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如此绑匪



作品:《狂兵赘婿

唐牧脸上带着笑容。

他已经挂断了跟庚庆的通话——并且简单粗暴的让庚庆马上选择离开龙腾。

他相信,庚庆一定会听话。

当然,马上离开怕是不可能,庚庆那小子,他非常了解,重感情,也依赖感情,非常排斥或者抗拒去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是他的弱点,但也是他的优点!

这是一个只要认同了,就可以放心把一切都交给他的人。

“好小子!”唐牧倒是期待跟庚庆在龙组的相遇了。

没错,他也决定去龙组了,他很清楚,一旦戴红军亲自前来请他的话,他肯定说不出拒绝的话。

有些人,你根本就不存在能拒绝的任何可能性。

电话响了,林振国打来的。

“爸!”唐牧马上接听了电话。

“确定位置了?”林振国已经从唐牧的行动上猜测到了结果,但现在,结束跟绑匪的通话后,他还是第一时间前来求证,他怕出现什么意外或者自己理解错误的情况。

“已经确定了位置,正在赶去的路上,爸,有个情况我需要跟你说一下!”唐牧说道:“对方是个新手,没有老道劫匪的一切特征!并且,最关键的是,对方是个女人!”

“女人?”林振国没想到唐牧的朋友如此强大,不仅仅迅速完成了定位,甚至还确定了对方的性别。

“对,是个女人,一个听上去年龄并不大的女人!当然,只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的年龄存在偏差的可能性。”唐牧继续说道。

“嗯,我知道了!一定要确保你石阿姨和夕儿的安全,牧儿,拜托你了!”林振国也很意外,但话也说回来了,绑匪是什么人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石美云和林夕雨到底是不是安全,这才是最重要的。

“爸,您就放心吧!等我的好消息!”唐牧自信满满的说道。

追踪信息他不擅长,但要说行动能力的话,这可就是他的强项了。

“那个,先生,你这是……”等唐牧挂了电话,出租车司机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从唐牧上车,就一直打电话,各种乱七八糟的,听的倒是头晕脑胀的,甚至还有什么绑匪啥的,他就猜了,唐牧到底是什么人。

“见笑了见笑了!在拍个微电影!”唐牧笑着说道。

“哦!”出租车司机恍然大悟,只是随后又反应过来,貌似没什么摄像头啊,这也是拍微电影?

只是,他也不好意思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不适合询问那么多。

深城的路况还算不错,半个小时的车程,也就延迟了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唐牧付钱下车,看着高耸入云的这家五星级酒店,心中怪异的感觉更强盛了。

对方是绑匪啊,做的是绑架,现在对方竟然把大本营放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这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新手!绝对的新手!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对方也许利用的就是很多人的思维盲区。

觉得绑架必须要放在什么隐蔽之处,对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嗯,也许这样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唐牧进入酒店,直奔三十六层而去。

根据定位,对方就在三十六层的一个房间,房间号三六八八!

顺利来到三十六层,找到三六八八房间。

唐牧直接按响了门铃。

“谁啊!”房间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就是跟林振国通话的那个女人。

“你好,服务员!”唐牧根本就没捏嗓子,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标准的女人的声音。

变声,对唐牧来讲实在没什么难度。

特战队员,总有着一些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能力,要不然也不可能有资格去维护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门开了!

从速度上来件,对方压根就没有从猫眼看看是不是服务员的任何意识,简直‘大方’的让人发指!

就这样的人还当绑匪,唐牧也是极度的无语。

不过,无语归无语,他的行动还是非常非常迅速的,门刚打开,唐牧就快速的主动推门进去。

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就迅速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一个反拧,直接控制了她!

“夕儿,怎么了?”此时,房间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貌似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

只是,等唐牧看到这个声音主人的时候,顿时完全愣住了。

再看看被自己反拧按在地上的女人,哭笑不得的情绪迅速上升而来。

“你是谁,快放开我女儿,要不然我报警了!”石美云看到唐牧控制了林夕雨,脸上满是惊恐和慌乱。

没错,房间中的这个女人正是石美云,而被他控制住的女人,那个跟林振国通话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夕雨!

什么绑架不绑架的了,这俨然就是石美云和林夕雨联手演的一场戏!

这,这都是什么事啊!

唐牧现在真的都没办法来形容自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心情了。

只有一点,真的很想骂人……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恶作剧的范畴。

唐牧用脚踢了门,然后直接提着林夕雨就起来,毫不客气的把林夕雨扔到了床上,然后说道:“都给我老实点……”

石美云连忙扑向了林夕雨,关切的询问林夕雨有没有事,而林夕雨则揉着自己的手腕,眼睛红红的,刚才真的不是一般的疼,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胳膊都快被拧断了。

没办法,先前唐牧就是按照对付绑匪的要求动手的,林夕雨这样的小女生怎么能承受的住。

这也是唐牧没有用上全力的缘故,要不然的话,林夕雨已经不是疼痛了,而是瞬间被废……

唐牧此时已经打通了林振国的电话。

“牧儿,怎么样?”林振国一直都在焦急的等着唐牧的电话,所以接听的非常迅速。

“爸,很顺利,石阿姨和夕儿都很安全!”唐牧看了看石美云和林夕雨无奈的说道。

本来要大喊大叫的石美云和林夕雨听到唐牧的话有点愣住了。

知道他们的名字,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好好好!”林振国激动的连声说好,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绑匪抓到了吗?”

听他的语气,大有要把绑匪碎尸万段的架势。

“爸,一言难尽,您现在能不能过来一趟?”唐牧很头疼,真的有点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