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美如梦。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那个苹果小小的,也不是很红,看上去并不怎么好吃。斯华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过来的路上买的,”她乖巧地在斯晋(xiōng)口蹭蹭,“对不起哥哥,忘记给你带礼物了。”

因为这样的姿势,她没能看到斯晋脸上的表(qíng),是个有些傻气的笑。能把年年抱在怀里,他哪里还需要什么别的礼物呢

斯晋接过那个苹果,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悄悄把斯华年又朝自己搂了一下。可能别人家的亲兄妹在这个年纪已经不会像他们这样抱着说话,可他活了两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年年,”他忽然想起什么,微微迟疑地问,“你在电话里要跟哥哥说的,就是这件事吗”

“是呀,”说起来斯华年还觉得有点委屈,“你不是不想知道么。”

“对不起年年,”

斯晋说着道歉的话,脸上笑意却止也止不住,“哥哥错了。”

原来这一世真的是不一样的。

至少现在,年年还是他的年年。

小姑娘趴在哥哥(xiōng)口(jiāo)气地哼了声,软萌的模样看得斯晋一阵心神晕眩。距离真的好近近得只要他一低头,就能亲上毫无防备的年年。

他下意识凑近了些,

下一秒脑子里就拉起了警钟。

你在想些什么他对自己说。

年年不知道你无耻的肖想,才会这么乖地任由你抱着。她一旦知道,就会像上辈子那样躲得远远的,让你再也找不到。

所以他永远也不会让她知道。

“年年,”斯晋小心翼翼地与她确认,“你没有别的事要告诉哥哥了吧”

斯华年认真想了想,点头:“有。”

她没有察觉到哥哥瞬间僵硬的手臂,美滋滋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展开给他看:“我这学期五门课都及格了。”

低头望向眼巴巴等待夸奖的小姑娘,斯晋才知道天堂和地狱之间原来离得这么近。他只是随意扫了眼那张打印出来的成绩单,就抱着斯华年一直笑,笑得都有点语无伦次:“年年真乖,年年真聪明,哥哥太高兴了”

其实他并不太在意年年的成绩。可是他最在意的事(qíng),年年给了他一个喜出望外的答案。

斯华年觉得有点失落。她的微积分是67,四舍五入一下就是70分了,但是哥哥没有发现。

没过多久,看见斯晋开心成这样,她又跟着开心起来了。

“哥哥,你想不想每个月都能见到我”

斯晋一怔,喉头滚了滚,

“不想。”

斯华年:

委屈。

“坐飞机太辛苦了,”斯晋摸了摸她的脑袋,“多给哥哥打电话就好。”

他怎么会不想见到年年他每分每秒都在想。但他不能让年年为了他,每个月坐23个小时的飞机。有了今天像做梦一样的十分钟,他就能拆分成无数个细小的瞬间,一遍遍回味,甚至足以度过余下的三年。

“那好吧,”斯华年顿时又心(qíng)转晴,“每个星期都打电话,会不会影响哥哥管公司”

斯晋没犹豫,低低笑了声:“当然不会。”

那么大的公司,要管起来本来就很难,更何况只凭着每个月的四通电话、一次见面。即使如此,他也想把打电话的机会留给他的年年。

上一世,他交代林秘书在每周的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小时给他打电话,免得拦住了年年的电话。可他几乎从没等到过她。就这样,斯晋像是盲人在黑暗的隧道里,艰难地摸索出了一条路。如今再走一次,就已经驾轻就熟。

“哥哥真厉害。”

斯晋的心里难得又浮起一丝带着少年意气的自豪。这一世的年年很崇拜我呢。

外面忽然有人敲了敲门:“注意点,十分钟快到了啊”

屋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过了十几秒,还是斯晋先说话:“年年乖,别哭。”

“嗯。”

斯华年就用力眨眼,把眼泪憋回去。

“今天住在哪里回家吗”

家自然是回不去的,斯家大宅已经空了很久了。斯华年努力朝他笑了笑:“在附近找个酒店住。”

斯晋低叹一声:“对不起,年年。”

斯华年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如果有人需要道歉也该是她来说才对。

“哥哥,我长大了,我会照顾自己的。”

“嗯,”斯晋摸摸她的脑袋,“那你现在走,一会儿天黑了。”

斯华年其实想跟哥哥多待一会儿,耗到那个凶巴巴的狱警来催。但斯晋很坚持。

她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回头的时候看见哥哥定定地望着她,眼睛好像有点红。

龙城监狱不像其他的监狱建在荒郊野岭的地方,附近环境还不错。斯华年找了个餐厅吃了晚饭,然后找个还不错的酒店住进去。

第二天因为时差的原因,斯华年很早就醒了。她躺在(chuáng)上睁着眼睛发了会儿呆,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买了张今晚回冰雪城的机票。

留在龙城也见不到哥哥,

她继续待在这儿就有点难受。

下楼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了早饭,斯华年打开微信,准备约几个朋友白天出来玩。手指在列表里划了几下,屏幕忽然被一个来电提示占满。

她给这个号码设过备注。

来电显示是“婶婶”。

斯华年犹豫了一下,按断。

对面又锲而不舍地打了过来。

斯华年觉得有点烦,但一直响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只好接了起来:“喂。”

话筒里传出中年妇女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年啊回到龙城了吧昨天怎么回事,把婶婶的微信删了”

斯华年嗯了声,准备说“手滑”敷衍过去。转念一想,这样体现不出她对婶婶的厌烦。

她的语气硬邦邦的:“我不喜欢那个头像。”

中年妇女居然松了口气,喜道:“好的好的,婶婶这就换一个,快把婶婶加回来,啊。”

斯华年:“”

听她没说话,对面就当作默认,自顾自起了话头:“小年,今天来叔叔婶婶家里吃饭,你堂哥也在家,你俩好好玩玩儿。”

“不用了婶婶。”

“跟亲婶婶还客气什么”

“真的不了。我今天还约了朋友。”

听出斯华年很认真,她婶婶靳菊有些不悦了,语气也变成命令的意味:“那你说个地方,婶婶过去看你。”

这意思就是非要见面不可了。

斯华年并不想见她,但她忽然发现今天还真不能不见。不管是为了什么事,她得跟婶婶把话说清楚,以免后者趁她不在龙城的时候去打扰哥哥,甚至直接去公司闹事。

“行,那你来吧,”

斯华年把酒店的位置报出来。

“真是远,”

靳菊抱怨了句,然后直接把电话挂了。

酒店楼下的咖啡厅很安静,空气里飘着慢悠悠的音乐和咖啡香气,忽然被中年妇女一声高亢的招呼打破了氛围。

“小年”

斯华年礼貌地点点头:“婶婶请坐。”

靳菊在对面坐下,翻开甜品单,对走过来询问的侍应生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布丁,要两份。”

斯华年打量了眼自家婶婶腰腹以上的位置被昂贵(tào)装勒出的褶皱,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但她没说什么。望着侍应生走出几步,她就转头问靳菊:“婶婶要见我是有什么事”

靳菊皱眉:“要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斯华年:“哦。”

虽然不满斯华年小小年纪架子颇大,靳菊也暂时收起了难看的脸色:“小年,你那儿还有不少钱吧”

斯华年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

靳菊像是听不懂她的话:“婶婶最近在做生意,稍微差点儿本钱,你先借给婶婶二十万。”

原来只是二十万啊。

斯华年在心里松了口气。如果只是二十万就能给自己和哥哥买个清净,那还是(tǐng)划算的。于是她在钱包里翻了翻,翻出一张卡。

“这张卡刚好可以刷二十万。”

对于这位婶婶,她心里没什么尊重,就把卡随意扔到桌子上。对方也不介意,喜滋滋地伸手去拿。

斯华年闷闷地看着她那副贪婪的模样,心里有点唏嘘。爷爷留下、分给叔叔的钱可不只几百个二十万,如今怎么变成这样。只是这些破事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了,她最在意的只有

“婶婶,您拿了我的钱就不能去打扰哥哥了。”

靳菊满脸的笑容一僵。

“小年,你这是什么意思”

斯华年认认真真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靳菊怒了。

就连她脸上厚厚的粉底都遮不住的褶皱里都塞满不悦,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你堂哥才是你哥他斯晋就是个山里的野孩子,没你爸你妈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讨饭了,就为这么个人你防着婶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