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巨石强森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求求你们住手吧!我们交出神棍!”老石头大声哀求着,跑到大石头面前抱住了大石头的双腿。

“你让开!”大石头睚眦欲裂,双目都快喷出血来,“我才是部落的大石头,我要杀了他!”

“啪……啪!”

两具尸体被扔到了大石头面前,那是两个石族战士,是大石头最为依仗的几个狩猎能手。

“把神棍给他们!我们还有这么多族人!”老石头都几乎快跪下了,“有这么多石头在,部族一定还会兴盛的。”

大石头一个踉跄,努力挺直了身体,望着营地内众多石头的尸体,还有躲藏在部族图腾石柱后的那些妇孺老幼,他的眼睛中流出了血泪。

高大身影死死盯着眼前的大石头,他咧嘴无声狂笑,一双眼睛中满是嘲讽和鄙夷,他看着大石头,仿佛看着一个赌气撒娇的孩童。

大石头身上的土黄色气息忽隐忽现,最终,他将神棍扔在了高大身影的脚下,自己整个人似乎瞬间衰老,跟老石头一起相互搀扶着,努力站了起来。

“哼哼哼哼!”高大身影阴测测的笑着,“作为部族的首领,你总算还没愚蠢到将整个部族给葬送!看在同为石族同源同种的面子上,我留你们一条生路!”

俯身郑重的捡起神棍,高大身影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终于!终于得到了!老石头,你的预言还真是灵验,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今天终于要合二为一了!”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土黄色的光芒中,高大身影将手中的神棍插入了斧刃!一道肉眼可见的黄色光波自他手中炸裂,覆盖了整个部族营地。

霎那间,所有的石族人没来由的感觉一阵骚动,仿佛体内的热血都被点燃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慢慢凝聚,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又强大了一分。

“啊!这才是神器的力量!”高大身影手举战斧,浑身都不由自主的战栗着,仿佛控制不住斧子的力量,又好似激动到癫痫发作!

“我才是荒原石族唯一的大石头!”高大身影手持战斧,那双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眼睛扫过地上死去的众人,扫过瑟瑟发抖的妇孺,又扫过怒目而视但也有几分震惊的大石头及在场的石族所有人。他的双眼似乎毫无一丝情感波动,眼神冷漠得如灰烬一般,战斧轻轻一挥,无声无息,离他还有一丈开外立在部落中央的高大旗杆就被斩断,轰然倒塌,那象征着皮卡丘的简陋旗帜,也在这一斧之间化为了灰烬!

高大身影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战斧,冷冷的看了看着大石头诸人。

“我们同源同种,本就是一个种族,如今神器合二为一,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跟随我们离开,向先祖发誓我保证你们可以得到跟我们部族石头同样的待遇。”

“机会只有一次!”

话虽说的诚恳,但高大身影似乎并不在意石族的石头是否愿意投靠,言毕,他便转头离去,再也不看石族众人一眼。

这些号称同源同种的石族人来的快走的也快,唯在部族聚集地里留下了遍地残骸与死尸。

死尸有多半是混乱中逃跑的牲畜,不过部落里最年轻力壮的那批石头被屠杀过半,唯有抱成团组成防御阵型的百余名石头和小石头存活了下来。算起来,虽然直接死亡的石头只有百余人,但加上受伤的诸人,石族人算的上元气大伤。

整个营地内都是伤员的哀嚎和妇孺的哭泣声,老石头安排人员清点人员和损失,大石头像是被掏空般一直跪在图腾石柱前低头无语,等到所有的尸体被掩埋,伤员得到妥善安置后,老石头惊奇的发现,林枫不见了。

“他是个叛徒!”二杆子奋力的高举手臂大声道,“你们以为我不想跟着那些强大的石族人离开吗!可这里是生我养我的部族,我才不会为了追求力量而放弃部落,如果大石头决定整个部族全部加入他们,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你给我闭嘴!”破石头一脚踹在了二杆子的腰眼上,他受了伤,被一头巨狼一爪拍瞎了一只眼睛,却因此倒下昏迷,保住了一条命。

若是以前,瞎了一只眼睛又被狼爪划伤半边脸的破石头是死定了,不过用那潭清水冲洗过伤口后,大多数伤员的伤势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完全不似以前伤口会慢慢恶化,溃烂流脓,然后导致死亡。

林枫为部族找到的,是一潭神水,这几乎又成了所有石族人的共识,所以二杆子大声控诉林枫是叛徒时,没有人与之为伍。

“你们随时可以离开!我是部落的首领,我不会去加入那个所谓的荒原石族,你们也可以来挑战我,成为大石头,然后再由你们决定部族的命运。”大石头似乎老了很多,原本伟岸魁梧的身形,如今有些佝偻,这让石头们有些跃跃欲试,有几个眼中甚至充满了战意。

“没有人会在此时挑战大石头,那将受到我们先祖的诅咒!”老石头大声疾呼,一下子将众人的战意给浇灭了,“我们如今在这里有稳定的居所,充足的水源,连猎物都会自动送上门,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我们繁衍生息,要不了十年,我们的小石头就会遍布整个荒原,再过几年,我们将恢复部族的荣光,我们失去的,我们将会亲手夺回来!”

老石头的话虽然没多少煽动性,但所有人都认可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适合居住了。

作为荒原上的游牧民族,颠沛流离的石族人一直生活的极为艰难,他们缺乏食物,缺乏水源,更缺的是一份安稳,虽然像这样被人类攻击的事情从未发生,但部族在深夜里被荒原野兽围杀也不是只经历过一次两次。

有干净充足的水源,有土墙可做防御,那个林枫还提出了要为大家建造更大更坚固的窝棚,甚至他还提出了养殖和耕种两种几乎异想天开的理论。

这理论可行不可行石族人并不清楚,但林枫创造出的奇迹已经让石族人心悦诚服了。

那些石族人的武力确实很强大,但他们有如此适合生存的栖息地吗?他们是否与自己以前一样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即便他们有自己的水源地,如果干旱持续下去,他们会不会也将面临无水可用的境地?

生存!

永远是荒原石族人面临的最大困境,如今他们有了可供喘息的栖息地,就此放弃离开,每一个人心中都会万分不舍。

不过林枫去哪儿了?这是很多石族人忧虑的根源。

虽然大家十分崇拜皮卡丘,但大家也都十分清楚,皮卡丘不过是林枫的宠物。

林枫如今就像是部落里的一根定海神针,只要他认可或者说的话,几乎没有人会去反对或者质疑,除了二杆子。

但他失踪了,他真的是如同二杆子所言去投靠了那些石族人了吗?没有人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只是这种疑虑已经在每个人的心中默默的生根发芽了。

林枫当然不会去投靠那个石族部落,他只是很惶恐,很不安,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大石头,老石头以及部族的所有人。

所谓的火族是经他之口杜撰出来的,木族人对于部族的仇恨也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失踪以及引来数千异兽围攻木族领地造成的,石族人被木族利用陷害造成的大屠杀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他恨!恨自己能力不够不足以挑战那个异族的大石头,那人在林枫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既然他比大石头还要高大威猛强壮,那他就是“巨石——强森”!

他一直跟着巨石强森的队伍,就这么遥遥的跟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跟随他们,只是默默的跟着,似乎就这么盯着他们,就能缓解他心中的痛和恨!

荒原中部落的临时营地里,长胡子老头随意的伸了个懒腰,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虽然已略带燥热,但对于他这个老年人来说,这让他觉得很舒服。

“我们终于完成了部族上古时就传下的遗愿。”他随意的捋了捋杂乱的胡须,又端起一碗狼奶一饮而尽,抬头看了看地平线上的朝阳,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整个荒原今后都将是我们荒原石族的猎场,石族只有一个,也永远不会再次分裂。”

“你确定木族人会替我们杀光那些叛党吗?”

巨石强森大踏步走来,手中的战斧在朝阳的照射下闪着奇异的光芒,虽然是柄石斧,却感觉到上面隐隐泛出比金属还要锋锐的气息。

“那本来就是森林的领地,隶属于木族人管辖,天火突降才形成了那片荒芜之地,如今他们连神棍斧柄都失去了,狡猾的木族人不会错失这个良机的。”

“哼!”巨石强森咧着大嘴,露出森森白牙道:“木族想要利用我们自相残杀,岂不知若非他们,我们也不能顺应预言,夺回斧柄。”

“先祖的意志!”长胡子老头嘴角含笑:“大石头,接下来我们就要杀光那几头魔兽,统领蛮荒了!”

“不错!”巨石强森冷漠的眼神扫向南方,“最后我们还要杀进森林,用这把斧子,砍倒他们的那棵神树,以洗刷我们石族千万年来蒙受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