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我成了大明勋戚 > 216 治水必躬亲(二合一)

216 治水必躬亲(二合一)

    “诸位同僚,据张秋镇的探子回报,沉忆辰已经分派卫所军士前往各地摧毁拦截关卡。www.rumowenxue.com”

    巡抚张骥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抚台真乃料事如神,早早断定沉忆辰会鲁莽行事,让下官敬佩不已。”

    左参政马辉国赶紧阿谀奉承起来,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另外一边左参议曹希同样拍马屁道:“黄口小儿一举一动,俱在抚台的掌控之中,看来三元及第之才也不过如此。”

    面对两位下属的吹捧,张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得意的澹澹笑容。

    毕竟“智压”大明的六元魁首,确实值得骄傲。

    曹希吹捧完后,把话题转向了正事道:“虽然黄口小儿行事莽撞,但奈何他如今势大,不知抚台接下来有何对策。”

    “曹参议你也太小心了,这等小事还需要抚台提点吗?”

    “山东军政大权俱在抚台手中,沉忆辰能调兵,难道吾等不能调?把事情闹大了,我就不相信几个丘八真敢动手拆毁关卡!”

    马辉国说这番话的时候满脸不屑,论起调用地方卫所军士的权力,沉忆辰拍马都比不上张骥。

    在他看来所谓分派卫所军士拆毁拦路关卡,无非就是仗着佥都御史的名头以及人多势众行事,沉忆辰没那个胆子真的动手。

    既然如此那就比比谁的人马更多,看看谁先认怂!

    这几日马辉国在县衙面对沉忆辰,或明或暗受了一肚子气,怎么也得趁此机会把这口恶气吐出来。

    “有了沉忆辰的御史令,丘八敢不敢动手就不好说了。”

    “另外硬碰硬把事情闹大,抚台同样不好向朝廷交差,毕竟沉忆辰占据着赈灾济民的大义。”

    曹希没有马辉国那么冲动,从沉忆辰敢于未经三司审判,直接杖毙孟安维的举动看,这小子胆量着实不小。

    万一擦枪走火真引发卫所士兵火拼,闹到朝堂之上打官司,自己一方不见得有优势。

    听到曹希这般“软弱”话语,马辉国面露不快道:“这也怕那也怕,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沉忆辰拆毁关卡,释放流民前往张秋镇?”

    “曹参议可别忘了,山东上下侵占田产的不在少数,到嘴的肥肉谁愿意吐出来?”

    马辉国说到了事情的关键点,那就是山东上至鲁王府,下至乡绅大户,趁着这段灾民逃难期间,大肆圈占“无主”之地。

    如果这些灾民回来了,看着自家田产被人掠夺,会出现怎样的场景?

    轻则各种闹事申冤,重则聚众起义,曝光出来的后果远比赈灾不力要严重的多。

    同时这些侵占良田里面,鲁王府占据大头高达万顷。就算地方官员乡绅愿意退田,想要让鲁王府把吞进肚子里面的东西吐出来,用屁股去想都不可能。

    终明一朝,就没有皇族宗室退田的说法。

    与其到时候王府获利,地方官府背锅,不如大家一起“吃绝户”!

    面对马辉国咄咄逼人的态度,曹希面露无奈回道:“马参政莫要激动,下官并未有此意,仅是觉得谨慎些为好。”

    张骥也知道自己这名下属的火爆脾气,于是出面制止道:“曹参议言之有理,马参政你性子不要这般急躁。”

    别人的话马辉国可以不听,张骥的话他可不敢不从,赶紧认错道:“抚台教训的是,下官急躁了。”

    对于马辉国的道歉,张骥点了点头算是认可,然后继续言道:“俗话说以柔克刚,沉忆辰既然行事鲁莽,那我们就避其锋芒,让他有劲无处使。”

    “曹参议,下令各州府搭设粥棚就地赈灾,同时传播沉忆辰为了治水之功,将在张秋镇大兴水利严苛劳役,灾民不堪重负。”

    张骥的这句话说完,立马就让曹希脸上满是敬佩,起身恭维道:“抚台真乃运筹帷幄,此番谋略一出,沉忆辰将无计可施!”

    曹希言语或许有熘须拍马的成分,但更多还是由衷佩服。

    张骥的应对方法堪称阳谋大势,压根就不与沉忆辰对抗,直接把选择权交到了灾民手中。

    搭设粥棚意味着让灾民有了活命的希望,就如同溺水之人看到了一叶扁舟过来,你说他们是选择赶紧爬上去,还是选择游向更远处的豪华游轮?

    更何况张骥还留有后手,利用徭役的恶名,告知溺水之人远处不是什么豪华游轮,而是一艘贼船,那你还上不上去?

    相信但凡会权衡利弊之人,都会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而不是去游向远方的“贼船”。

    这番应对策略之下,压根就不会再有灾民前往张秋镇,三省八府之地拦截关卡撤掉又何妨?

    “下官惭愧,跟随抚台这么久,连皮毛都还没有学到。”

    马辉国面露惭色站起身来,与自己硬碰硬办法相比较,很明显张骥的手段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