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仙长你让我啃一口



作品:《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良久, 她才抬起脑袋, 搅着十指羞涩一笑:“仙长, 我们前世应该不仅是认识,还有别的关系吧不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可以跟我说一说前世的事情吗”

紫夕拉着她坐下, 笑着说:“自然可以, 不过暂时不能透露太多。前世我们不仅认识, 而且结为了道侣, 是整个洪荒都羡慕的一对道侣呢。”

苗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仙长这么好看, 她前世似乎也是个大人物,那肯定是整个洪荒都艳羡的情侣啊。

紫夕继续说:“前世你是一只熊猫, 跟脚虽然一般, 但是修为提升非常快,已经达到了准圣大圆满境界。却遭奸人所害, 导致元神分裂,重新转世。”

“轰隆隆”天空中忽然没来由响起一声惊雷, 苗渺吓了一跳,还以为天要下雨了。

紫夕却轻笑着瞥了一演眼天空,没错, 他说的奸人就是指天道。看来天道这是承认了,否则为何反应这么大

光幕前,鸿钧面无表情,心绪却有些复杂。

就听通天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老师的善尸还挺腹黑的。老师与渺渺哪里是整个洪荒都羡慕的道侣分明是整个洪荒都在吃瓜啊”

鸿钧扫了一眼, 通天赶忙闭嘴,却暗自吐槽这两人一见面就离婚了, 算什么正经道侣

元始亦是十分不满,凭什么他只能是背锅的,好处都让老师的善尸占了

光幕中,苗渺闻言露出个若有所思的神情,她只是想到曾经做的那几个梦,梦里她就是一只熊猫妖。看来那几个梦并不仅仅是梦,说不定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而且,没想到她前世那么厉害,居然达到了准圣大圆满境界,那岂不是再差一步就成圣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果真是圣人之下皆蝼蚁,她那么厉害,居然还是免不了陨落的下场。

思及此,她小心翼翼问道:“仙长所说的奸人是”

到底是谁跟她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杀她而且,万一知道她又转世了,会不会再来杀一次她现在修为这么低,可扛不住啊。

紫夕笑了笑,说:“现在先不告诉你,免得吓到你。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身边,谁都伤不了你。”

原来仙长所说的保护是这个等等,那这个意思是,对方确实还想再杀她一次吧

苗渺:“”

一时间,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忧愁了。

又想到一事,她好奇地问:“仙长,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到我前世与你离婚了,而且是当着好多好多人”

这跟仙长所说他们是洪荒中最令人羡慕的道侣似乎有点出入啊。

紫夕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摇了摇:“那只是你的梦而已,我们那么恩爱,怎么会离婚呢有句话不是说梦里都是反着的所以这个梦应该理解为我们很恩爱。”

“原来如此。”苗渺琢磨片刻,暗道可能真的是自己太敏感了,一个梦而已,当不得真啊。

这么一想,她就重新开心起来,这么好看的仙长,她怎么舍得离婚呢

两人这一聊就是好几个时辰,苗渺撑着下巴眼巴巴盯着紫夕仙长,总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有一种恋爱的感觉啊

等回过神时,暗自一声卧槽,她好像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眼看马上就到子时,苗渺蓦地站起身来,肃然说:“紫夕仙长,我还有一件要事去做,你不如不如先休息你若是不嫌我这里寒酸,想留下来住一晚的话,也,也可以。床给你睡吧,待会儿我睡地板就是了。”

同床共枕什么的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同屋就寝还是可以想一想的。

颇有一种,媳妇外出干大事,相公留守暖被窝的感觉呢。

紫夕却拽住了她的袖子,苗渺张大眼睛,怎么觉得紫夕仙长一瞬间变小媳妇了还,还挺可爱的。

却听紫夕敛起笑容,认真说道:“你是要去救姜皇后和黄贵妃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仙长。”苗渺也认真起来:“虿盆马上就建好,我若是不救她们,她们必死无疑,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她们惨死,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仙长,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卷入量劫,但有些事,比卷入量劫更重要,不是吗”

“你果然还跟以前一样,只要自己认定了,就不会放弃。”紫夕摸了摸她的脑袋,苗渺的双颊又红了。

紫夕轻轻叹息了一声,才说:“卷入量劫也未必就是坏事,不过我希望你在做任何决定前先想清楚。渺渺,你是想帮助西周吧”

苗渺咬了咬下唇,照实说道:“帝辛与苏妲己都是祸害,我原本想先观察殷郊与殷洪的实力,结果他们亦是不堪一击。所以,我只能帮助西周。仙长,如今有关人族气运的天机被屏蔽,是不是意味着谁也无法决定未来走向”

“是。就连天道与道祖也无法判定,人族的未来还是一团迷雾。”紫夕答道。

“这不就是了”苗渺开心的笑了起来:“既然未来没有定型,那么我就可以放手施为,至少眼下看来,帮助西周是最好的选择。”

紫夕微微颔首,说:“所以才让你做决定之前先想清楚。你若是救了这两人,那么东伯侯与黄飞虎就不会生出异心,殷商依旧强大,这对西周上位很不利。”

换句话说,这样做并不是在帮西周,而是在帮殷商。

苗渺的笑容浅了些,她看向窗外的明月光,轻声说:“这个我自然也想过,但若是用两个无辜女人惨死换来东伯侯与黄飞虎叛离,这样我与视人民如草芥的帝辛、苏妲己又有什么区别呢事在人为,以后总还有机会让他们看清帝辛和苏妲己的残忍。”

“嗯,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么就放手去做吧。”紫夕知道她并非一时冲动,也就不再劝阻了。

“仙长,谢谢你。”苗渺心底一暖,一直以来她都只有琵琶一个同伴,然而琵琶还是个一根筋,整天只知道吃吃睡睡。很多时候,其实她都是单打独斗。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一个人会关心她,会给她提出建议,她真的很开心。

看见那张无暇的容颜,她特别想凑上去香一口,啊,都是月亮惹的祸,这样的月色太美丽太温柔

然而,终究是有贼心没贼胆

苗渺隐藏了身形,悄无声影飘到了天牢,顿时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没有惊动狱卒,径直到了最里面一间牢房,姜皇后与黄贵妃就被关在那里。

天牢里阴寒潮湿,还有无数蚊虫鼠蚁,也不知道后宫娘娘们如何受得了这样的环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皇后二人已经躺在干草上休息了,只是睡得并不好,睡着时眉头都皱在一起。

苗渺叹了一口气,先在牢房四周用法术设下了一道禁制,才在二人眉心一点,将其唤醒。

迷蒙间,两位娘娘醒来,看见浑身散发着微光的苗渺,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直把她当成了神仙。齐齐跪倒在地,请求救命。

苗渺赶紧将两人扶了起来,解释道:“两位娘娘,我虽然不是神仙,但确实是来救你们的。那苏妲己让帝辛建造了一座虿盆,里面放满了蛇虫,想将你们扔进去残忍杀害,以儆效尤。”

“啊”二人皆是面色大变,一想到那可怕的情景就瑟瑟发抖,惊恐万分。

黄贵妃好歹是学武之人,稍微镇定些,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苗渺,问道:“那苏妲己当真如此狠毒”

“从她提议炮烙,故意陷害皇后与两位殿下,不就能看出她的本性吗两位娘娘,我已经与武成王说好了,今晚子时就将你们送出去。你们若是答应,现在就可以走了。”苗渺有点尴尬,现在已经子时二刻了,估计黄飞虎都等急了。

姜皇后与黄贵妃对视一眼,姜皇后苦涩一笑,说:“走我又能走到哪里去我两个可怜的孩子已经被那恶妇害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皇后娘娘,两位殿下并没有死,而是被仙长救走,去修炼了。所以皇后娘娘你一定要活着,这样才能与两位殿下重逢。对了,帝辛还诓骗四大诸侯来朝歌,估计四大诸侯已经在路上了,他就是想将东伯侯骗来,然后与你一同杀掉。”

苗渺这话成功让姜皇后生出希望,姜皇后果真听了进去,激动的抓住苗渺的手:“仙子说的是真的我两个孩儿没死”

“嗯,那日午门忽然刮起一阵大风,两位殿下就被救走了。所以皇后娘娘,你一定要坚强,你逃离这里,不仅仅是救了你自己,也是救了东伯侯。你若是能在东伯侯到达朝歌前见到他,将他劝回去,帝辛就拿你们没办法了。”

苗渺暗道,她救了东伯侯父女,这对父女肯定会承她的情。将来西周起义时,东伯侯就算不相助,至少也不会帮助殷商。

姜皇后也不是笨蛋,闻言慢慢镇定了下来,若真是如此,那她必须活下去

这时候,她才发现一点不对劲,怔怔盯着苗渺问道:“仙子,你与苏妲己身边一位宫女似乎有些相似”

“我就是苏妲己身边的宫女,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并不是她的人,只是潜伏在她身边而已。”苗渺暗自好笑,姜皇后可算是认出她了。“两位若是想好了,我现在就带你们离开,否则,武成王该等急了。”

“仙子,此事除了你与兄长,还有何人知晓”黄贵妃没有急着给答案,而是问了一句。

苗渺暗道不愧是黄贵妃,还挺谨慎,她也没有丝毫隐瞒,说道:“贵妃娘娘是担心有人走漏风声,对武成王不利此事除了武成王,还有首相商容与亚相比干知晓,我相信他们都不是会出卖你们的人。而且一会儿我会弄出仙人下凡的假象,如此一来,帝辛就会以为是仙人救走了你们,不会怀疑到武成王身上。”

这样的话,帝辛也不会迁怒于狱卒。

姜皇后与黄贵妃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同说道:“有劳仙子相助。仙子大恩大德,我等必定铭记在心”

“两位娘娘不必客气,既然你们准备好了,我就要撤去禁制了,到时候你们切不可出声。”苗渺走到二人中间,一手挽住一个,叮嘱了一句。

二人自是答应。

苗渺周身顿时亮起一道白光,模糊了面容,她袖袍一扬,牢房周围的禁制倏然消失,她周身散发出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天牢

“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有人劫狱”

“是最里面那间牢房,都给我上,切不可放走任何人”

狱卒们惊怒交加,纷纷冲了进来,然而看见那道人影,又骇得忘了言语。天牢里的囚犯更是震惊的看着那道白光,失声惊呼“仙女下凡”。

苗渺就是故意更多的人看见,故意弄出神仙降临的情形,如此,才能将伤亡降到最低,让帝辛和苏妲己无法追究。

姜皇后与黄贵妃神色肃然,心下却是紧张的砰砰直跳,眼看狱卒越来越多,已经冲到了牢房外,忽然身子一轻,竟是飞了起来。

“仙女下凡果然是仙女下凡啊”

“老天开眼,看不过去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被冤枉,特意前来相救了。”

囚犯们高声惊叹,与狱卒们眼睁睁盯着三人的身形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消失在牢房里。众人惊异莫名,到最后竟是齐齐跪在地上,拜见仙子。

苗渺自然不知道后面的情形,她施展出全力才带着两人逃离天牢,飞出皇宫。又在朝歌城上空疾驰了好一会儿,才降落到黄飞虎的府邸。

黄飞虎的府上一片黑暗,与往常无异,殊不知,黄飞虎、妻子贾夫人、比干、商容等人早就等候在院落里,盼着苗渺的到来。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未见苗渺出现,众人都不禁起疑是不是被苗渺欺骗了,也有人疑惑苗渺是不是救援计划失败被捉,黄府气氛越发压抑。

眼看子时快要过去,众人即将陷入绝望时,三道身影倏然从半空中落下,稳稳当当落在了院子里。

苗渺一落地,就感觉到周围隐藏着好几股气息,不由笑着说:“几位大人,在下幸不辱命,将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都带出来了,你们可以出来相见了。”

院子里顿时亮起一盏灯笼,黄飞虎提着灯笼快步走上前来,身后还跟着商容与比干等人。

一看见姜皇后和黄贵妃,皆是喜上眉梢,跪地行礼。

“见过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诸位大人快快请起,这如何使得”姜皇后二人将众人一一搀扶起来,又苦笑道:“我们已不是什么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了,各位大人千万不要这样客气。说起来,该感谢这位小仙子才是,若非仙子出手相救,我们姐妹二人只怕就要被丢进虿盆了。”

“渺渺仙子深明大义,拯救两位娘娘与水火之中,老臣感激不尽,请受老臣一拜”商容神色动容,对着苗渺躬身行了一礼。

原本他们还怀疑苗渺的目的,如今看来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一拜,比干、黄飞虎、贾夫人、姜皇后与黄贵妃也都跟着行礼,倒是让苗渺手足无措了。

“大家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见不得两位娘娘蒙受冤屈,不想帝辛与苏妲己的奸计得逞罢了。各位,人虽然救出来了,但一日留在朝歌就危险一日,你们还是早日做决定,尽快将两位娘娘送出城才好。”

黄飞虎感激地说:“仙子说得有理,此事我们下午已经商议过,明日一早出城。到时候会将两位娘娘藏在马车夹层里,绝对不会被守门的侍卫发现。”

毕竟现在城门早已关闭,想出也出不去。

“哥,可是你们都在朝歌,我能去何处”黄贵妃乍然见到亲人,欣喜又激动,她实在是不愿意马上就走。

姜皇后挽着她的手说道:“妹妹不必忧心,你就与我同去东鲁吧。只要到了东鲁,便是陛下也无法随意杀掉我们。”她又看向黄飞虎,恳求道:“希望武成王能再帮一个忙。”

“皇后娘娘尽管吩咐。”黄飞虎毕恭毕敬,并没有因姜皇后被废,就将她视作普通人。

“我想请武成王派人截住我父亲,切不可让他入朝歌。”姜皇后既然知道帝辛的诡计,当然要阻止东伯侯前来送死。

黄飞虎微笑道:“请娘娘放心,此事我下午已经命人去做了,相信再过几日就能截住东伯侯。到时正好让两位娘娘与东伯侯相见,一同前往东鲁。如此,就安全了。”

“那就谢过武成王了。”姜皇后彻底放下心来,又拍了拍黄贵妃的手背,柔声道:“妹妹,你便与我同去吧。”

“嗯。”黄贵妃纵然无奈,也只得应允。

“既然你们已经安排好,我就放心了,在此先祝两位娘娘一路平安。夜深了,我就先告辞了。”苗渺这回算是放心了,她帮忙到这个份上,后面的路就看她们自己怎么走了。

“仙子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日后若是有机会,必定报答仙子。”姜皇后与黄贵妃深深鞠了一躬,立下誓言。

苗渺笑了笑,心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她摆了摆手,随即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

殊不知,苗渺返回时,仙女下凡救走两位娘娘的事情已经传遍了皇宫,帝辛与苏妲己当即又惊又怒,帝辛甚至亲自前往天牢查看,却一无所获。

“又是神仙下凡神仙怎么就盯着孤了孤作为人间天子,整个天下都是孤的,孤没有错这些神仙凭什么与孤作对”帝辛怒火中烧,似乎这半年来,做什么事情都被压制。

苏妲己更是恨得要死,眼看虿盆即将建成,她可以亲眼看着那两个女人被毒虫啃噬,老天为何偏偏不给她这个机会

她狠狠拽住袖袍,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说道:“什么神仙只怕是妖孽作祟。陛下贵为人间天子,神仙自然会偏向于你,但妖孽却会与你为难。”

“妖孽作祟”帝辛忽然想起之前有一位叫云中子的道长,当时那道长就说后宫中有妖孽,可他却不相信,还差点炮烙了杜元铣与梅柏。

莫非,那道长说的是真的

帝辛顿时起了个念头,说:“美人所言极是,那云中子,说不定真有几分道行啊。美人,你说孤是否要再请云中子道长前来宫中捉妖”

苏妲己被他这么一说,突然也有些惧怕起来,也是越发觉得宫中有妖孽了。

“陛下,那云中子上次被你羞辱,只怕不肯再踏入朝歌了。妾身倒是有个法子,四大诸侯不是要来了吗那姬昌最擅长卜卦,到时候不如先让他卜算一番若是算出宫中真有妖孽,再想办法除掉不迟。”

“还是美人聪慧。”帝辛满意的笑了起来。

苏妲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短短时间又想到一个法子试探。不过这次并没有告诉帝辛,而是打算来个出其不意。

且说苗渺回到自己房间后,正搓手打算与紫夕仙长共度良宵,谁知找遍整间屋子也没见到紫夕仙长的身影,不由一脸落寞。

紫夕仙长也太正人君子了吧居然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唉,只能期待在梦中相会了。

她哪里知道,紫夕仙长其实也是很想跟她同处一室的,只不过鸿钧吃干醋,给紫夕传音让他滚蛋罢了。

紫夕无奈,作为善尸只能听从主人的,这才不舍的飘然而去。

让苗渺欣喜的是,她晚上做梦还真梦到了她的紫夕仙长,不对,梦里他叫无双,比紫夕仙长高冷、沉默,但苗渺就是觉得很喜欢,哪怕只是静静看着,都能看好多年。

梦中,无双一袭浅紫色长袍坐在紫藤花下,一头银色长发垂在身后,一直落到地上,双眸微抬,便仿佛有万千花朵绽放,意蕴悠远。

苗渺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不由吞了口口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猛瞧。

“仙长,你的头发怎么变成银白色了虽然银白色也很好看,但总觉得有点中二非主流啊。”苗渺暗戳戳捡起一缕长发,在手心里把玩着,反正是做梦

无双抬眼看着她,问:“梦里梦外,你更喜欢哪一个”

“都喜欢啊。”苗渺红了脸,暗道果然是做梦,仙长居然这么直接。

等等,她做这样的梦,仙长能看到吗要是能,那多害羞啊,不过又有点期待。

无双却不依不饶,继续问:“如果非要选一个呢”

苗渺想了想,说:“那就梦外吧。”

无双:“”

无双:“为何”

“因为梦里的你都不笑,而且很冷淡,我都不太敢跟你讲话。可是梦外的你很温和啊,比较没有距离感,唔,还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不过你说梦里的事情是反着的,所以我就明白为什么梦里你这样冷淡了。”

苗渺心说自己真是机智,梦里还真是反着来的,就连仙长的一头黑发都变成白色的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双:“”

无双忽然站了起来,结果一缕长发还在苗渺手里,顿时被拽疼了。

苗渺吓了一跳,赶忙松开手,凑过去尴尬的问道:“仙长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会忽然起身,有没有拽疼你啊你要是不乐意,要不也拽我一下”

无双缓缓绽放出个笑容,那一瞬间,恍若整个世界都静止了,苗渺思绪被抽空,只能直直盯着对方,忘了言语。

完全无法形容那种美,简直就是,死也值了

面对梦外的紫夕仙长,她想香一口,可是面对梦里的无双,她连这样的念头都升不起来,会觉得是一种亵渎。

“唔”唇上忽然又暖又热,那张无双的容颜瞬间放大,苗渺蓦地瞪大双眼,紧张的紧紧拽住了对方的衣袖。

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她她这是被吻了

她整个人快要炸成烟花,几乎忘记只是在做梦,因为触感太真实了,真实到她心跳加速,浑身酸软。

“这样的话,你会不会更喜欢我。”触感不知何时离开,耳边轻轻响起这样一句话,将她拉了回来。

苗渺双颊通红,热得快要爆炸,她直愣愣盯着眼前人,最后一抹唇瓣,猛地搂住对方脖子,狠狠吻了上去。

妈蛋,豁出去了,自己的梦自己做主

今天,她苗渺,就要霸王硬上弓

“唔”这回轮到无双惊讶了,完全没料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苗渺毫无章法在他唇上乱啃,就像捧着骨头的小狗。

他想引导,对方还不给他机会,还死死按住他的双手。

苗渺哪里还能想那么多反正吻到就是赚到。

她将无双推倒在石桌上,扑过去按住就狠狠吻了起来,无双的唇,果然跟想象中一样好啃

不知啃了多久,苗渺终于心满意足的抬起头来,像个渣男般长长出了一口气:“爽”

看着无双因为她太粗鲁而敞开的衣襟,她咽了口口水,本来很想啃一口他白皙光洁的脖子,又怕被和谐。

霸王硬上弓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太现实,只能等下次了。

“仙长,我现在发现更喜欢梦里了真希望以后每天晚上都梦到你。”苗渺红着脸,开心的笑了起来。

梦外再好,她也不敢如此放肆,梦里就不同了,她的世界她做主。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