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斧子来袭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找我有事吗林枫?我可是很忙的,要安抚几百只鹿啊羊啊的,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

“叫我主人。”

“好的林枫!喂喂喂,那头鹿你不要抢别人的草料,来这里来这里,皮卡丘领主大人这里有新鲜的干草料,保证吃了不拉肚子。”

“我是你的主人,你尊重我一下好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忙完了再招呼你好不好林枫!”

“唉我说……!”

看着这只蹬鼻子上脸的混蛋,林枫真想一道电弧劈过去,可如今皮卡丘在整个部落里可是大红猪,林枫还不想为了一时之气犯了众怒,更何况,这只小猪如今可是按自己的吩咐在帮助左手,万一它闹脾气撒手不管,这些畜牲还真没人能管得住。

看着站在围栏外一直画圈圈的林枫近乎要暴走了,皮卡丘才一摇三晃的从围栏上跳了下来,来到了林枫面前。

“哎呀,可是把我给累坏了,真想找个地方美美的睡上一觉。林枫,你这个主人不合格啊,我这累死累活的忙死了,你也不说搭把手。”

林枫一直语塞,愣怔了半晌才怒道:“咱俩谁是谁的主人啊!怎么说话呢,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听说过吗你,脑力劳动者不是人啊!”

皮卡丘虽然聪明,但一时之间也没太明白林枫说的什么,于是绿豆眼一眯说道:“好吧,林枫,您又有什么苦差事想要累死你可爱的宠物小精灵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我在外面烤了一只山鸡,也不知道现在凉了还好不好吃!”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谁给我抢我咬死谁!哪呢哪呢?快带我过去!”皮卡丘听到有烤鸡吃,绿豆眼顿时大放异彩,瞬间跳到了林枫身上,四蹄乱踢催促着林枫赶紧带它走。

皮卡丘的蹄子抓不起烤鸡,所以林枫临时又成了侍者在喂食皮卡丘。皮卡丘吃的满嘴流油,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好吃,真好吃!”

“森林之主那里每年才能凝聚成一滴灵液,不然我也不会陪你出来疯,那灵液要到……。”皮卡丘突然闭嘴了,眼睛警惕的看着林枫。

“我不要你的灵液,我就想问,你是怎么学会那引动雷霆风暴的法术的,而现在好像你没了那种法力,难道森林之主没教你别的术法吗?”

“学会?”皮卡丘见林枫问的不是灵液的问题,放心的回答道:“我没有学过啊,我只是喝了灵液就自己会了,而且用完就需要来年再喝一滴,你如今也会发射雷霆,而且还用之不竭,想必不会觊觎我的灵液。”

“我说的是……学……习!”林枫着重强调道:“难道森林之主那里只有灵液可供吸收,它没给你们说过什么吗?”

“没啊?”皮卡丘眨巴着绿豆眼眨啊眨的,突然哦了一声说道:“它隐隐约约似乎给我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

皮卡丘欲言又止。

“我明天再给你烤一只山鸡,……五只,五只总行了吧!”

皮卡丘满意的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油水,它往身后退了两步,与林枫之间保持了相对安全的距离后说道:“森林之主给我传递的信息,就是一个悟!”

“悟!”

“悟!”

林枫简直要崩溃了,我要是能悟出来我还需要用烤鸡来贿赂一只猪?!

可等他反应过来想找皮卡丘麻烦时,那只猪早已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

清晨,蛮荒石族部落中一根高大的旗杆上,上面挂着一面粗糙的鹿皮旗幡,旗幡上隐隐约约画着模糊的图案。那是一个大圈里面套着一个小圈,两个圆圈里分别点缀着两个巨大的黑点。

那是皮卡丘粉丝们的杰作,皮卡丘的粉丝涵盖了部族内老中青三代,其中以妇孺为最,他们虽然没什么话语权,可是为那个为部族立下大功的皮卡丘做面旗帜,大石头还是没什么理由反对。

其实最初林枫的意见是部落需要一面指引大家,激励大家的旗帜,鬼知道最后怎么就成了皮卡丘的图腾崇拜。

大石头最近一直起的很早,最近荒原中发生的事情让他这个部族中最伟大的猎手也有些琢磨不透!

越来越多的兽群正在自东往西迁徙,狩猎队几乎每次出征都会满载而归,虽然这是好事,但事情蹊跷的却让人难安。

原本部族居住的水泡子附近已经完全被各种不同种类的野兽占据,原本由部族守护的水塘已经彻底成为了烂泥地,大量的野兽将仅存的水源喝的干干净净,如今哪里已经彻底成了众多兽类的埋骨场。

大量的野兽为了水塘中心的一点点水铤而走险最终深陷淤泥,看着那数不清在淤泥中挣扎哀鸣的野兽,大石头明白,即使天降甘霖让水塘再次蓄满水,这个水塘的水也不能再喝了。

大石头非常清楚,蛮荒草原上重要的水系和湖泊都分布在东部,自己整个部族偏安西部只是上古传统,据老石头所言,荒原石族一不能踏足森林,其二便是不能迁徙到东部。

原因么,老石头语焉不详,大石头也清楚这肯定是上古禁忌,他不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所以他照做就是,不会去想为什么。

寂静的清晨,大石头再次在部落里里巡视了一遍,看到兽栏里那数不清的麋鹿黄羊,他在欣喜的同时,不得不对林枫表示了由衷的钦佩。

他喜欢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去观察兽栏里的兽群,虽然林枫一而再再而三的毁掉了自己的权威,但他还是服气的。一个宠物猪就能为部族带来如此多数量的猎物,自己可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也没能力去收服这样一个宠物。

就在他围着部族外的土墙绕了一圈,看着三三两两的石头们走出窝棚准备一天的忙碌,身体也感受到朝阳初升时的那股燥热时,他的笑容凝固了!!

因为,他看见了一样东西……

旗帜!

一杆高高扬起的大旗,像一柄利剑般刺穿了天空。

旗帜上画着一柄大斧,虽然寥寥数笔,却画出了斧头的气势。

大石头才看见那旗帜,脸色僵硬,神色木然,他在心中想着这旗帜上的斧子是不是老石头给自己讲过的那把斧子呢?然而还未等他想明白,耳朵里就听见了一种可怕的声音……

嚎叫!

这是野兽的嚎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嚎叫声,好似在挑衅,又像是在示威。

那浑厚而充满了狂暴的吼叫声交织在一起,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野兽在咆哮,或许有数十,又或许有数百?顺着清晨的热浪传来,让人听的头皮发麻!

这沉闷的吼叫声,顿时就将清晨的寂静打破了。

大石头愣了一会儿,脸色狂变,他疯狂的冲进了聚集地,一脚踢开了老石头居住的窝棚,大声吼道:“老石头,你给我说的那把斧子,它……它来了!!”

随后,这位部族第一勇士的脸上肌肉陡然扭曲起来,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部族内的石头们纷纷拿起了长棍断矛,踏上了刚修建不久的土墙,在清晨朦胧的晨光之中向外远眺,远处地平线上,在那杆斧子旗帜的下方,缓缓出现了一排黑压压的影子,那些影子越聚越多,仿佛一片黑云压在了山坡之上。

一头头暴烈的黑色巨狼拥挤在山坡上,排成一排密密麻麻的样子,这些黑色巨狼比荒原狼不知道大了几倍,每一只比都比二哈的魔狼母亲还要大上一圈。

每只巨狼的身边,都站着一个孔武有力的壮汉,手里抓着粗大的木棒,光秃秃的上身肌肉虬结,看上去威势逼人,而这些家伙哇哇乱叫的声音,几乎和他们身边的巨狼差不了多少。

大石头看清了这些,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只觉得眼前发黑,心脏陡然狂跳起来,他瞬间有些喘不过起来,用力张了张嘴,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终于暂时摆脱了那种巨大冲击带来的眩晕。

土墙之上,大石头表情扭曲变形忽然对着老石头怒吼道:“你刚给我说过斧子,他们便来了,是不是你把他们给引过来的!”

“不……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老石头似乎也被吓到了,结结巴巴的表示难以理解。

没有谈话,没有来使,甚至连冲锋的号角和呐喊声都没有,远处的黑色狼群忽然就在一阵咆哮之中疯狂的冲了过来!

成百上千头黑色巨狼一起冲锋,宛如一道黑色的巨浪,又如狂风下的一片乌云,以难以言喻的速度和气势,冲向了荒原石族聚集地。

部落中顿时四处响起了仓惶的呼喝声,女性石头们疯狂的抱着石头宝宝拥挤在了悬崖之下,石头们拿着木头长矛堵在了聚集地土墙豁口处,值此生死存亡之际,没有人去问为什么,也没有人畏缩不前,包括二杆子在内的小石头们也各自拿起了趁手的东西翻上了土墙。

不及一人高的土墙,点上火把或许能阻挡下黑夜里游荡的野兽,但是在狂暴的巨狼的面前,这道土墙宛如无物,轻易的就被一跃而过,顺势还扑倒了站在土墙上防御的石族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