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诡异的面面相觑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诡异的面面相觑

    云清尘将手放在云翎上面,闭上眼睛,将小心翼翼地灵识沉入剑中,整个人就再没了动静,呼吸平缓,胸脯起伏的速度越来越慢,如同老僧入定。www.liulanwu.com江逸看得很有趣,以云清尘那种跳脱的性子,睡觉都不安分,平日里要看见她这幅沉静的样子几乎不可能,这时候倒是可以排解一下他的好奇心。

    嗯……安静下来之后,她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虽然经历完全不同,但是江逸还是能从中感觉到一丝清冷的气质,现实中的云清尘身上也有,那是从秋水寒身上不可避免的学过来的,现在眼前的这个云清尘是个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金边白衣,亮银色的长发披在身后规规矩矩的竖起,是很简单的样式。她一直觉得发型梳这么麻烦是一件很讨厌的事情,那意味着她每天早起是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用在打理头发上面——这对于懒惰到每次洗头都觉得是一件麻烦事的她是不可容忍的。

    不再欢脱,也没有在耳边喋喋不休,现在眼前这个云清尘就安静的坐在自己面前,两眼轻轻地闭着,扇子似的睫毛微微翕动,嘴唇是很浅淡的粉色,带着一些晶莹剔透的感觉,不开口,真的会像江逸刚开始遇见她时那样,以为她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只是后来熟识了这种感觉就再也没出现过。

    实在是割裂啊……

    龙渊和白鹿也终于打完了,它们两个打架虽然凶,但是分寸掌握得很好,至少没有给这个房间在增添新的剑痕刀痕什么的——江逸是不在乎,反正在他看来这一整座客栈迟早都要沦为战场,到时候肯定留不下来的。

    打完了,龙渊就飘到江逸面前,感觉上是在好奇地盯着云清尘看,看了一会儿之后,晃了一下,正面转向江逸,闪烁了两下,表达内心疑惑。

    “你别问我,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当初没有这个过程。”江逸黑着脸就像是给小孩子解答问题一样,说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有的灵性我都不知道,突然就表现出来了,问我还不如问你们自己呢!先一边儿去,别闹,人家正处在关键时刻,别打扰到她了。”

    嗡……

    龙渊对江逸这一通显然是敷衍大于解释的说辞十分不屑,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儿,准备跑去找白鹿继续打架。

    一刻钟,时间过得很快,龙渊两个已经打完第三次架了,一双刀剑都显得很累,躺在江逸身边一动不动的跟死了一样。江逸瞥了一眼这两个灵性过了头的刀剑,忽然在想,如果他们的灵性能够化作实体被人看见的话,应该就跟倒在街头吐着舌头哈气的猫猫狗狗没什么两样吧……

    然而龙渊白鹿的灵性是与剑主在某种程度上面相通的,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一双刀剑还是很敏锐的感受到了自家剑主脑袋里面正在产生着一些不好的想法,于是很不忿的嗡了一下以表抗议——然后就没了,他们也没有别的手段。

    “……”江逸翻了个白眼,对于它们两个的抗议全当没看见,暗自腹诽,怎么这都能感觉到的……

    还是等待,只是这一次,平静的空气却没能维持多久。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江逸看着云清尘的眼神忽然投向了窗外,那是一片夜空——没有星星,感觉是比星剑洞天要差上一些的,这导致夜空很寂寥,什么都没有,但也导致了一旦有什么东西在夜空中划过,立刻就能确定是人为的,而且非常明显。

    现在,江逸就在夜空的一角看到了一道流光。

    那道飞入视野流光很小,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绝大多数人大概都会忽略过去,除了江逸,自从得知了这座城中处处不对劲之后,他的警惕就一直没有放下来过,处处留心,现在,总算被他抓到一处线索了。

    习惯性地抓起龙渊,江逸一起身就跃到了窗台上面,回身对着白鹿叮嘱道,“我带着龙渊出去看一下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动静,你留在这里看着,必要的时候插手帮一下。”

    龙渊很高兴,它觉得自己再度受宠了,白鹿有些不服气,但还是微微闪烁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

    奇怪,这口刀比起剑要讲道理多了……

    不过这种程度的违和感江逸早就看习惯了,要是某一天这俩的脾性换过来了,刀像刀剑像剑,说不准他还得适应好一会儿。

    一闪身,江逸的身影消失在了窗台上,只留下一道夜风倒灌进屋内,吹灭了一盏烛灯。

    白鹿悬在半空转了个身,看着熄灭的烛台想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自己该不该重新点上,只是想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只是一口刀,点不了灯的,于是毫无负担的的懒洋洋的躺倒了下来,只留下一点注意力看着云清尘的状态。

    客栈屋顶,一切静谧如常,忽如其来的一道人影打破了它原本应有的空寂,只是安静依旧,来的那道人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轻轻踩在瓦片上,如同一羽鸿毛。

    右手长剑反握,折射出单青色的光,令人只觉得寒冷异常,拦截传信,这可是一项技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