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截杀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惊叹于林枫超强的恢复能力,几个木族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林枫半天无语。

“你到底是谁?”灵最先醒悟过来,虽然是问话,但语气中多了几分敬意。

“……。”沉思了片刻,林枫硬着头皮道:“我是死而复生之人,是可召来天火之人,是能为众生起名之人,是代神在世间行走的使者,人类真善美的化身——林枫!”

魁等三人一脸凝重,似乎真的被林枫这么多的头衔给震慑住了,而灵清丽的脸庞上挂着忧虑道:“最迟明天,魔猿们会再来攻击,下次它们将会出动我们难以匹敌的力量,这一次看来它们并不想与我们为敌,但它们的成员受了伤,所以下次的攻击它们将不会留手,做好死亡的准备吧,石族人!”

她故意将“石族人”三个字语音咬的极重,似乎是看穿了林枫在装腔作势。

林枫混不在意灵的态度,自我沉浸在获得超能力的快感之中,超强恢复啊,等同于不死之身,若真是如同金刚狼那般强悍,那自己等于就是永生之体啊!

怪不的绿泡泡敢自吹自擂的说要赐予自己永生呢,那毫不起眼的东西绝对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啊,看来下次若有机会再碰面的话,自己态度一定要谦卑恭敬一些。

林枫盯着自己的右手看了半天,深情的好似凝望着相恋三生的情人,他想找出绿泡泡留在自己右手里的那个印记,然而却根本一无所获。

“明日午时,我们就会赶到部落的前哨站,所以魔猿的攻击一定会在凌晨或者上午时分发起,我们需要抓紧时间连夜赶路,让魔猿的攻击地点尽可能的接近前哨站。”

灵与魁等木族人似乎已经不在意林枫的存在,他们四人打定主意,快速向东南方向掠去。

林枫心中一惊,稍一思索,快步跟着四人向东南方向奔去。

一夜奔袭,林枫原本以为自己会累的喘不过气,不过似乎那绿泡泡的恩赐不仅提升了自己的恢复伤势的能力,连身体素质都提升了一大截,林枫除了额头微微冒汗,身子倒是一点也没觉得累,这让魁等人扭脸看向自己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

林枫隐约能听到前方有水流的声音,这让他有些激动,要知道在荒原上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河流。强大的荒原石族人口数千,也没能够占领一片挨着河流的领地,据说荒原上还真有一道宽阔的大河经过,不过河流沿岸是相传是被一些强大的魔兽所占据着,石族人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去分一杯羹。

而森林里,这短短几天的路程后林枫竟然就有缘看到一条真正的河流,怎能不让他激动。

然而魔猿们不出所料的出现了,它们并没有如上次偷袭般突然出现,而是大模大样的拦在了五人前进的道路上。

几十只健壮的白猿直直站在那里,让林枫恍若面对几十只怒目金刚,它们“嗷嗷”的叫嚷不绝,虽然听不出它们在吼些什么,不过从那些白猿的面部表情和嘶吼的声音来看,显然都是一些嘲弄恐吓的声音。

从这点可以看出来,白猿们之所以被木族人称为对手,显然是具备了一定的智慧,而就个体力量而言,白猿相对还具备一定的优势。

木族人有长矛,有长弓,这些武器延伸了木族人的攻击范围和攻击能力,这也就是木族人能与这些野蛮暴力族群对抗的原因。

眼下魔猿们有恃无恐,眼前的这几个人虽然彪悍勇武,但是数量实在太少了,所以它们只是在呼呼哈哈的乱叫,并没有直接冲上来厮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白猿队伍中闪出一只矮个子白猿,额头身上画满了复杂的图纹,个头跟林枫差不多,不过看起来彪悍矫健之极,显然是这些魔猿的首领。

他抬爪制止了手下的嘶吼,盯着林枫,那眼神里满是锋芒,忽然就咧嘴一笑,一张嘴几乎裂到了耳朵后,露出了两排雪白尖利的牙齿,笑容里带着几分狰狞的样子。

“人类?”

虽然生硬,虽然拗口,但几人还是听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这个魔猿——竟然会说人类的语言!

不过自打来到这蛮荒世界,林枫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也都经历过见识过,所以只是愣了一下,就随即一挺胸膛喝道:“自然是人类!你们堵住我们的路是要干嘛?”

“投降!或者死亡!”对方冷笑,举起了冒着寒光的兽爪,突然怒吼了一声:“杀!”

原来趁着林枫与这白猿对话的时间,木族人早已搭好了弓箭,随着白猿的一声怒吼,三只羽箭已经没入了三只白猿的胸膛,一道淡淡的绿光冲着为首白猿的面门便飞了过去,然而白猿额头上的图纹闪烁间散发出一道光波,竟然就将那道绿光给冲散了。

林枫扭脸看去,见是灵正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匕首上面绿意盎然,看来那淡淡的绿光便是这匕首发出去的,这灵竟然是个魔法师?不对!应该说是巫师,或者说是术士,亦或者是萨满……降头师……!

林枫来不及感叹,身子一缩,躲过了白猿凌厉的一爪,那家伙一爪挥出,爪尖上居然就带出了一片呼啸的风声来!兽爪挥过之处,顿时就卷起了一片罡风劲气!

还好那一爪就不是冲着林枫来的,所以林枫得以从容躲开,身后的灵飞快的往左一闪,用手中匕首去削对手的兽爪。

可白猿动作极快,显然知道灵手中的是一件蕴含了奇异力量的东西,挥出的手臂猛然一缩,另一只兽爪与之汇合相交,一团白色的雾气在兽爪之间盘旋凝聚飞速旋转起来,然后双掌推出,一道雪亮的光芒迎面冲着灵袭来,林枫顿时心里一惊,忍不住惊叫出声!

“螺旋丸!”

唰!

那道光芒顺着林枫的脊背擦了过去,顿时林枫觉得身体一阵剧痛,腥热的血液再次流满了林枫全身,身下的灵身体微微一颤,奋力推开了刚才不顾一切扑向自己的林枫。

林枫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去救灵,虽然不确定白猿推出来的光波是不是螺旋丸,但看过漫画的他清楚螺旋丸的威力,看到灵要用手中的木质匕首去劈开那团白芒,他就忍不住上前阻止了。

老子是不死之身!

这是他扑上去前一刻想到的唯一理由,或许还有一个理由他不敢想,那就是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死在猴子手里,那也太可惜了。

战斗结束的很快,木族人再是悍勇,也抵不过几十只更为彪悍的白猿,就在林枫还没决定好自己要不要晕过去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木族人矛断弓折,三名彪悍的木族战士早已晕厥被魔猿们踩在了脚下,就连灵的匕首都被扔到了一边,一张冷艳的俏脸上血迹斑斑。

“人类,弱者!”魔猿首领冷冷看着林枫,它忽然狰狞的一笑,猛的就飞身扑向倒在地上的魁,凌空一扑之时,两只兽爪一插一分!顿时林枫就看见面前一片血光!腥风扑面,他眼睛一闭,再睁开眼时,魁已经被撕成了两半,鲜血夹杂了内脏肉块喷洒的遍地都是。

“人类!交出来!”魔猿首领再次看向林枫,那金黄色的瞳孔中杀气四溢!

“什么东西?”林枫身上现在除了围在腰间的那块兽皮就什么都没了,看到魔猿首领那迫切的眼神,他真的有点懵了。

“嗷!”魔猿首领怒吼一声,“咔嚓!”轰的脑袋被一头魔猿一爪扯下,从脖腔处喷出的鲜血足有两米多高,在场魔猿看到这血腥的场面,似乎更加的兴奋,一只只躁动不安的嚯嚯乱叫。

“力量不属于你,交出来!”魔猿首领怒吼着,将一只大爪子卡在了林枫的脖颈处。

“交什么?你要什么?什么力量?怎么给你……?”

林枫脑子转的飞快,可他确实不知道该交什么出来,或许绿泡泡给自己那个印记能称之为力量,能让自己极速的恢复伤势,可这灵魂中的印记怎么交出去啊?猛然之间,他有了主意。

“放我下来,我将召唤天火之术传授给你们!”

林枫脑子里还在想,人类与类人猿之间的区别除了使用和制造工具外,怕就是食用熟食了,自己将钻木取火的技术传授给这些魔猿,是不是今后这星球上就有真正的两种智慧生物了呢?

忍着恶心与心悸,林枫在满是血污的地上摆齐了钻木取火所需的材料,在几十只畜牲虎视眈眈的目光注视下,开始了漫长的取火过程。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林枫的心情越来越急躁,感觉不太对啊!每次当林枫觉得那些草绒木屑即将冒出轻烟的时候,总会有不知从那里飘来的一丝水汽让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起初一两次林枫还以为是汗水或者树上的露珠,但次次如此这事情就太蹊跷了。

林枫忍不住偷偷抬头观察魔猿的神色,见它们一只只早已迫不及待,眼中凶光大盛,似乎自己再不弄出让它们满意的结果,就会一爪子扯掉自己的脑袋。

唯有领头的魔猿首领一脸凝重的注视着林枫的一举一动,不过过了这么久也没见林枫弄出什么花样,它的耐心似乎被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