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剑朝天 > 第八百五十八章 麻烦来了

第八百五十八章 麻烦来了

中州大乱,洛水城覆,半圣现身,妖煞远遁。

这四句话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概括了进去。

当范胖子看着手中这封密信的时候,这一系列的话让他整个脑袋都是歪了过来。

“洛水城覆”

他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让他有种极其意外的感觉。

坐到他对面的唐庚抿了一嘴,反问道“然后呢”

“就是吕安去的那个洛水城,现在没了”范胖子有点紧张的说道。

唐庚依然没有想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没了什么叫做没了城没了还是人没了”

“应该是都没了吧,不出意外的话还可能和吕安有关系,指不定就是吕安把别人的城给弄没了”

范胖子异常凝重的说道,表情别提有多严肃了。

唐庚这才稍微坐正了一点,有点愕然的问道“吕安毁了洛水城”

范胖子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性吧”

想起洛水在中州的地位,再联想到洛水楚家的实力,唐庚瞬间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这要是对方来找麻烦的话,他们匠城可是有点挡不住呀

“什么时候的事情”

唐庚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变得异常的激动

范胖子摇了摇头,“具体时间不清楚,但是消息传过来的话,应该是半个月前了吧”

“半个月前那关于吕安的消息呢他怎么样了是死是活有没有消息别说是确定的消息,大概的也行”

唐庚很是紧张的追问道。

范胖子再一次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回道“不知道,这个消息也是今天刚刚收到的,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如果有的话,应该也会传过来的,不管既然洛水城没了,那么死的人肯定有很多,和我们匠城相比,只多不少吧”

这个事情严重性终于让唐庚变得极其的忧愁了起来,“好你个吕安,还真是让人无语,又惹出这么一个事情你这也太无赖了吧”

听着这番话,范胖子直接呵呵傻笑了起来,一脸谈定的说道“好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出事的,现在吕安可不是普通人了,关注他的人很多,指不定比我们还要更加的关注”

唐庚起身挠了挠头,叹了一口长气,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天空,“唉,如果没事的话,是不是也该回来了再不回来的话,北境可就要出大事了”

这声忌惮并不无道理,唐庚对于那个跃跃欲试的大秦露出了极大的困恼。

这段时间,大秦就像是被人打了鸡血一样,在边境耀武耀威,不停的来回挑衅,生怕别人没有注意到他一样,就差冲到别人脸上骂几句了。

所以这么嚣张的大秦自然是有不可告人的目地,最简单的理解便是大秦想开战,想和大汉大商开战。

甚至还有想法和他们匠城也打一打,同样也有挑衅的意味。

所以唐庚对此感到极其的不解,甚至也想直接动手了。

“你说大秦现在这个态度是不是有点奇怪,你说他和大汉大秦叫嚣一下还能理解,为何会对我们也有想法虽然没有直接派兵过来,但是过来恶心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唐庚突然话题一转,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范胖子劝道“行了这几天你一直都在问这个事情,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他们的目地暂时还没有到我们这里,等到大秦将大汉干掉再说,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他们肯定不会和我们动手的”

“不和我们动手,还找了这么一帮人,在匠城待着干嘛天天往我这里跑,以为

他们大秦的使臣吗信不信我一巴掌直接拍死他们,以后这些人你来应付,别让他们来找我,烦人”

唐庚气喘吁吁的骂道,很是气愤,看的出对于这些人他是真的很讨厌。

既然唐庚都已经发话了,范胖子也是没办法,只能笑着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行了,他们这么做,不就是想让我们成为大秦的盟友吗既想让我们和他们一伙的,又想让我们帮他们出手,同时也让阻绝我们帮大汉的可能,虽然这个可能非常的低,但是李清是大汉之人,宇文家和匠城也有很深的渊源,所以他们还是有打算的”

范胖子不急不缓的应了一句。

唐庚听得连连皱眉,“那这个事情你就没和李清说一说吗”

“我怎么说这个事情要说也是你和吕安去说,我去说不太合适,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迟早会出现的,匠城要在大秦和大汉之中二选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宇文家和李家来求救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能当作没看到,或者李清能当作没看到”

范胖子很是深沉的问道。

唐庚挑了挑眉,有点不理解的反问道“听你这个意思,未来大汉是输定了为什么就不能是大秦来求援呢”

范胖子犹如看傻子一样的望着唐庚,有点无语。

唐庚自说自话的哦了一声,“大秦有逍遥阁,要求救也是找逍遥阁,肯定不会找我们。”

“这不废话吗等到大秦需要找我们的时候,即便我们真的出手了,大秦还是会死,顶多就是替大秦保几个人而已。”范胖子很是无语的回道。

唐庚有点受不了这种被人鄙视的目光,嘴上骂骂咧咧的便是起身,“哼,不和你聊了就你知道的多,成天说这说那,就知道说一些让我头痛的事情,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事情来听听吗”

范胖子翻了翻白眼,任由唐庚离开这里

虽然唐庚说的很不爽,但是他说的的确是真切的现实,北境要开始大战了

逍遥阁对于大秦的掌控,在这个时候也是逐渐显著成效,同时逍遥阁对于北境的影响力也在这个时候影响了三个王朝之间的天平。

大汉内部正在不停的死人,那些人不是被暗杀,就是莫名其妙的枉死,甚至是意外而死,反正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都一一出现了。

虽然这些人都是一些很不重要的普通官员,在人口基数如此之大的大汉,一天死上几个的确是无所谓,甚至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引人瞩目,况且这些人还都是一些中老年人。

并不是现在大汉主推的年轻人,所以造成的影响还很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但是逍遥阁出身的范胖子对于这个丝毫不陌生,这是逍遥阁最为常见的手段,也是发生大事之前所用的惯用手段。

将熟悉事物的老人先行解决,即便有后人补替,但是新人和老人相比,少的可就是最为宝贵的经验,对于大事战事处理的经验。

用最少的代价换取可能是最大的利益,这边是逍遥阁行事的风格。

再加上这类人生老病死的几率很大,所以在死了这么多人之后,大汉依然没有提起半点谨慎之色,或者他们已经知道了,但是对于逍遥阁无孔不入的方式感到极其的无奈,想防也防不住

这个情况便是范胖子看出来的预兆。

大战伊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其实粮草先行之前还有另外一句话,那就是谍子搏杀

只有在谍子搏杀过后,粮草才有先行的资格,否则的话,这是没有任何的事情。

而现在大秦所表现出

来的行径便是如此,范胖子其实很想去听听他们大秦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是想一统北境还是想死

因为范胖子还接收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大秦竟然还想对剑阁和武阁动手。

这个消息当真是让范胖子露出了极其惊讶的想法,这种犹如送死的行为是谁想出来的或者说到底是什么让大秦突然有了这样的底气

范胖子有点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那就暂时先不想了吧

范胖子伸了一个懒腰,晃悠晃悠的便去睡午觉了。

肥大的身体拖着一条不太灵敏的腿朝着那张躺椅走了过去。

风和日丽。

阳光晒在身上让人感觉极其的舒服。

这是范胖子少有的清闲时候,年纪大了,身体也是日益变弱,尤其这个在腿伤了之后,曾经怎么都用不完的精力现在早就不行了

范胖子现在更像是一个普通人,早睡早起,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嫣然已经没有了修士的半点味道。

曾经的六境实力现在也跌到了五境。

实力会下降,但是像他这样的下降的确是颇为少见,也是让萧玉异常的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师傅多活两年

只能在范胖子睡午觉之前,让他吃点药。

范胖子倒也没什么话说,乖乖的喝了下去,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补药,身体实力倒是没看到变得多好,但是这个身体和以往相比,可是大了整整一圈,让人有点无奈。

所以在范胖子躺下的瞬间,萧玉的身影才是出现了,手上还端着一碗药。

“吃了”

萧玉很是冷漠的说道。

范胖子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老老实实的喝了下去,“有点甜,感觉冰糖放多了,煎药可不能随便乱放糖,我又不是吃苦,把我当成小孩子是不”

一听到这话,萧玉额头上的青筋瞬间爆了出来,“你能吃苦前两天说苦的人是谁要不是你说苦,我会放这么多糖给脸不要脸”

一系列的咒骂声瞬间让范胖子闭上了嘴巴,哪里还敢多说一句话,年纪大了可就只能受小辈的吆五喝六,所以他就差把碗舔干净了。

萧玉收碗,又从腰间拿出了一堆文书,递了过去,“我都处理过了,你看一眼吧,有问题再和我说,现在下面送上来的问题可都是些奇怪问题,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里面在想什么,难道连最基本的好坏都分不清吗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要报上来”

很有怨气的一番话,听得范胖子嘿嘿一笑,很是坦然的接过文书,“正常的很,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聪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区分对错,不然的话干嘛要设立城主府呢为的便是维持这其中的道义,一个由我们制定的道义律法,同样的,这也是所有人都想坐上这个位置的原因。”

“想想看,你是一城之主,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