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剑朝天 > 第八百五十六章 情义尽了

第八百五十六章 情义尽了

梅轩的状态对于吕安而言实在是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会和曾经一样,一会又变得极其的茫然,这两种极致的反差让吕安实在是太无奈了。

看着面前的梅轩,吕安只能无奈的摇头,之后跳过了这个敏感的问题,“你特意把我喊过来,是为了想和我说什么”

梅轩猛地惊醒了过来一样,脑袋木愣的抬了起来,看着吕安,犹豫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的问道“你这次来中州当真只是为了苏沐吗就为了帮她和楚家恩断义绝,你甘愿冒这么大的险”

吕安有点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不然呢做这种事情需要什么别的理由吗我来这里自然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不然还能有什么原因你特意把我喊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吗”

吕安显然对梅轩的问题感到了一丝浅浅的无语。

听到吕安如此肯定的话术,梅轩也就没再多绕弯子了,直接笑着问道“好,那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你了,北境要发生极其大的变动了,作为北境的一员,你有什么打算吗”

“北境”吕安显然对于这个问题有点意外。

梅轩默默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北境,你应该也知道这两年发生的事情有多少,而逍遥阁其中两个的重心便是你和北境,而且现在的你已经成长到了能和北境命运息息相关的程度了,所以你觉得呢”

吕安的表情稍微变得认真了起来,和北境相关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在意,“所以你口中的大事情指的什么你想告诉我哪方面事情”

“大秦准备一统北境了,准备向北境所有王朝势力宣战”梅轩说的很坦然。

只不过这番话让吕安笑出了声,“所有王朝势力总不至于连剑阁武阁都算进去吧”

梅轩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凡位于北境域内的所有宗门王朝,包括你的匠城”

“是吗他们打算如何应对吗直接用武力征战,所以你看不起武阁还是看不起剑阁,我不觉得大秦能有这样的实力去干这种事情,另外这两个宗门的事情你看我也没用,我和他们并不熟悉,如果单是匠城,那我倒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是绝对不欢迎的事情。”

吕安倒也说的很客气,并没有直接发火。

所以这么客气的回答让梅轩觉得有点可能性,“那如果匠城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你又会如何呢”

这个问题问的很奇怪,什么叫做危险的境地吕安有点听不懂。

“就是如果不同意的话,匠城可能会被覆灭,那时候你该怎么做也是不答应吗”梅轩重新解释了一声。

吕安笑了笑,“刚刚可能没有表达清楚,如果大秦向匠城开战,那么我定会亲自斩杀一切来犯之敌即便来人是苏毅宁政也是在所不惜现在你应该听懂我的话了吧”

这个回答很是坚定,梅轩自然明白了,但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所以这是你的决定吗”

吕安点了点头,很是肯定的回道“嗯,这不仅是我的决定,还是匠城所有人的决定,当然如果大秦想一统北境,我并不反对,但是匠城作为一个独立在外的城市,和所有时候一样就可以了,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至于另外那些宗门,如果大秦觉得自己实力够强,也可以去做他们扳扳手腕,不过

我是不太建议以普通人的身体去和那些修士碰撞大秦暂时没有这个本事。”

梅轩依然有一种颇为无奈的表情,“如果你是这么决定的话,那可能也没办法了,等你回到北境的时候,可能就明白我所指的是什么意思了,有些事情是必要会发生的,并不是你不想,它便能阻止的”

这番话里有话的提醒让吕安眉头一皱,“所以你指的是什么”

梅轩没再这方面继续述说下去,“这是北境一统的必经之路,也是后起之秀大秦称霸北境的唯一方法,我就不再过多叙述了。”

“现在摆在你面前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你就不想知道吴解的行踪吗”梅轩突然笑意盎然的问道,因为一提到吴解这两个字,吕安的表情便是变化了一丝。

吕安很是凝重的笑了笑,“是吗所以你知道吴解的消息”

“你觉得他死了还是没死”梅轩问的语气极其的奇怪。

“自然没死,我不相信吴解会如此轻易的死去”吕安回道。

梅轩很是赞同的看了一眼吕安,“没错,吴解的确没死,但是有没有死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他现在比死还不如”

“这么说你知道他在哪里”吕安说话的声音都激动了起来,这对他而言自然是另外一个好消息。

梅轩微微一笑,“在哪里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说了,我没到过那种地方,只能说吴解现在还活着,但很可能生不如死,那个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个域,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进去出来。”

“域中州除了魔域之外,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域”吕安惊得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梅轩指了指吕安,“有没有其他的域,你问问你自己不就行了吗你身上便是带了一个剑域,别人难道就不能收服一个域吗世上除了你之外,还有好几个天赋不俗之人,你并不是特例”

吕安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好像的确就有一个域,如果他有,那么别人的确也能拥有,只不过五地大大小小听说过的域就只有八个而已,除非是一些不出名的小域。

“那吴解人在哪里被人关起来了”吕安再一次出声追问道。

梅轩倒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笑着说道“那人你也认识,而且还见过几人,那个老人家对你可是格外的关照,说起来你能成长到现在,能拥有的一切都是那位老人家准许你能拥有的,不然的话,你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在吕安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他便是知道那人是谁,“又是那个老东西吗”

“不得无礼”梅轩直接呵斥了一声,随即又用最尊敬的话语补充了一句,“他的地位高到你想象不到这是你最应该尊敬的人”

“是吗这样的人我应该认识他吗或者说我有必要知道吗我只知道这世间的一切缘由都是因他而起,我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现在竟然背上了那么多的责任,你觉得我会尊重他吗”吕安直接不屑的反驳道。

“那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你所在意的人就会死,那你会如何呢你会按照他说的做吗”梅轩浅笑了一声,语言中隐约有了一丝淡淡的威胁。

这话瞬间让吕安醒悟了过来,很是认真的问道“所以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威胁如果我按照他说的做,那么吴解就会死是吗”

“没错,那位老人家对你的期许可是很大的,所以才会对你有这么多的要求,当然这个要求也是好事情,你也不想想看这是为什么如果你成功了,不仅你没死,而且吴解也活了,两全其美的事情。”

梅轩很是满意的解释道。

吕安站在原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冷笑,因为这番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太搞笑了一点,“我的命掌握在自己手里,按你这么说,现在不只是我自己的命,还有吴解的命,那之后还会有别人的命吗就为了让我赢让我能够活着从北域雪山出来”

“这样难道不好吗这算是一个鞭策而已,对于你而言没什么不好的地方,从现在开始你就别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像这次这样的事情那位老人家可不想看到第二次,他可不愿意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外面”

梅轩说话的语气略显冷淡,就像是在传话一样,给人的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只不过吕安一想到梅轩曾经做过的事情,他就变得释然了,毕竟这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梅姨了。

吕安差点又伤感了起来,微微一笑,“所以你相当于一个传话筒就是为了将他的话传过来这也是你把我喊过来的目地吧把吴解关起来,目地是为了让我能和雪帝的一战中全力以赴你说我说的对吗”

梅轩点了点头,颇为淡定的继续说道“他交代的事情我必然要做好,这是前提,但是除了这两个之外,就不能有别的了吗”

吕安不太相信梅轩的话,只是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呢有什么时候你就一次性说完吧,说完之后云舟也该走了,这里这么多人的命挺值钱的”

“现在你也会在意这些人的性命了那你把妖煞放出来的时候怎么不思量一下呢”梅轩直接调侃道。

吕安再一次解释道“妖煞的事情并不是我们主动做的事情,你可以理解成一个意外,但是我们为了保护洛水,用浩然剑镇压了很久,之后的事情便是楚家自找的,怪不得我们。”

“是吗”

梅轩淡定的嘲讽了一声。

这声嘲讽瞬间让吕安的表情感到异常的愤怒,不过转瞬就恢复了平静,“行如果你觉得这是我们做的,那么也行吧,这就相当于匠城的报复吧逍遥阁设计把匠城毁掉了,现在我毁了你们盟友的城池,你很不开心吗”

这个回答倒是让梅轩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匠城的事情我并不知晓,等到我知道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发生了,这是蓝山亲自谋划的,虽然过程让人有点失望,但结果很好,刘修明一死,大汉的命数就尽了”

吕安没有接话,这种没有意义的话他已经听说过很多遍了,但这对于匠城而言有什么用呢匠城已经被毁了,而且还死了这么多普通人,匠城得到的只有血仇而已。

“都是屁话”

吕安极其不耐烦的骂道,言语中满是愤恨的怒气,“如果我现在没有受伤,我肯定会和蓝山好好打一架,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至于你,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多聊什么不只是因为你,还是因为师傅,我和你的交情算是到此为止了,至于师傅的死我会自己查清楚的,到时候你们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我发誓”

梅轩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吕安,脸上露出了极为难堪的表情,既想反驳,但是到嘴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centercss"c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