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醉死的

第三百八十六章 醉死的

兰姨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抬手轻轻理上秀发,脚下脚步未停。囚金枝

“你想讨回什么?这里是我和月舞一点一点打拼下来的,你一个毫无相干的醉汉,凭什么来跟我要东西?真以为我们手无缚鸡之力就好欺负么?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占到半分便宜!”

说着,兰姨突然拔下头上的发簪,对准自己的胸口刺去。

“娘!”月舞吓得大叫。

林云音已经堪透她的想法,没有出手救人的打算。

醉汉哪里真要她死,条件反射的弃了沁姑娘,伸手去阻止。突然,兰姨手腕一转,发簪尖头瞬间对准醉汉,毫不犹豫向他胸口刺去。

醉汉愕然,难以置信的看着扎进自己胸口的发簪,兀的挥动手中匕首向兰姨刺来。

容若眼疾手快,一个飞身踢腿将他踹飞,醉汉整个人重重的撞到墙壁,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顿时口吐鲜血,直接昏了过去。

兰姨后知后觉,双腿发软的瘫坐在地。刚刚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真是吓死她了!

“娘!”

月舞飞奔下来,扶起兰姨,“娘你没事吧?”

兰姨心跳扑通扑通跳的飞快,看着那口吐鲜血,双目瞪圆的醉汉,心有余悸,“他、他怎么睁着眼睛?”

赫连芃过去探上他的鼻息:“死了!”

“死了?”

兰姨震惊之余多的是庆幸,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

月舞敏锐的察觉到兰姨那一口松气,心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难道那个醉汉说的都是真的?

沁姑娘尚在余惊中,半晌没有缓过气来。

“沁姑娘,你没事吧?”赫连芃好心询问一句。

沁姑娘这才回过神,摸摸自己的脖子,只觉一切像梦一样。

“没事!”她怔怔的摇摇头,对赫连芃的关心报以感谢。

“呦,这里这么热闹!”

门口走近一高一矮两名少年。高的是五王爷临宛远,一直驻守边关。因为匈奴与凤国打仗,临渊担心受到波及,派了大将军驻守将他换了回来。矮的是太子临宛闫。

说话的正是临宛远,他扫向厅内众人,目光落在已经气绝的醉汉身上,转向赫连芃阴阳怪气的道:“老远就听说月楼出事了,没想到是条人命案!小公子也在,真是巧了!”

赫连芃不羁的斜向他道:“确实巧了,本公子来的时候正巧遇到歹徒行凶,他光天化日之下持凶挟持弱女子,造谣、勒索、威胁,死有余辜!”

临宛远显然不信他的话,自行去查看醉汉死状。

“音儿?!”临宛闫注意到一旁安静的林云音,又惊又喜。这换了装扮,竟一下子没认出来!

临宛闫大步过去,林云音往后退了退,傲慢冷淡的斥道:“谁是音儿,我是赫连歆!”

临宛闫略显尴尬的停步,又仔细瞧了瞧,脑袋转过弯来:“哦!你就是大公子接回来的女儿?”

林云音傲娇的点点头:“嗯哼!”

临宛闫嘀咕:“难怪,性格不一样。”

想到音儿,临宛闫不由多了几分惋惜,当初他听到音儿马车意外坠崖的时候,伤心了好几天呢。

林云音不动声色的往容若边上靠靠,装作完全不认识。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性格的反差会让别人很容易分辨出不同。

临宛远瞥向这边,扫了林云音一眼,对这位赫连苏的私生女颇有几分兴趣。

不过,眼下这件事他更感兴趣!因为这位酒气熏天的醉汉,胸口虽被发簪刺中,致命的却是身上受到的重伤。

“小公子,不知道死者与月楼有何过节?为何会被人打死?”

临宛远老谋深算的双眸中透着挑衅,不过一条人命,完全可以草草了事,但是他就是要故意为难赫连芃。

赫连芃轻描淡写道:“我方才已经说了,他持刀伤人,我们反击,有何问题?总不能傻傻站着等他行刺吧!”

临宛远笑道:“反击也没必要使用如此重的内力,直接将人打死吧!”

赫连芃反驳道:“情急之下,用多大的力道,谁能把握得住?五王爷,你怎么能断定他是被我们打死?我们不过踢了他一脚,试问,正常人,谁会被踢一脚就死了?依我看,他多半是醉死的!”

“只是一脚吗?”临宛远冷笑,那一脚可抵得上别人百脚的力道!

林云音远远观察醉汉的脸色,默默上前,蹲身替他诊脉,摸上他的身上、查看被簪子刺伤的伤口,随后起身回:

“王爷,他胸口的伤以及受到的内伤都不足以致命,确实是醉酒猝死。如果王爷不放心,可以将他带回衙门请仵作验尸!”

临宛远垂眼认真端详林云音,唇角勾笑:“你一个孩子,知道什么!”

林云音仰着头,不卑不亢的回答:“我娘是药农,我自幼跟随娘亲采药,对医术略知一二。他如此明显的死亡特征,随便一个懂医术的大夫都能判断出来!”

临宛远不信,他哪能被一个孩子忽悠了,心中存疑,出声唤道:“来人!”

门外进来两名侍卫。

临宛远命令道:“将他送到开封衙门,仵作验尸,查明死因。”

“是!”侍卫当即上前将醉汉抬走。

临宛远意有所指的道:“天子脚下,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枉死!”

赫连芃坦然对上他的挑衅,“王爷要想管,尽管查。月楼在场的所有人亲眼目睹了经过,都可以作证。孰是孰非,自有公道!

别说他突发意外死了,就是没死,我也要拉他去衙门见官!”

“哼!”临宛远轻蔑一笑,扫向月舞和兰姨几人,“那簪子,是谁刺的?”

兰姨跪在地上回:“是民妇刺的。他持匕首杀我,我害怕,没有办法,情急之下,就用发簪刺他。”

“那一脚,又是谁踢的?”

“我!”

一声清冷平淡的声音,叫人再也无法忽视。

只见赫连芃后方的那位高冷少年,不过十岁,青衣素服,可通身的气质,却比一旁身着华丽的临宛闫还要高贵!直接将临宛闫压了一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