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一



作品:《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被防盗章封印的孩子啊, 我以作者的名义告诉你,补订阅才能解除!  两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这回镇元子也不阻止了, 接引准提的小人作风已经没救了, 他反而更好奇在一旁啃竹子的熊猫。@

苗渺吃的无比满足,这个时代的貔貅还是吃铁、吃(ròu)和吸纳天地灵气为生的, 大概只有她,从一开始就只吸纳天地灵气以及吃植物。

貔貅族没有竹子, 这还是她来到洪荒世界第一次尝到竹子的味道, 而且是准提炼化的法宝六根清净竹!

不过只吃了一根她就不敢再吃了, 这东西也是先天灵根, 要是都吃了, 她恐怕立刻要跨入大罗金仙境界了。先不说别的,这个时机和地点都不对。

再者,若是将剩下几根种在她的熊喵宫, 以后不就有更多的竹子吃吗?

所以,当着众人的面, 她毫无心理负担把五根竹子放入了法宝空间里,然后才变成人形。

准提已经不是叫了, 是真的哭了,那是他好不容易才收服的六根清净竹啊!都没用过几次, 就被别人抢走了, 还是一只修为不如他的貔貅。

你们貔貅不是吃铁吃(ròu)的吗?什么时候连竹子都吃了?!

直到两人被揍得奄奄一息,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通天和红云才住手。

红云嘲道:“再在背后下黑手啊,揍不死你丫的。”

接引准提:“……”

镇元子终于走上前来,俯视着两人沉声问道:“之前看在我们同为西部修士的份上,我好心拿人参果招待你们,你们为何还要做出如此令人不齿之事?”

红云插嘴道:“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叫他们把人参果还回来。”

被揍成熊猫眼的准提哭诉道:“人参果已经被,被我们吃光了……镇元子道友,我们知错了,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西部灵脉被毁,我们兄弟二人再也找不到任何修炼资源,你让我们怎么办……”

“所以你们就偷就抢?我呸!镇元子是冤大头不成?”红云怎能不生气?他与镇元子相交数万年,知道镇元子是最大方最老实的一个人。

他就见不得有人欺负老实人!

而且,每万年他至少能分到五个人参果,如今就刚成熟的时候吃了一个,这两个该死的光头赔他人参果啊!

接引和准提只是嘤嘤嘤哭泣,摆出一副要人参果没有,要命有一条的赖皮姿态,看得众人眼角抽搐不已。

红云转了转眼珠,蹲在二人面前伸出一只手:“赔不起人参果?你们拿法宝来抵也行。准提别藏了,我早就看见你的七宝妙树了!”

准提脸一红,这回是真的气红了,他的六根清净竹已经被抢,(shēn)上法宝就剩七宝妙树,要是连这个也送人,他的实力定会下降不少。

通天抱着青萍剑冷眼盯着,好心建议道:“红云你直接杀了他,再拿他的宝贝不就是了?”

“你又是何人?怎么如此狠毒?”准提愤怒地瞪着通天。

镇元子和红云揍他也就罢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凭什么跟他作对?

“我乃是通天,镇元子和红云道友邀请我来品尝人参果的,结果人参果都被你们给抢了。哼,你说我不揍你揍谁?”通天青萍剑划过一道青光,刷的刺向了准提的脖子。

准提惊得冷汗直流,通天,那不是三清之一吗?

得罪了他,以后还能有好果子吃?两个光头登时绝望了。

见众人都拿不出好主意,也不好直接把人杀了,毕竟会背负很重的业力,苗渺及时站了出来。

“我有个主意,镇元子道友,他们不是吃了你的人参果吗?那接下来的九千年就让他们照顾人参果树,给你当奴仆。你没收掉他们的法宝,封印了他们的修为,他们要是敢不听话就使劲教训!呵呵,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打人参果的主意。”

“你,你这只貔貅怎的如此心狠手辣?”接引和准提的仇恨对象一下子转移了,区区一只太乙金仙后期的貔貅,也敢跟他们叫板?

当奴仆九千年,且不说他们从此没办法修炼,光是奴仆二字就让人无法接受了。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岂不是要成为整个洪荒的笑柄?

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镇元子和红云却眼前一亮,赞道:“苗渺道友这个主意极好。”

镇元子果断出手,将毫无反抗力的二人封印了修为,红云趁机夺走了他们(shēn)上的法宝,乐得眉开眼笑。

“你们这九千年若是让我满意了,到时候我自会解开你们的封印,否则,就只能一直持续下去了。”镇元子神色肃然,语气极为严厉,谁都听得出来他并非在开玩笑。

接引和准提的怒骂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继续抹眼泪。

领着接引准提回了五庄观,镇元子就叫来明月清风,让他们以后好好看着这二人。他们的事(qíng)都让接引和准提来做,要是敢偷懒,就拿鞭子抽。

清风和明月喜上眉梢,双双撸起袖子,一人拽着一个,把接引和准提带下去了。

可怜接引准提还鼻青脸肿,敢怒不敢言,只能先当奴仆,再伺机而动了。

“镇元子道友,我能去看看你的人参果树吗?”既然来了五庄观,那就不能白跑,苗渺对人参果树还是很感兴趣的。

三清宫虽然有黄中李和蟠桃树了,但那是属于三清的,不是她苗渺的。而她只能将李核和桃核种植在自己的熊喵宫,再等个两三万年,看看结出来的果子到底品级如何。

这次本来打算尝尝人参果的味道,结果计划落空,那她只能改变策略了。

镇元子很爽快的说道:“当然可以,两位道友这边请。”

人参果树不愧是先天灵根,经过数百万年的生长,已经长成了一棵高达十多丈的参天大树!

枝繁叶茂,展开的树冠如一把绿色的巨伞,遮天蔽(rì)。

叶片层层叠叠,还闪烁着淡淡银光,煞是好看。

“好美啊,跟黄中李和蟠桃树一样美。不过那两株以前都是自由生长无人打理,可没有镇元子道友你这株人参果树高大健壮。”苗渺看得有些心动,一手轻轻抚过垂直脑袋的叶片,(ài)不释手。

镇元子向往的说:“希望有朝一(rì)我也能亲眼见到黄中李和蟠桃树。”

通天笑道:“这个容易啊,你什么时候来拜访我们三清宫,就可以看到了。”

镇元子笑了笑,谁不知道三清自视甚高?要是三清宫那么容易进,门槛早就被踏破了。他这次本想借机用人参果拉拢通天和苗渺,谁知人参果又被偷,或许,真的是机缘还不到吧。

苗渺盯着人参果树半天,终于还是不太好意思的问道:“镇元子道友,人参果我就不吃了,你能不能送我一截树枝?是这样的,我听老子道友说这些先天灵根都是炼器的好材料,所以想讨一段回去给他试试。”

“我大哥想要人参果树的树枝?我怎么不知道?”通天挠了挠头,苗渺顿时暗翻白眼,小老弟你非要这时候拆我台吗?!

好在镇元子是个相当通透的人,猜到一定是苗渺自己想要,却又担心自己不愿意给,所以才借了老子的名头。

不过他觉得苗渺多此一举了,就凭她将葫芦让给红云,自己就不可能拒绝她的任何请求,更何况只是一截树枝?

人参果树贵为先天灵根自有其道理,只要根系还在,哪怕齐根截断,树都能再次长出来。

一截树枝对他来说,远不如一个人参果珍贵。

“这有何难?苗渺道友看中了哪一截树枝,自己取去便是。”

苗渺欣喜不已,镇元子真是个好人!

她也不好挑很粗的枝干,就选了一截两指粗的小树枝,摘下来放入了七宝铃铛的空间里。

“只需要一截吗?苗渺道友要不要再多挑几截?”镇元子见她不是贪心之辈,对她更高看了一眼。

“这个就够了,谢谢镇元子道友。”苗渺心说人参果树贵为先天灵根,这样一段应当就能插活了。要是插不活,取再粗的也没用。

人参果又不像黄中李和蟠桃那样有核,想种植只能靠扦插。

苗渺和通天又在五庄观玩了一段(rì)子就回去了。

回到昆仑山后,苗渺与老子、元始说了五庄观的事,才回自己的熊喵宫。

相较于华丽恢弘的三清宫,熊喵宫就像是江南园林,清新又雅致。

一进宫门,就是一片开阔的广场,广场左侧刚长起来一小片树苗,绝大部分是蟠桃苗,剩下三株则是黄中李。这些都是用桃核和李核种植出来的,虽然品级低了不少,但也比寻常灵果好得多。

苗渺开心的巡视了一圈树苗,才将那截人参果树的树枝取出来,插在了最边上的位置。垒上土后又用灵力浇灌了几次。

最后取出那五棵清静竹,清静竹又叫苦竹,传闻整个洪荒只有六根,拥有封闭六感的作用。威力很不错,再怎么说也是先天灵宝呢。

不过这东西与其拿来对付敌人,还不如种成一片竹林,这样她就有取之不尽的竹叶吃啦!

苗渺喜滋滋,将这五棵竹子种在了广场的右侧,这些竹子恢复原样后都有好几丈高。竹竿修长(tǐng)拔,枝叶茂密成荫,叶片翠绿晶莹,还散发出缕缕竹香。

“希望等我闭关出来,你们已经长成一大片竹林,那些蟠桃黄中李人参果都已经开花结果。”苗渺虔诚的诉说着自己的愿望。

她最近吃了太多先天灵根,修为虽然提升到了太乙金仙后期,但相当不稳定,所以需要闭关来巩固。

等闭关出来,她就可以跟元始、通天前往妖族,会一会传说中的帝俊和太一了。

在五庄观那段(rì)子,他们除了与红云和镇元子谈论修炼之道,偶尔还交流一些八卦,重点就是帝俊太一成立的妖族联盟。

这对兄弟在龙凤麒麟三族称霸洪荒时就有野心了,等三族覆灭,他们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竭尽全力笼络妖族。@

等笼络得差不多了,便成立了个妖族联盟,如今已经集合了不少种族。

最近更是用十大妖帅之名拉拢了一批高手,其中就有什么计蒙、英召、商羊、白泽、鬼车等等,不过最终名额还没有定下来。

听说帝俊还打算成立一个天庭,用意已经相当明显了,就是要成为洪荒之主。

但哪有那么容易?不周山下的十二祖巫可不好招惹。巫妖大战的惨烈程度不比龙凤大战逊色,反正苗渺是不打算掺和进去,免得(shēn)死道消。

殊不知,她想会面的太一此时正盯着一份洪荒大能的名单仔细琢磨,纤长白皙的手指划过三清的名字时,俊秀的容颜浮现出一丝沉思。

或许,是该到昆仑山拜访拜访了。

“常曦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让那些小妖靠近?我看此事就算了……”帝俊有些郁闷,误会已经消除,他还想跟三清联络感(qíng)呢。

“闭嘴,你还好意思说话?哼,还是先想想怎么哄我姐姐吧。”常曦瞪了帝俊一眼,居然连他这个主人的面子都不给。

她朝苗渺勾了勾手指,微微扬起下巴道:“有本事就跟我出来,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到时候一定将你的丑陋行为公布于众,让整个洪荒都知道你多么不知羞耻!”

元始和通天快要气炸了,苗渺的境界刚提升到大罗金仙,如何是常曦的对手?更何况常曦有先天灵宝月金轮在手。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要欺负苗渺。

苗渺怒到极点,面上却平静无波,道:“好啊,我就跟你打,看看你这位月宫仙子到底有几斤几两。”

是可忍孰不可忍,苗渺的脾(xìng)本来也说不上好,某种程度来说是相当执拗。

如今境界提升到大罗金仙,她正好可以趁机试试手,看看自己能将凤翎和七宝铃铛的威力发挥到何种程度。

一红一青两道(shēn)影飞速而出,转眼间就到了灵霄(diàn)外的辽阔广场上,元始、通天、帝俊、太一和羲和也赶紧追了出去。

元始冷笑道:“没想到这就是天庭的待客方式,真是让人见识了!”

帝俊和太一俊脸通红,帝俊有些生气,他也没想到常曦会在这时候爆发,这不是喧宾夺主吗?

别说帝俊和羲和还没成亲,羲和姐妹也只是客人;就算成了亲,(shēn)为女主人的妹妹,也没有这样对待客人的道理。

本来双方误会已经解除,可以握手言和了,却被常曦搞成这样。

帝俊都开始后悔这时候邀请常曦上门做客了。

“元始道友、通天道友,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平(rì)里没有管好常曦,在此替常曦向两位道歉了。”羲和凤眸水光闪动,满含歉意。

“自己的事(qíng)自己担当,如何要他人代为道歉?如此,又有什么诚意?你也不必多说,我不会将她的过错算在你(shēn)上。”元始只是瞥了一眼羲和,就将目光投向广场了。

场中,常曦气势咄咄(bī)人,月金轮蓦地亮起一道月华之光,朝着苗渺攻击了过去。

就在光华要击中苗渺时,苗渺手中忽然红光一闪,一道三尺长的火红凤翎凭空而出,挡下了那一击。

“碰!”两道强悍的力量相撞,震得地面都颤动了起来。

凤翎的气息顿时传遍全场,乍然之间,众人仿佛见到了一只巨大的火红凤凰!

元始等人蓦地瞪大眼睛,惊呼道:“那是元凤的气息!”

元始和通天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震惊。他们与苗渺相交多年,竟是不知道苗渺(shēn)上还有这等宝贝。

元凤的凤翎,而且是一根完整的凤翎,其威力绝对不亚于大罗金仙大圆满的高手。

苗渺怎么会有这等宝贝?

这绝对不是上昆仑山之后得到的,可当年遇见她时,她不过金仙境界。

这一推测让兄弟俩无比惊讶。

帝俊和太一更是惊愕不已,原本还担心常曦伤了苗渺,到时候他们说不得要出手阻止。可眼下(qíng)势一变,他们反而要担心常曦被苗渺所伤了。

“这,这是元凤的凤翎?你是怎么得到的?”场中,常曦也是神色一变,刚才那股气息差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还(tǐng)有眼力。”苗渺一手轻抚过凤翎,继而一道灵力注入其中,凤翎蓦地红光大盛,再次朝着常曦袭击了过去。

苗渺受限于自(shēn)修为,因此元凤的三成实力只能激活两成,可仅仅是这两成,已经让常曦毫无还手之力。

月金轮根本抵挡不住!

红光瞬间冲破月金轮的防御,直直朝着常曦袭去。

只听“碰”的一声巨响,常曦瞬间被红光冲的倒飞了出去。

“啊……”常曦惊恐的惨叫出声,如无根的浮萍,根本控制不住(shēn)形。

“常曦!”羲和担忧的惊呼出声,(shēn)形一动便飞向半空,在常曦即将落地时将人接住了。

帝俊和太一齐齐松了一口气,常曦若是出现什么意外,他们也不好交代。

元始和通天则是(tǐng)直脊背,扬眉吐气,只是暗忖那只熊猫下手还是不够狠,若是他们出手,羲和连救人的时间都没有。

“常曦,你感觉如何?”羲和忧心忡忡,既无奈又心疼。

她在常曦手腕探入了一丝灵力,结果发现常曦受伤并不重,这才松了一口气。

帝俊和太一此时也围了上来,他们如何看不出,刚才是苗渺特意收了力道,否则常曦就不是被掀飞,而是趴在地上吐血了。

“姐姐,那熊猫欺人太甚,我们一起对付她!”常曦只是(shēn)体有点痛,她知道自己其实没怎么受伤。

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掀飞,让她颜面无存,她如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

@

她可是月宫仙子,怎么能败在区区一只熊猫手上?

“常曦,不要胡闹了!”帝俊终于忍无可忍,若非看在她是羲和妹妹的面子上,早就让人把她轰出去了。“要不是苗渺道友手下留(qíng),你还能站在这里?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如何还撺掇羲和一起胡闹?”

“帝俊你什么意思?你不帮我和我姐姐,反而帮着那只熊猫说话!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与那只熊猫有不可告人的过往?”常曦委屈又愤怒,本来输了心(qíng)就很不爽,帝俊还这样凶她。

帝俊险些气晕过去,羲和那么温顺知礼的人,怎会有如此不明事理的妹妹?

“你闭嘴,输了就是输了,你还输不起?苗渺道友与我的误会已经解除,任何人以后都不许再拿此事做文章,否则,别怪我帝俊不客气!”

帝俊周(shēn)猛地爆发出一股炙(rè)的威压,那是大(rì)金焰的气息,能焚烧万物。

常曦被那股气息压迫的小脸煞白,抱着羲和嘤嘤嘤委屈的哭了起来。

帝俊不再搭理她,看向苗渺和气的说道:“感谢苗渺道友方才手下留(qíng)。你我之间的事(qíng)不过是一场误会,如今误会消除,以后就是朋友。对战的事(qíng)是常曦的不对,既然胜负已分,此事不如就此揭过?”

见帝俊主动低头,苗渺自然不会得理不饶人,何况,今(rì)之事他们也有过错,在事(qíng)没弄明白之前就给帝俊定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