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救哥哥。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这天晚上,斯华年一直到很晚都没有睡着。她第一次意识到,隔开她和哥哥的那五年,其实不是全然的遥遥无期。可她仔细一想,又觉得那么一丁点的希望,就像地平线上透出的微弱萤火一样虚无缥缈。

“我没有那样的本事啊”

她不知道要什么样的事迹才算是为国立功,但那肯定是十分了不起的。不说上阵杀敌,至少也要抓个间谍毒贩什么的吧。

怀着一点委屈和不甘,斯华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斯华年在楼下的便利店吃了早饭,开车去机场。在接机通道等了一会儿,就见到她的老师赛娜走出来。

赛娜是西裔人,蜜色皮肤、褐色头发。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但她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十岁,(shēn)材高挑,走在人群里仍然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斯华年用力朝她挥手:“赛娜,赛娜”

赛娜直直地走过来,摘下墨镜,勾起正红色的唇:“可(ài)的siyah。”

斯华年微微仰头看她:“沈阿姨没有来吗”

“没有,”赛娜牵着她往外走,“她老人家忙得很,要把那边的事(qíng)忙完了才会过来。”

“这样啊。”

“不过你放心,你出道的时候她肯定在的。”

“出,出道”

赛娜奇怪地看她一眼:“你学了这么久,不想早点走秀吗”

“”

“放心好了,像沈这个级别的,你签到她手下,首秀肯定是大牌。那些设计师跟她有交(qíng),就算看不上你也会给她个面子。”

斯华年委屈地点点头:“哦。”

说着说着话,两个人就走到了停车场。坐上车,斯华年握着方向盘问:“赛娜,你住哪儿”

“公司安排了房子。”

赛娜把地址报给她。

斯华年想了想:“我先请你吃顿饭再送你过去。我们去龙城最大的酒楼。”

“行,”赛娜乐呵呵应了,“你是个小富婆,让你请。”

想起什么,她又叮嘱了句:“回来了可别大吃特吃,要涨秤的。”

斯华年乖乖点了点头,往市中心的方向开。

两个人一路闲聊,旁边景色慢慢变了。龙城临海,桥也很多,两边的水面在(rì)光下反(shè)着鱼鳞一样细碎的光,好看极了。

“咦。”

赛娜问:“怎么了”

斯华年闷闷地嘟起了唇:“前面塞车了。”

赛娜从窗外望过去,果然看见桥上密密麻麻排起了长龙。她伸手指了指:“那个是什么桥”

斯华年转过脸看了眼:“龙城湾大桥。”

她也很久没见到这座桥了,觉得有点亲切:“这是龙城最长的桥,年纪比我还大,当时是个很了不起的工程呢。”

望了这桥一会儿,斯华年继续道:“不过这桥的设计有点问题,有个很长很长的下坡,有些车子的制动不行就容易出事(qíng)。我上中学的时候,政府好几次想把它拆了,但是市民不同意。大家都很喜欢它。”

赛娜点点头,若有所思:“那现在堵车,是不是出事儿啦”

斯华年托着下巴,随意地点点头:“大概是吧。”

车子慢慢挪动,离龙城湾大桥更近了些。赛娜看清桥的形状,不由有点惊叹:“这么长的坡啊,岂不是一不小心就会冲到海里去啊”

车子一个急刹车,轮胎摩擦在地面上的声音有点刺耳,赛娜被吓了一跳:“siyah,你没事吧”

斯华年愣愣地眨了几下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没,没事。抱歉我踩错刹车了。”

她听到后面的车主探出了脑袋骂骂咧咧,也没管人家能不能看懂,亮起车灯用摩斯电码打了个rry。

“我还是不跟你说话了,你认真开车,啊。”

斯华年点点头:“哦。”

开过龙城湾大桥的时候,斯华年开得很慢。她踩错刹车,是因为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开到桥尾的时候,上辈子的一段记忆已经回到了她的脑子里。

大约就是这一年的暑假,龙城湾大桥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很大很大的事。

就连远在海外、很少关注新闻的斯华年,也知道了这件事。有人在下坡的时候刹车失灵,把车子开进了海里去。

说起来这种事也算不上非常非常稀奇,但是开车的那个人(shēn)份很稀奇。他的父亲,是当今荣誉军衔最高的人,这个国家仅存于世的一位元帅。老元帅活了六十岁,才有了唯一的老来子。

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养了二十多年,在龙城湾大桥上出了事,老元帅气急攻心,坚持要亲眼看着桥被拆掉,然后就跟着去了。发丧那天,举国哀悼,海外的华人也自发组织了大大小小的纪念仪式。

一个念头开始像野草一样在斯华年的脑子里疯长。如果她能够阻止这件事,算不算是立功了呢

跟赛娜吃过饭、把她送回住处,斯华年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像老元帅这么厉害的人,一定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让哥哥从那该死的监狱里出来。

可是他会不会愿意这么做呢

初中历史课本上的老元帅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如果只是救了他的儿子,听上去并不是多么的功劳。他会愿意为了救命恩人徇私这一次吗

斯华年不知道。

她把车开到龙城湾大桥附近,找了个能看见大桥的位置停下。

一直到天黑,她看着大桥上川流不息的车,想了很久很久。

“就算救不了哥哥,能救两个人,好像也不是很亏吧”

回到龙城大学旁边的住处,斯华年拿出一沓白纸开始写写画画。就算她知道这件事会发生,要怎么样才能阻止呢

“我先提醒他,嘿,你刹车要坏了不行不行,”斯华年用力晃了晃脑袋,“这样我怎么解释的清啊。要么就被当神经病,要么就是预谋害人”

“而且,这样他们是不会感谢我的,肯定不会帮我救哥哥。”

斯华年躺到(chuáng)上,开始仔细回想那件事的细节。

事故发生的时候是凌晨三四点,大桥上只有那么一辆车。如果到时候她要出现在那里,解释原因也会是个问题。

“哥哥,怎么办啊”

斯华年有气无力地倒到(chuáng)上,睁着眼看天花板。

“你的年年真的一点也不聪明。”

她想不出别的办法,也许就只能只能

早上八点。

斯华年准时拨通了林秘书的电话。

那边很快就传来他温和又干练的声音:“斯小姐,早上好。”

“林秘书早,”斯华年有点紧张地(tiǎn)了(tiǎn)嘴唇,“我想要一辆车。”

“好的,对配件有什么要求”

斯华年听到那边翻动了几下纸页的声音,大概是准备记下她的话。她悄悄深呼吸几下,用最正常的语气说:“吉普车型,重量不小于15吨。”

“”

林竣写字的手顿了顿,“我能问下用途是什么吗”

托斯华年的福,他对赛车也了解一点。大家都在想办法减轻车(shēn)重量,斯华年往常也是这样,这次却突然反其道而行之,他难免觉出了一丝怪异。

“最近觉得吉普好看。”

“好的,”他不再多问,“还有吗”

“要最好的制动系统,尤其是抗(rè)衰退(xìng)能要好,至少在30度的倾角上能够匀速倒车。”

“好的。”

斯华年想了想,继续说:“动力系统要好。发动机最好是六气门,从国外买nos,中文名是液氮增压系统。”

“我能再问一下用途是什么吗”

斯华年说出早就想好的理由:“我准备报名400米直线加速赛。希望这辆车的末速度能达到250千米每小时,谢谢林秘书。”

林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