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好桑 我是蚕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啪!”

终于,猇的尸体被扔到了林枫眼前,一下打翻了林枫为之努力了半天的生火设备。

林枫憋闷已久,忍不住跳了起来冲着那魔猿首领吼道:“你到底要什么啊!说啊!告诉我,我给你!别这么玩我好不好,你把他们都杀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被绑架过来的,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呢!大哥!”

魔猿首领的眼里闪出一丝血光,面目狰狞的一把将灵提了过来,灵似乎已经醒转了过来,一双半开的美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只是银牙紧咬,并没有发出一丝呻吟。

“力量,上古的力量,它不属于你!”魔猿首领目光要喷出火来,死死的盯着林枫。

“什么狗屁力量,给你,都给你好不好!可怎么给你啊!嫁衣神功还是醍醐灌顶,你总得划个道出来啊!”林枫无奈到几乎疯癫,有些歇斯底里。

“噗!”或许是因为只剩下最后一个人质了,魔猿首领并没有一下杀死灵,而是用它那锋利的爪子在灵的肩头刺出了一个洞.

“你到底要什么啊!”林枫再两世为人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如今的他几乎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他疯一般上前掐住了魔猿的脖子,不过就他那点力量,魔猿首领浑不在意。

“力量!给我!”随着魔猿首领的再次怒吼,灵的肩头再次爆出一团血花。

“给你妈!”林枫死命的扑到魔猿首领的身上又抓又咬,却连它身上的一根毛都没能咬下来半根。

魔猿首领眼中戾气更胜,爪子已经顶在了灵的脖颈之处。

就在此时,原本死缠在魔猿身上的林枫身子猛然一振,身上募然间似乎散发出一团清光,他原本掐住魔猿首领脖颈之处的手掌处渗出了一丝殷红,魔猿首领眼中的红色戾气瞬间消退,原本金黄的瞳孔里渗进了一丝绿意。

魔猿首领松开了浑身浴血的灵,又将缠在自己身上的林枫甩在了地上,然后向天“嗷嗷”叫了几声,便跳跃着闪进了森林深处。

众魔猿见首领已走,也嗷嗷乱叫几声,一只只或上树,或钻进灌木丛里消失不见了。

不久后,十几名浑身涂满油彩的木族战士走了过来,将早已晕厥过去的林枫和灵抬走,而魁等三人的尸体,也被这些木族人收拾到一起一并抬走了。

林枫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高高悬挂在大树顶端的树屋之中,树屋很简单粗糙,只是用藤条将树木原有的几根枝杈给连接了起来,屋顶和地板上密密麻麻的细密藤蔓有些看起来竟然还是活物。

树屋的构造极其简单,虽有铺却并没有床,有当做桌子来用的木墩却没有凳子,有一扇用藤条编制的门户却没有窗户,不过从四周细密的藤条缝隙中透出的光亮来看,木屋也并不需要窗户。

看来木族人与传说的精灵族倒有些相像,都是生长在树木上的民族,不过自己听说过的精灵族都是魔法大师也是艺术大师,房屋城市建造的美轮美奂,而木族人的居所看起来就简单粗暴太多了。

林枫隔着木屋墙壁上的孔洞向下看去,见不少人影正在树下匆忙的劳作着。这些人身上穿着兽皮树叶缝制的衣物,几个半大孩子全身精光的在跑来跑去,还有几个妇人穿着如同灵一般的衣物从其他树屋中走出来,有说有笑的手上还拿着兽皮似乎在做着针线活。

这让林枫有些感慨,便是这般野蛮的木族,也比荒原上的石族人要进步文明许多啊!

至少他们的女人有了可以遮羞的衣服,至少他们还建造了比窝棚高级的木屋。

向远处望去,几个身材高大的木族人正手持长弓警惕的在大树之间巡视,他们脚下是用藤条编织而成的长长的甬道,看的出来,那些藤条极为坚韧牢固,四五个木族人列队走过也只是微微晃动而已。

林枫的手腕处,缠绕着一根细细的藤蔓,他刚刚用力将之扯断,木屋的门便被打开了。

灵一脸冰霜般的走了进来,这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肩头的伤竟然完好如初了,浑圆光滑雪白如玉,完全看不出来有受过伤的痕迹,看到林枫如傻了一般盯着自己,灵眼神微微一动冷冷道:“阿爸要见你!”

“啊。”林枫茫然地回答,他现在脑海中完全都是当时被魔猿首领制住时的情形。

“如果饿了,这里是一些食物。”灵终于展现出了一丝善意,将手中拎着的一片树叶包裹放在了屋内的木墩上,树叶展开,里面是一些奇瓜异果,看起来香甜无比。

“有肉吗?”下意识的吃了几个果子,林枫突然开口道,要知道跟着木族人走了一路都是吃这些瓜果菜蔬,他真的有些想吃肉了。

“有!如果你想吃生肉的话!”灵冷冷道,看了林枫一眼似乎有些不忍又接了一句,“森林内没有火源,我们木族人也不吃肉食!”

那你们不是也吃虫子吗!林枫暗自腹诽,却没再多说什么,拿起木墩上的果子便啃食起来。

灵的阿爸或许并不是灵的父亲,所有的木族人都称呼他为阿爸!他是一个皮肤白净容貌整洁,睿智中有一丝文弱气质的中年男子。

这种相貌的人林枫曾经见过不少,至少以前学校的校长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中年人,但在这蛮荒的世界里,能让人看出睿智和文弱气息的人,林枫是第一次碰到,这也让他有了一丝亲近的感觉。

林枫随着灵来到这木族神圣的树洞中时,他仿若正虔诚无比的跪在树洞中央闭着眼祈祷什么。

树洞除了极为宽大外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木族阿爸跪拜的方向也没有摆放什么图腾神像,他就这么神态肃穆庄重,好象正身处豪华的大教堂之内,又好比在宝相庄严的寺庙之中,就这么闭着眼专注于祈祷。就连灵领着林枫进来,他也毫无反应,静静的跪在那里不动。

灵随后便退了出去,木族阿爸慢慢睁开了眼睛,似乎是祈祷完了。

“你们将我掳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林枫虽然对木族首领产生了亲近感,但他毕竟是木族俘虏,身陷这样的环境首先考虑的还是自身的安危。

“天火!”木族首领极其严肃的说道:“天火突降,这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异象,森林是我们木族人的领地,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去调查此事,但灵贸然将你带来,却是错了!”

“哦?”林枫望着木族首领,随意应了一声。

“凭你是不可能召唤来天火的,你在与魔猿们对持时也尝试了,森林内是不能出现火源火种的,这是森林的千万年来的法则!灵信了你一面之词,将你带来,却为我们部族带来了威胁。你是我们的俘虏,现在又受我们庇护,那么请告诉我,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能让森林里的生物为之疯狂?!”

秘密?!

林枫抓了抓头,摸到了头顶的那处凹陷,他皱了皱眉头,盯着木族首领一脸茫然道:“你猜我知道不知道。”

话虽如此,林枫脑子里却回想着自己突然爆发将魔猿首领制服时的情形。

就像身体的本能一般,当时几乎处于癫狂与无措状态的林枫掌心突然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掌心刺入了魔猿的颈部,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在命令魔猿们撤退,然后……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木族首领像一个掌控一切的大师般默默的看着林枫,他观察着林枫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似乎笃定了林枫知道他身上的秘密。

“身为森林之主最卑微的仆人,我们一直都与森林中的其他生物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与和谐,我们部族领地不会受到那些奇异生物们的任何伤害,然而由于你的到来,情况已经不同了。”

“是吗?”林枫一脸无辜,“我本是荒原一石头,被你们莫名其妙的抓了过来,那些猴子为啥要攻击你问他们去,别随随便便的就扣这么大一口黑锅给我!”

“黑锅?”木族首领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丝茫然,“那是什么?”

“煮东西的,说了你也不懂。”

“哦……。”木族首领似有所悟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们部族不吃熟食,这个黑锅我们没有。”

“咳咳……。”木族首领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没把林枫一口气呛死,他起身走了两步对木族首领说道:“这位领导,想必你就是木族的大木头,既然你觉得我召不来天火,又给你们部族带来了危险,那干脆送我回去吧,石族……不!火族与木族本为邻邦,虽然发生了劫持我本人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我们还是要在认识错误的前提下,放下仇恨,共同进步,要友好,不要仇恨,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对吧!”

“族人都叫我阿爸,你不是木族人,可以称呼我的名字,我叫做桑。”

“哦……,你好桑,见到你很高兴桑,我叫做蚕。”林枫心里有气,孩子性起,便随口开始胡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