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一天。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年年,”斯晋的声音带着一点迟疑和难以置信,“你要让我住到你那里去”

“怎么了,”斯华年转过脸,微微诧异地看他一眼,“哥哥你不想吗,我那里环境(tǐng)好的呀,就是小了点。”

斯晋下意识脱口而出:“不是。”

他怎么会不愿意

他只是没有奢望过,年年会对他亲近到这个程度,甚至愿意让他和她一起住。

听他这样说了,斯华年脸上立刻就换上笑眯眯的表(qíng):“这才对嘛。”

跟着哥哥飘了十年,斯华年一离开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终于这种安心的感觉又回到了她的(shēn)边。

斯华年住的公寓确实不大,只有客厅、开放式的厨房,两间卧室,还有一间书房和健(shēn)房。斯华年拿出钥匙打开门,正好玄关的鞋柜上摆着另一串钥匙,她抓起来塞到斯晋手里:“给。”

斯晋低头看着那串钥匙,犹豫了一下才跟着踏进来:“年年,你真的要让我和你一起住吗”

斯华年弯腰换鞋,抬起头看他,似乎因为他的迟疑觉得有点委屈:“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啊。”

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不就该和她住一起么。小时候也一直住一起啊,为什么他表现得这么奇怪。

“对,一家人,”斯晋摸摸她的脑袋,在心里苦笑一声。

如果不是他对年年怀着那样的想法,他们确实应该是和和美美的两兄妹。

“哥哥,”斯华年没察觉到什么不对,拉着他往屋里走,“我带你看看房间。你住这间,我住对面。(chuáng)单被子是干净的,房间里面有洗手间书房在那里,哥哥你随便用,旁边是健(shēn)房,有跑步机和器械”

她没有察觉到,斯晋只是打量房间一眼就不再多看。他专注却不易察觉的视线定定落在她脸上:“年年长大了。”

喋喋不休的样子像个可(ài)的小管家婆,难免让他产生一种不合时宜、过于美好的错觉。

斯华年眉眼弯弯地朝他笑了笑,忽然哎呀一声:“我没有准备你的衣服。”

除了(shēn)上穿的一件白色短袖,哥哥一件衣服也没有从监狱带回来。

“这有什么关系,”斯晋轻轻叹口气,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蛋,“快到中午了,年年饿不饿”

听了这话,斯华年又想起什么,小声道:“家里家里没有吃的了。”

哥哥出狱这么大的事(qíng),就应该提前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庆祝,她怎么连这也没想到。

“好了年年,”斯晋伸手牵她,“跟哥哥下楼。”

“你想出去吃呀,不如我们叫外卖吧。”

斯晋垂下眼帘看她,语气忽然有点严厉:“你每顿就吃外卖”

斯华年:“”

好凶。

就该让林竣给年年请个钟点工做饭,但这也不是年年的错。斯晋的声音又变得很温:“去买菜,哥哥给你做饭。”

斯华年眼睛一亮。

超市里,斯华年提着只塑料小篮子,(pì)颠(pì)颠地跟在哥哥(shēn)后。

“来,”斯晋朝她伸手,“给哥哥拿。”

斯华年缩了缩:“不。”

他精瘦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就提走了篮子:“听话。”

两个人都不熟悉这家超市,就在里面瞎转悠。走到卖(ròu)和鱼鲜的部分,斯晋停下脚步,哄说:“年年,在这里等着哥哥。”

“为什么”

“你不是不(ài)闻腥味么。”

“那是小时候的事(qíng)了”

斯华年一边仰起脸争辩,一边跟着哥哥往那边走。一转头,看见一堆冰块上趴着一只被剁成两半的鳄鱼。

“啊”

斯晋赶紧移到她(shēn)前,挡得严严实实。

“年年别怕,死的。”

“就是死的才可怕啊”

斯华年委屈巴巴地缩在哥哥(shēn)后,忽然听到不远处一个童稚的小女孩的声音:“妈妈,你看那个姐姐胆子好小哦,一直躲在那个叔叔后面。”

姐姐,叔叔嗯

斯华年朝那边看过去。

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短短的辫子,拉着她妈妈的手摇了摇:“老师说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个叔叔好可怜哦。没有钱买衣服,还给那个姐姐买那么好看的衣服。”

斯华年看了眼哥哥(shēn)上洗得发硬的t恤和灰色长裤,再看了眼自己(shēn)上价值几万块的漂亮裙子,心头酸了酸。

小女孩的妈妈很年轻,她朝这边望了望,一把捂住女儿的嘴:“别胡说,那两个是哥哥和姐姐。他们不是父女,是男女朋友。你看那个哥哥,都那么穷了,还给女朋友买漂亮衣服,萱萱以后也要找个这样的男朋友,知道吗”

斯华年:“”

你们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特别小声。

“哥哥,”她一把拉住斯晋就要往外走,“我们去买衣服,立刻,马上。”

斯晋微微笑着,有些无奈:“好了年年,别闹。”

斯华年最受不了他这种带着哄的语气,最后还是嘟着嘴、不(qíng)不愿地跟着哥哥买完了菜。

回到家,斯晋就独自在厨房忙活。斯华年很想帮帮忙,可她什么也不会。

于是她就倚在旁边的墙上,笑眯眯看着哥哥高大的背影,觉得(rì)子一直这样过下去就很好了。

吃过晚饭,斯晋没让斯华年洗碗,但她也不想跑去外面坐着,就站在那里看着斯晋洗碗。

斯晋能感受到她的目光。他知道她的视线干净又纯粹,像清清的溪水,但耳根还是逐渐发(rè)。

年年年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哐当。

“哥哥,哥哥”

斯华年冲过去。

看见那个碗掉进水槽,但是没有摔碎,她松了口气:“哥哥你小心点呀。”

斯晋低低应了声,伸手要把那个碗再捡起来洗。

斯华年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

她灵巧地转悠到斯晋面前,隔开他和大理石洗手台,笑眯眯道:“不如今天别洗碗了,明天我们买个洗碗机。”

然而斯华年没有发现,她把自己困在了哥哥和洗手台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她还得意洋洋地等待着哥哥的夸奖。

这时的斯晋已经无心考虑她的提议。他低下头看她,望进那双又黑又亮的杏眼,干净得像是清澈的湖底,在暖融融的灯下散发着温润的光。

他像是被磁铁吸住,再也移不开目光。

忽然觉得有点渴。

年年,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