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想你了。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年年”

斯晋低低地叫了她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斯华年迟疑了一下,问:“哥哥,你是不是不开心有人欺负你了吗”

她语气里的关切实在太过明显,虽然只是一句平常的话,对斯晋来说也足够珍贵,短暂地把他拉出了漆黑窒息的海底。年年也是会关心他的比起上辈子的自己已经幸福许多,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没有,哥哥很好。年年,那边天冷,你多穿点,别生病了,嗯”

“我(shēn)体好得很,”斯华年笑嘻嘻的,“怎么会生病呢。”

“那就好,”斯晋扯了扯僵硬的唇角,无意识地、呢喃着问,“有没有好好吃饭、按时睡觉喜欢什么就买,钱不够跟哥哥说。寒假有没有想好去哪玩,注意安全。”

既然他提起了寒假,斯华年也就准备顺势告诉他:“哥哥,寒假我”

“年年,”

斯晋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不管和谁出去玩,保护好自己。你是哥哥的宝贝做什么决定前,一定要想清楚,知道吗”

斯华年:

虽然一头雾水,但是斯晋听上去有点严肃,她就乖乖应下:“哦。”

同时心里美滋滋,

我是哥哥的宝贝

这一乐就把回龙城的事(qíng)忘到脑后了,斯华年一边往住处走,一边絮絮叨叨地给斯晋讲些生活里的琐事。

“今天天气真好,要到圣诞了居然没有下雪广场上有个好高好高的圣诞树,好多小孩子往上面挂袜子,可好玩啦对了,我们学校诊所有个漂亮的女医生,金色头发,真的是白衣天使哦什么我生病了没有没有,我同学拉肚子了我陪她去看医生呀”

斯晋就安静地听着小姑娘纯挚又快乐的碎碎念,有时会应一声或插上一两句话。他唇边还留着一个弧度,眼中却没有几分笑意。

年年,这么可(ài)的年年他只能听着这些只言片语想象她的生活,别人却能待在她的(shēn)边。年年会对那个人甜甜地笑、还会被亲亲抱抱

他以为这一次不会这么痛,心里还是嫉妒得发疯。

“五分钟到了啊有什么没说的赶紧”

狱警粗犷的声音飘进斯华年耳中,她有点舍不得。但是很快就能见面,她也就不在意这几秒钟,乖乖道别:“哥哥再见。”

“年年”

斯晋(yù)言又止。

“嗯”

年年,不要和他在一起。

哥哥才是最(ài)你的人。

但是斯晋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说。

因为一旦说出口,他就会永远地失去她了。

“没事,年年再见。”

斯华年皱皱眉,看着手机屏幕琢磨了一会儿,没想明白。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抬头一看,该进电梯了。

她就不再多想,美滋滋地回家收拾行李了。

说是收拾行李,其实没用上行李箱,只是装了个双肩包。斯华年并不准备在龙城待很久,一天用来看望斯晋,一天见见龙城的好朋友,然后就没有要做的事了。

22号,她直接在(chuáng)上睡过去,把这几天的觉都补回来。

23号,开车去机场。回家。

安静地坐在贵宾室等登机,活了两辈子的斯华年难得矫(qíng)了一回,学着列表里那些小资文艺腔调的女同学,拍了张停机坪和机票的照片发朋友圈。

配文:rebirth。

重生。

大概是考完试了真的很闲,她的狐朋狗友们很快就在下面刷了起来。

斯华年被逗乐了,一边笑,一边把这条朋友圈删掉。同样的图片,重新发。

配文nirvana,涅槃。

这个词很是生僻。

评论区安静了。

刷手机是名副其实的时间杀手,刷一会儿再发会儿呆,就到了登机的时候。飞机上睡了醒醒了吃,再看一两部电影,23个小时好像也不是很长。

到龙城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比预计的还要早一个小时,据说是因为天气特别好,没有雾,斯华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下了飞机,一边往到达大厅走,一边打开手机,准备给贺扬他们报个平安。微信一打开,最上面的一条消息来自她的婶婶。

旁边配了个呲牙的表(qíng)。

斯华年莫名觉得有点不适。

她想起自己变成阿飘跟在哥哥(shēn)边的时候,婶婶老去公司搞事(qíng)。

“给我儿子安排个工作,至少经理级别往上,薪水待遇要好,不能太累”

“你凭什么拒绝别忘了,你不姓斯,占着金窝真把自己当凤凰了”

“这是斯家的公司,小年死了就该归我们做叔叔婶婶的管”

一声声言犹在耳。

斯家的(qíng)况,说起来其实也并不复杂。

从祖先很多很多代开始,斯家一直就很有钱。斯华年的爷爷去世的时候,留下了一笔算是巨大的遗产,分给她的叔叔和爸爸两兄弟。

只不过前者把钱败光了,而后者把这笔钱翻了数倍,开起了国内最大的珠宝公司。

斯华年皱皱眉,把这个头像是一朵大红花的微信从列表里删掉。要是对方问起来不管了,再说吧。

她把手机塞回外(tào)口袋里,出门打了辆车。

龙城监狱。

犯人们三三两两围在桌子旁边,今天的任务是做一种纸袋子。先在卡纸上画出形状,然后裁剪、用胶水粘好。

“嗬,大山,你怎么搞的不用尺子画的这么直”

斯晋微微转头,看了眼目露惊叹的同室狱友,没说话,低头继续做手上的事。

对方腆着脸凑过来:“我这就差三个了,大山你能顺便帮我做了不没办法,肚子都饿扁了。”

斯晋嗯了声算作默认。

狱警忽然出现在门口。

“0769,有人找”

慢慢往外走的时候,斯晋拧着眉,有些意外。他早交代过林秘书,如果没有急事,每个月最后一天再来。

而上一世的这段(rì)子风平浪静,也不该有什么急事。

与平常不同,他被带到了另外一间屋子。

“喏,那个是你妹吧,”狱警指了指屋子里的人,“今天大过节的,破个例,让你们见一面,快去吧。”

不用隔着玻璃用电话说话。

面对面的见一面。

斯晋僵在原地。

屋子里空空的,只有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个女孩,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屏幕,对着前置摄像头认真拨弄头顶翘起的一小撮呆毛,嘴里嘀咕了句:“讨厌死了啊。”

她的头发像海藻一样又黑又密,带着自然的弧度,随意披散在肩上、别到耳后,露出精致的脸蛋。她的眼睛又大又圆,亮晶晶的会说话,脸颊上甜甜的酒窝藏也藏不住。

是他的年年。

视线终于扫到站在门口的斯晋,斯华年也愣住了。

她以为自己会冲过去给他一个(rè)(qíng)的拥抱,但她只是傻傻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斯晋走到面前轻轻蹲下,难以置信、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年年怎么来了”

斯华年眨巴两下眼睛,朝他伸手:“哥哥。”

斯晋只迟疑了一瞬,就把两只柔软的小手握在手里,“怎么这么冰”

“没有呀,”斯华年赶紧心虚地把手抽出来,“我不冷。”

“你啊,”

斯晋无奈垂眸,忽然注意到,小姑娘今天穿了条烟灰色的细腿牛仔裤,还卷起裤脚、露出雪白精致的脚踝。他心里一疼,下意识伸手捂住,果然冷得像冰。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话说完,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松开手,“年年,我”

看着他眼中那一点点慌张,斯华年心里有一块地方,一酸、变软,然后塌了。

“哥哥,”她呜咽了声,扑到斯晋怀里,“我想你了。”

她真的太想斯晋了。

形影不离地跟了他十年,再见到他才终于觉得回到家。

斯晋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从蹲着换成跪坐的姿势,回抱住自家妹妹。

他低头看向贴在他(xiōng)膛的那张小脸,和她长长睫毛上沾着的水珠。无意识地勾唇笑起来,眼眶有点发酸。

他终于明白了重生的意义。

原来只要他不说那些话、认真做个好哥哥,年年就会乖乖地待在他怀里。

他伸手把斯华年抱起来,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小心地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坐好,笑着呢喃道:“年年,哥哥的宝贝”

斯华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从宽松的外(tào)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递给他,仰起脸朝他笑:“哥哥,平安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