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不怕让新帝砍脑袋吗?



作品:《奸恶之徒

第四十五章

不仅京中百姓迅速恢复了寻常, 就连达官贵人们, 也都渐渐跨出门去, 在京中自如行走。

尤其是那些个已然站了队的,这时候更是大方坦然, 生怕别人不知, 他们已然一跃成为了新帝麾下的新贵。

而那些自持老牌家族出身的, 同样无所畏惧。皇权动荡, 未必能撼动得了他们。何况荀锐此人名不见经传, 由建康帝换做他,将来更好掌控也说不定

魏妙沁的马车刚从南侯府的巷子出来, 堪堪探了个头去, 就横亘出一架马车,将她卡在了巷子口出不得。

从婉脸色一变, 打起车帘,朝外看去:“谁家马车”

而对方也卷起了窗帷, 倒是恰好和他们打了个照面。

“姑娘,那是南安侯府的马车。”青蓝色马车内,丫鬟小心翼翼地出声提醒道。

无他, 从前元檀郡主得盛宠给众人留下的印象着实过于深刻,无论谁人见了她,都得退避其锋芒,甚至还得放下所有身段, 对其奉承迎合。

这马车内坐的是赵家姑娘。

赵家小子昔日都是跟在魏静远和闫焰等人后头做小弟。如今大魏皇室一朝倾覆,赵大人却因官声不错, 近来与投诚新帝一派走得很近。赵家自然也就和过去不同了。

赵家就此一个独女,原先因着哥哥弟弟伏低做小的缘故,在魏妙沁面前从来没什么颜面可言。

赵姑娘眉头一扬,嗤笑道:“如今哪里还有南安侯府”

丫鬟讷讷不敢开口。

赵姑娘又道:“你是不知,前两日南安侯府被官兵抄了家呢,如今南安侯也没了,元檀郡主自然更是没了。”

说罢,她还朝马车内的魏妙沁看了过来:“你说,是不是”

魏妙沁抿紧了唇。

她对郡主不郡主,并不是那样看重。只是对方落井下石来得太快,到底让她觉得愤怒。

见魏妙沁仍旧好好端坐在那里,身段依旧窈窕婀娜,面容甚至被养得莹润有光泽,哪有半点狼狈迹象

昔日魏妙沁高高在上俯视她的记忆,一下子又被掀了出来。

赵姑娘笑道:“方才正想称郡主呢,如今才想起来,应当是叫魏姑娘了。这样叫,魏姑娘不会生气罢”

香彤气得白了脸,但到底不是与人掐尖的性子,就只揪着帕子不出声。

从婉却立即嗤道:“赵姑娘又有什么可得意的难不成今个儿埋怨咱们姑娘两句,你赵姑娘明日就能做郡主了”

“我心下知晓自己的斤两,哪里敢肖想做什么郡主”赵姑娘摇摇头,捏着帕子掩唇笑道:“我只是为魏姑娘担忧罢了。瞧如今京中的模样,只怕要不了几日,魏姑娘连在城中走动的机会也没了。”

她早已听闻大魏皇室得了发落。

新帝上过战场,是个手段狠辣的,一出手便要见血。大魏皇室上下如今被整治得狼狈至极,可新帝还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连他父亲私底下都道,新帝与大魏皇室是有着什么样的不解血仇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今先是大魏皇室中的皇子公主,而后便该轮到旁支了。

其中便有魏妙沁。

她昔日那样得建康帝的宠爱,新帝岂能容她怕是要百般折辱她,才能罢休

想到此处,赵姑娘顿觉快意极了。

她抬手示意车夫:“咱们走吧。”

魏妙沁也冷了脸。

她原先本就是众星捧月式的人物,哪怕是皇子,也是抬手说揍就揍的。

是,她被众人欺骗,没有人真心待她好。她一朝从云端跌落,是狼狈极了。可再狼狈,也轮不到旁人来指摘取笑

就算是要死,左右也不会死在今天

魏妙沁一抬下巴,冷冷道:“撞她,不许她走。”

赶车的车夫,实则是宫中出来的小太监,自然没有怕的道理。得了主子的吩咐,他立即就驱车撞了上去。

魏妙沁冷声道:“赵姑娘挡了我的去路,那便请赵姑娘也一起留下来好了。”

马儿往前挤了挤,将赵姑娘的马车也挤到了街边上,正堵着人家的铺子。

因为这一下来得太过猝不及防,马车里坐着的人还把头磕着了。

“姑娘”丫鬟慌忙去扶自己的主子。

赵姑娘却恼羞成怒,一把推开了丫鬟:“滚开”

她扒拉着窗户,朝外探出头,怒瞪着魏妙沁的方向,骂道:“你疯了吗你还当你自己是元檀郡主呢”

“撞她。”魏妙沁憋着一口气,拔高声音道。

正巧了,她近来心情不好,憋得厉害,偏偏又无处宣泄。

赵玉菁送上门来,倒是解了她的满腹怨气。

车夫不敢怠慢,又驱动马儿去顶赵家的马车。

赵家的马慌了脚步,连连往旁边闪躲,带动着车厢歪歪扭扭往人家铺子门口挤得更厉害。百姓们望见这一幕,喧闹声渐起。

赵姑娘顿觉丢脸丢得厉害,她便也大骂车夫:“去拦她不许她走”

赵家的车夫却胆小如鼠,瑟缩道:“姑娘,如今这个时候,哪里好在京中闹事呢”

赵玉菁几乎咬碎了一口牙。

她这才意识到,并非是谁人得了势都能威风起来的。

魏妙沁常年叫人捧在掌心,气度、气势,连带她手底下的人都个个厉害得很哪里是她手里的人能比的

赵玉菁却偏偏不愿认这个输。

她赌气道:“那今个儿谁也别想过了。”

车夫顿时汗如雨下:“可那百姓还得过啊,还有别的达官贵人呢”

“是她魏妙沁不肯相让,又非是我不肯相让。如今也是她魏妙沁先步步紧逼”

这时这边给魏妙沁赶车的小太监,突然抬起头来,分外真诚地建议道:“郡主若是生气,不如拿鞭子抽她”

魏妙沁一怔。

那小太监想了想,又道:“奴婢可为郡主代劳。”

魏妙沁一抿唇。

再看向马车里那个气急败坏,忿忿看向她的赵玉菁。

“抽吧。”

小太监的得了令,立刻甩动手中的鞭子,一鞭抽在了窗框上。

赵玉菁被吓得惊叫一声,向后跌倒了下去。她更气得浑身发抖:“你瞧瞧,瞧瞧,她是如何对你家小姐的”

丫鬟忍不住弱弱劝道:“就算元檀郡主不是郡主了,她和邢家公子也还有婚约在呢。邢家邢家怕是不会倒的。姑娘且忍忍吧。”

“原先建康帝都下旨让她嫁给太子了,一女还能侍二夫不成不仅邢家不会再要她将来只怕太子也没了”赵玉菁气昏了头,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而那小太监却是又一鞭挥了过来,这次他的准头更好。

鞭尾直接扫向了赵玉菁,从她的脸颊上拂过,带出一道细小的血痕。

赵玉菁疼得捧脸尖叫起来。

车夫见状再不敢停留了,生怕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于是赶紧驱车先跑了。

赵玉菁还没能发作,就被自己车夫驱车带走了。

她一个不稳,又往后倒了下去,脑袋还又磕了一下。

她生生气哭了,一边哭一边骂:“等回了府,我要让母亲发落你们”

魏妙沁看着面前骤然空下来的空地,心底那口怨气都还没发泄完。

她正出神,想着要不要追上去,却又见一架马车缓缓行来,那马车里的人卷起窗帷,惊讶地看向魏妙沁的方向,道:“方才出什么事了”

魏妙沁抬眸一看,却是林家、华家的姑娘,这两家姑娘从来交好,如今正是要一并出行。

林家姑娘目光怜悯地从她身上扫过,便不再多言。

华姑娘却道:“邢家死了人,郡主,哦不,魏姑娘可知”

魏妙沁冷冷一扯嘴角:“与我何干”

她原先想为大魏奉献的想法自然成了笑话,那邢家便也入不了她的眼了。如今一想起邢正安,她都还觉得生气呢。

林姑娘不快地拉扯着华姑娘的袖子,道:“行了,别说了。

华姑娘眨了下眼,道:“也是。如今魏姑娘还能面色自如,想来正是心性凉薄。又哪里会在意邢家死了人”

虽然早就料到,大魏一朝倾覆,连带她的郡主身份也会比泥土还不如。但没想到旁人的倾轧嘲讽这么快便来了。

魏妙沁胸中情绪翻涌了一阵,正犹豫着还要不要发作。

若是想要之后好好活着,她就应当收敛先前的锋芒。

可这样却也叫她难受。

没等魏妙沁做出个取舍,一旁始终不曾说话的,从宫里跟出来的宫女,默默地道:“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宫了。”

魏妙沁愣了下。

允许她出宫,难道不是允许她离宫的意思吗

怎么离开了还得回去那不然有什么区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小太监却仿佛得了什么信号,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来,点着头又一鞭子甩到了林、华二人的马车上,骂道:“污了郡主的眼,还不快滚”

“啊”她们二人与赵玉菁的反应如出一辙,纷纷吓得尖叫起来。

但她们又比赵玉菁恢复得快些。

等喘了一阵气儿之后,她们愤怒又愕然地看向了魏妙沁。

魏妙沁丢了郡主身份,怎么还能这样嚣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就不怕明个儿就让新帝拎去砍了脑袋,杀鸡儆猴吗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