人都有点蔫蔫的。到了下午最后一堂课,反而精神好了起来。

就连教室里偶尔从各处传来的打量、好奇、意味深长的目光,她也不在意了。

明天储锋就会回来澄清他们的关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更重要的是,马上就可以见到哥哥了

下午的阳光照进来,就连黑板都变成了一种好看的金色。窗户外树上枝叶的影子轻轻晃动,一教室的人昏昏(yù)睡,只有斯华年听得格外认真。

讲师朝她递了个欣赏又欣慰的目光,然后讲完今天的最后一段内容:“在外力作用下,宝石矿物不按一定结晶方向发生的断裂面称为断口。断口形状分为以下几类,贝壳状、不平坦”

讲完了一段长长的概念,讲师看眼手表,宣布下课。

大家的瞌睡一下子就都醒了,教室(rè)闹起来。

斯华年迅速收拾好书包,拿出手机给斯晋发微信:

斯华年一愣,抬头往门口看去,才发现教室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

她的哥哥站在那里,白衬衫、黑西裤,(tǐng)拔得像一棵树。

她背上书包走过去。

到了面前,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哥,就见哥哥低着头,声音温和又宠溺:“宝宝,回家了。”

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学生们就不约而同地愣在那里,眼睁睁看着高大青年接过女孩的书包,两人并肩离开。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句:“那个,那个不是辛妮亚吗论坛里说的那个”

像是一颗石子被投进水面,教室里直接炸了锅。

“不是储少的女朋友”

“怎么可能储少闲得蛋疼接别人女票放学”

“那是照片认错人了”

“这妹子长这好看,认不错。”

“那,那储少是被绿、绿了”

这句话一出,教室里又重新安静下来。

另一边,两兄妹已经走远了。

斯华年犹豫了一下,伸手扯扯斯晋的袖子:“哥哥,你刚才,刚才叫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