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报行天下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勤王

第五百四十七章 勤王

刺杀的事,萧靖想了很久也没能捋出头绪。

想杀他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他根本无从分辨是谁下的手。既然如此,就只能等属下抓到线索再说了。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着,在那之后倒是没遇到什么状况。眼看着就要驶入浦化镇了,护卫却忽然停下了车又对着车内低声唤道“姑爷,西边有情况。”

萧靖从车厢内探出身向西望去。

天色已然擦黑,所以他非常清楚地看到了瑞都东门处的火光。

这个时间城门应该已经关闭有一阵了,照常理说不可能出现在浦化镇都能看到的火光。

如果侧耳细细听去似乎还有些喧闹

萧靖暗道不妙,急忙传令道“速派人去镇子护送小雅等人到安全的地方,再尽快集结人手随我入城。准备马匹,要快”

话音未落,他已急急忙忙地跨上了身边的一匹马向报社奔去。

须臾间来到报社,见这里的守卫一切如常,他才放下心来。进去匆匆对小雅交待了几句,他从正厅的墙上摘下一把剑便冲出门去又一次跨上了战马。

“兄弟们,城中似有些不对劲,跟我来”

他在战马上高举起宝剑,护卫们在他身后激昂地应和着。

短短时间里,这里已经集结了近一百五十名夏家的护卫。除了和萧靖同行的以及本来就在浦化镇驻守的,还有一些人是收到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从周边的村镇赶来的。

待到一路狂奔的萧靖接近城门时,他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二百余人。

虽然身边的人多了,但越接近京城,他的心就越往下沉。

这不是因为路上又遇到了两次小规模的刺杀,而是因为就算人还在城外,他都已经听到了京内那令人不安的厮杀声;再靠近些,便能借着火光看到倒在城门附近的尸骸以及满地的血迹。

这印证了他心中最坏的猜测有不甘心失败的人发动了叛乱

“快开城门”

护卫中有人大叫出声,城门却纹丝不动;不多时,一个身影来到了城头。

这人从箭垛后一现身,萧靖便认出了他。

“吴将军,请打开城门放我等进去”

听到萧靖的叫喊,这位将军只是淡然地拱了拱手,道“见过临州侯。您急匆匆赶来所为何事如果是要进城,那请听末将一句劝赶紧回去歇息吧,城内不过是有几个蟊贼闹事,儿郎们很快就能收拾好,何须劳动您的大驾”

此人嘴上说的虽然轻巧,但他身边就站着一排弓箭手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人随时可以拉满弓弦向城下放箭。

“吴将军,萧某不是傻子。”萧靖鼓足中气大声道“这天底下哪里有能杀进我大瑞都城的蟊贼分明是有人意欲作乱、图谋不轨你不愿放萧某入城没关系,但你可识得此剑吗”

说着,他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宝剑。

吴将军的脸色猛然间变了数变,不过他很快收起了那一点点挣扎,平静地道“末将军令在身,莫说当下有些分辨不清,就算看清了您所持的真的是天子剑,在天亮之前也不能开门,请临州侯赎罪。”

萧靖这才收起了宝剑,冷笑道“吴皓,看来你是铁了心要附逆了。陛下待你不薄,你何故投靠贼人若你肯打开城门,此番事了后我可以在陛下面前保你性命。如何”

这一次吴皓却完全不为所动,只是笑着道“临州侯言重了,附逆什么的可说不上虽然陛下待吴某不错,可但凡有一场更大的富贵,谁又能忍住不去博一把呢言尽于此吧,临州侯要是再不走,末将只能得罪了”

他挥了挥手,一旁的弓手踏上一步开始拈弓搭箭。

萧靖咬了咬牙,调转马头跑向了南安门。

那座城门的守将更忠于邵宁且和夏家颇有渊源那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只是这样一来要耽误一些进城的时间。

既然不知道外城的城门有哪几座还控制在朝廷手里,那就要选择最稳妥的路线。

至于吴皓,萧靖知道他不敢伤害自己只要夏家这个庞然大物还没倒下,这种小角色绝不会拿他怎么样,不妨等到一切结束时再让这个首鼠两端的家伙付出代价。

战马在不停颠簸。迎面吹来的晚风很是舒适,但人们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萧靖瞅准时机将剑丢给最近的护卫,道“带几个人去城郊的几处军营,命主将即刻带兵勤王。借故推脱、阳奉阴违者,立斩如遇到附逆者直接避开,万勿遗失了天子剑”

护卫们领命去了。萧靖摇了摇头,努力化开了嘴角的苦笑。

邵宁这个不着调的皇帝啊,赐下天子剑本来是挺严肃一个事,可他当初却有说有笑的,开着玩笑就把剑丢给了萧靖。

就因为怀疑他在开玩笑,萧靖干脆把剑供在了浦化镇的报社里要不是突然遇到特殊情况需要请出天子剑,他都忘了报社里还有这么个玩意了。

如今,这把命运多舛的宝剑总算能发挥些作用了虽然有人对它不屑一顾,但也总有人会慑于威势听命于它。

正思量间,一行人赶到了南安门。

不出所料的,萧靖在这里顺利地进了城。此时他才得知,外城的七座城门中已有三座被叛逆控制;城内的叛军近两万人,这还不算可能直接埋伏在宫内宫外的大量细作和内应。

眼下,忠于朝廷的人马正在和叛军交战,而内城似乎遭到了叛军的围攻,已有段时间没有消息传来。

匆匆听过了汇报,萧靖再次集结起人马,这次他的目标是内城。

两万人不是什么很大的数目。只要在京城周边卫戍的军队集结起来,一夜间将其消灭并不是难事。

问题是,他们已直接威胁到了邵宁的安全一旦邵宁有了闪失,就算叛军全部被消灭,叛乱的幕后发动者也达到了目的。届时,大瑞的权力层将重新洗牌,正在逐渐推行的改革也不得不走上末路。

无论是为了邵宁还是胸中的抱负,他都不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