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万污之源



作品:《天作不合

    赵荞着恼瞪他:“你之前是怎么好意思说我流氓的和你比起来, 我可真是小氓见大氓”

    他俩今日怎么像对调了性子她这儿正正经经同他说着人命大事, 他可好, 满脑子莫名其妙的污七八糟

    “我说什么了吗”贺渊无辜抿唇,露出出右颊那枚浅浅梨涡。

    哦, 只是在心里想想, 耳朵红红, 没说出来就不算流氓仍旧是正气凛然的贺大人呢呸。

    赵荞腹诽着他的奸诈, 没再说话。

    各怀心事地吃完这顿饭后, 贺渊亦步亦趋跟在赵荞身侧,随她行出别业大门前的小径。

    两人并肩走在山间林荫下, 盛夏午后的阳光透过枝叶, 若有似无落在他们手边,仿佛一缕薄金纱幔的两端被分别握在两人的掌心。

    “贺渊, 我虽不懂你方才为什么要那样说,但你骗不了我, ”赵荞目视前方,只觉唇舌发苦,“邻水的事, 你不可能不在意的。”

    若不是因为发现贺渊是个外表冷冰冰、内里却重情重义的赤忱之人,她当初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贺渊轻轻点头,淡声坦诚:“在意的。若是去年冬刚醒时知道了岁行舟做的事,我或许”

    哪怕那时他什么都不记得, 只要知道了此事,想来也是会失控到亲手宰了他的。

    贺渊负手缓步, 沉嗓微喑:“昨日岁行舟临走前,陛下将信王殿下、林大人、我、孟翱唤去了勤政殿。乍然惊闻岁行舟的所作所为,我与孟翱都怒从心中起,孟翱甚至险些就要当着陛下的面对他动手。”

    身为金云内卫左右统领,贺渊与孟翱在那个当下对岁行舟的恨意可想而知,也在情在理。

    “可是,林大人说服了我们。”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贺渊一声长叹,摇了摇头,眼底盛着自嘲。

    “立朝这些年来大面上风平浪静,像我与孟翱这种近些年才长起来的武官武将,对生生死死还是见少了。比起林大人他们那些从复国之战的尸山血海中走来前辈,需要汗颜自省的地方确实太多。”

    成王妃林秋霞在立国之初曾是雁鸣山武科讲堂典正,又担着金云内卫大统领之职,总领左右二卫数年,也是名动天下的“左手神剑”。

    她的右臂损于复国之战时的江阳关守城战。

    那一战的惨烈程度,在长达二十年的复国战史上都能排上前五,双方死伤加起来远超十五万之众。

    那年她还不到十七。

    在无数同袍的鲜血中成长并活下来的人,对人对事总是看得透彻许多。

    “林大人说得对,岁行舟的事,只能按律问罪,谁也没资格去谈若他当初如何,邻水的事或许就不同。否则,满朝文武泰半都该与他同罪论处。”

    朝廷知道松原有裂土之心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可朝中关于是“继续对松原郡持续怀柔绥靖”还是“尽快围城收权、必要时直接强攻”,大家各在其位,衡量的重点不同,自会有相左意见,从昭宁帝还是储君时就争执不下,迟迟无定论。

    而去年夏末秋初,北境戍边军成功抵御吐谷契越境偷袭的捷报入京后,信王赵澈已直觉“松原气味不对”,可他没有证据,只能对昭宁帝做提醒谏言。

    之后神武大将军府派亲信特使前往松原实地核查,竟也被黄维界与邱敏贞糊弄过去,未看出半点异样。

    御史台与兵部每年都会分别派专人前往各地军府稽核,可松原北境戍边军坐吃前哨营两千人空饷长达半年之久,这个秘密竟是今年二月赵荞与贺渊抵达松原后才发现的。

    而邻水刺客案发之前,昭宁帝已指派大理寺司直白韶蓉与皇城司骁骑尉李同熙出京,暗查“希夷神巫门”之事数月,却也没查到对方手中有“斩魂草”这样诡谲的药。

    没谁能责怪这些官员尸位素餐不尽力,大家都明白,既对手有备而来,自会有漫天过海之法,许多事在没发生之前,谁能想到那多

    邻水那四十位年轻内卫殉国之事,若真要较真细究,就连内卫这三个位高权重的统领大人都难辞其咎:

    原本该是孟翱右卫的人随驾前往邻水,可那时孟翱的妻子还未出月子,他便与贺渊商量,由贺渊替他这一趟。

    而贺渊带的是手底下相对年轻、临敌经验较少的几队,他那时大约也是想着他们需多历练,就决定带他们去。

    林秋霞这大统领也没觉有什么不妥,就由得他俩自行安排了。

    人非圣贤,在事情发生前,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凭已知的讯息做出在当时看来没错的预判。

    “同样的道理,岁行舟在决定隐瞒前哨营遇难的消息、为妹妹争取一线缥缈生机时,并不知松原那群人手中有斩魂草这样奇诡的药,更不会想到后来他们会派刺客往邻水袭击圣驾,进而造成内卫重创。”

    在岁行舟当时的预判里,为妹妹行完“续命”之事后,再带回前哨营其他人,即便有错也不算弥天大罪。

    他为人兄长,在世间就剩这么一个亲人相依为命,临了连这最后的亲人都没了,想为她做些事也是人之常情。

    贺渊自嘲勾唇:“正如林大人所言,我们可以介怀,也可以要求按律对岁行舟追责,但没资格迁怒愤恨。即便当时岁行舟没有隐瞒,他怎么去讲”

    一个职责不涉及地方事务、根本没到过松原的鸿胪寺宾赞,莫名其妙上奏说,他凭“神仆之力”感应到北境戍边军前哨营的人遇难了

    用膝盖想想都知会是个什么结果。

    “也是,”赵荞轻声嗤笑,看着脚边蒙茸嫩草,“那时的松原还风平浪静,朝廷也用不上神仆后裔去松原平定民心,所以根本没人会重视他的妖异妄言,更不会相信。说了也白说,大家只会当他发疯。”

    那样的话,他除了讨一顿斥责、罚俸之外,改变不了任何事。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所以,道理都很清楚了。我介意归介意,可也恨不着。最多往后瞧见他时脸色不太好。”贺渊撇了撇嘴,望天翻了个白眼。

    那模样,仿佛岁行舟就在云里藏着似的。幼稚。

    赵荞轻咬微扬的唇角,在心中堵了许久的那块大石开始慢慢消解。

    其实她的性情多数时还是偏于大鸣大放,若非邻水的事关乎贺渊,她又对贺渊很是在意,她就算愧疚自责,也不至于像前些日子那般钻进死胡同。

    “总觉你从松原回来后,变得有些不同了,”她低下头,轻轻踢飞脚尖前的一枚小石子,“我记得二月里你还时常心事重重,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

    进京这些年来,贺渊于公务之外不喜与人闲聊,就更别说同谁谈心了。可他近来在赵荞面前很是不吝言辞,只要她问,他总是很愿让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除了某些污七八糟的杂念之外。

    他轻声笑笑:“之前回京一路上,堂兄与我谈了很多。他说得对,我自进内卫以来这么多年,诸事顺遂,经手的差事从无败绩,这于我个人来说算是利弊各半。”

    邻水刺客案是贺渊进内卫以来最惨烈一战,甚至是从开国至今,金云内卫成建制以来战损最大的一战。

    这一战的沉重代价,对贺渊,对金云内卫,都是一次痛苦与希望并存的涅槃烈火。

    连同贺渊在内,最终活下来的就四个。

    他们四个尤其不能辜负那些同伴的牺牲,必须趟过这道血淋淋的坎,抛开无用的自责与自厌,成长为更加坚固的中流砥柱,以此为鉴多做实事,让后来的同伴们可以少些此类折损。

    古往今来,武官武将武卒宿命如此,若不是在惨烈的牺牲中成长,便是用自己的血去帮着同伴成长,除了中道弃志的懦夫,所有人的结局都无外乎这两种结果之一。

    他们都懂的。

    “堂兄说,他们只是职阶低于我,但他们的骄傲与抱负与我没有不同。与我并肩作战时,他们绝不是渴求我庇护的弱者。”

    无论是贺渊还是他的下属同僚们,在怀揣热血意气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天,都曾立下“以身许国”的誓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没有谁会怨怼他独自活下来,更不会见不得他活得好。

    随他在松原配合沐霁昀作战的同僚齐大志与吴桐也说过,贺渊身为上官能做到与他们并肩作战,这已足够。他们明白,敌人的刀剑不分官阶职衔,生死有命,无论谁是活下来的那个,都是会被祝福而非怨恨的。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走出了好远。

    贺渊不动声色地乜眼觑着地上的两条影子,悄悄调整了一下步幅。

    两条影子的边沿轻轻碰到一处后,他心满意足地勾了唇。

    赵荞侧头回眸,不解地看着他:“你在偷乐什么”

    “没,”贺渊握拳抵唇,清了清嗓子,神情总算变得认真,甚至有些忐忑,“既旁的事都说清楚了,阿荞,你还喜欢我,对吧”

    “不对,”赵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故意唱反调,“既陛下无意重处过,此事过后她或许仍要给我封郡主的。那时我就能挑两个,哼哼。我得多傻才早早吊死在你这棵冷冰冰树上”

    这笨蛋,问的都是些什么多余的鬼问题。

    若不喜欢,她之前那样蠢兮兮地极力与他撇清是为着哪桩呿。

    贺渊一凛,稍稍起急:“我会待你很好,保证一个顶三个你别总赶我,容我想法子讨你喜欢,行不行”

    赵荞只是随口说来气他,却不知他近来急切想要得她认下,无非也正是心中不安,怕两人中间无端多出其他人。

    儿女情长,痴来缠去,想来这世间让人总归是少有能例外的吧。

    “我知道,你其实还是喜欢我的。若不然你也不会因为太在乎我而犯蠢。我们可以”

    陡然被戳破心思的赵荞恼羞成怒,扬声打断他:“不可以什么我们,谁跟你我们谁在乎你,说过不喜欢了。”

    听听这不会说话的破嘴有些事心里知道就行,为那么非要说穿让人下不来台

    还嘲她蠢她蠢不蠢,自己心里没数吗要他说

    她不要面子的吗

    赵荞嗔恼转身往回走,气呼呼的步子越走越快,奈何腿没人家长,甩是甩不掉的了,只能边走边发脾气。

    “好意思笑我蠢你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若不是你堂兄点拨,怕是都疯了猪笑乌鸦黑。”

    骂谁猪呢

    贺渊赶忙举步跟上,虽不知自己哪句话将人惹炸毛了,却知这时候不能再作死顶嘴,自觉放软声气亡羊补牢:“我没笑”

    “呸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只是没笑出声”

    赵荞回头凶巴巴横他一眼,又扭头回去边走边炸毛置气,“提你的条件吧。城中刺客和暗线的事结束以后,你这辈子都别再让我瞧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非要坚持老死不相往来是吧”贺渊轻哼一声,眼底却噙满纵容的笑意,“那行。条件我早就想好的,就怕提出来你不敢答应。”

    据说她这脾气至少得有一半是他惯出来的。

    虽他还没想起来从前到底怎么个惯法,不过,自己惯坏的姑娘当然得自己受着,总不能傻到让给别人去惯吧

    “哟哟哟,你还别激我,赶紧提一个试试,看我敢不敢答应”

    “我的条件很简单。既你对我是看过也睡过了,若你想吃干抹净不负责,那至少得还回来。”

    还、还回来怎么还这家伙流氓上瘾了

    赵荞倏地止步,满面霎时通红,羞恼参半地猛回头:“贺渊,你脸呢”

    “不要了,”贺渊答得坦然、干脆又坚定,“看吧,我就说你不敢答应的。”

    赵荞哑口无言,只能闷头就走,落荒而逃。

    这次的贺渊没脸没皮起来,竟比一年前更让她难以招架。

    说到底,两日之内发生这么多事,千回百转叫人心中起起落落,她此刻对贺渊多少有几分不知所措。

    想想早前自己在陛下面前斩钉截铁说不要贺渊了,对贺渊也撂下“老死不相往来”的豪言,这时陡然要叫她立刻做出自打脸的事,实在有点难堪。总得让她缓缓吧

    偏贺渊这个笨蛋也不知给她递梯子下,非要一句一句堵她,简直不贴心。

    一路闷头回到别业门前小径入口,赵荞都没再吭声,这让贺渊心里七上八下,再沉不住气,从后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腕。

    赵荞回眸睨他,眼波含怨带嗔:“还不撒手你到泉山来护我,这可算公务啊。若叫人看见你对我拉拉扯扯,不怕有失贺大人威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瞧着信王殿下在徐御史面前是没有威严的,我堂兄在沐大人面前也没有,成王殿下在林大人面前”

    “闭嘴吧你。在松原那几个月,到底是跟谁学了些什么啊”赵荞扶额,无奈地笑出了声,“俗话说不要脸不要命,天下无难事。那你怎不更浮夸点,说你连命都可以不要”

    “若你想要我的命,也不是不可以商量,”贺渊顿了顿,小声嘀咕,“但要看怎么给。”

    赵荞不解地蹙眉,觑了他好几眼,总觉这话意味深长,似乎颇有点污七八糟的隐喻。

    太奇怪了,他以往没这么

    正疑惑着,斜刺里的树下蓦地传来成王赵昂的嘲讽之音:“贺大人,你在松原跟沐霁昀那家伙混了也没几个月,竟就变成这流氓德行了”

    赵荞震惊转头,看看那位背靠大树、双臂环在身前看了半晌戏的成王殿下,再转回来看看“一身正气”的贺渊。

    谜团解开了原来万污之源竟是那个叫人防不胜防的沐霁昀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