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契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似乎只为浇灭这森林大火一般,火势一灭,大雨便戛然而止,云开雾散,清冷的月光洒落大地,令整片大荒原显得孤寂神秘。

似乎是因为刚刚喝饱了水,草丛内的虫鸣声也比以前更响亮了,雨后的巨石上湿漉漉的令林枫觉得有点冷,不由自主的向石佛那边靠了靠。

望着那灿若银河的星空,林枫再也没心情去找那些熟悉的星座——也根本找不出来。

月亮比自己记忆里的更加明亮,而它旁边那颗星星也过于庞大过于明亮,甚至能看到上面斑斑驳驳的阴影,或许说就像是这天空中有两颗月亮,只是一颗大些,一颗小一些。

这绝对不是在故土上能看到的景象,而自己也绝不会是被打晕后让人抛弃到了南半球的原始丛林,他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未知世界的原始部落中,穿越到了一个傻乎乎违逆部落首领命令的傻小子身上。

傻小子叫石头,这个部族的人都叫石头,常年的干旱令部族赖以生存的湖泊几近干枯,让部族首领不得不作出决定让年老者离开部族自生自灭。

老石头站了出来,他是部族的智者,他要带着这些老人离开,虽然他是部族里唯二能在石头前面加字之人,但他老了。

傻小子跳了出来,他可能是真傻,竟然会为这些老人鸣不平,竟然在大石头面前大吼大叫,最后被大石头一棍打蹋了脑壳。

傻小子死了,不过却为那些老人争取来了一些水和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就是一些还未成年的孩子,这些少年将随老石头离开,去开辟一片新的天地。

傻小子死了,却又活了。

与傻小子一起举行天葬仪式的,还有在路途上死去的几名老人和一名生病的孩子。就在那些山鹰即将撕扯他们的尸体时,傻小子坐了起来。

躺下的是傻小子,坐起来的是林枫。

林枫很苦,七八岁时父母便因车祸离开了人世,不多的家产也被一些不知那里冒出来的亲戚吃绝户给败光了。

唯一疼爱他的是小区内寡居的一位老人,老人无儿无女生活并不轻松,只是看到林枫可怜便开始照顾他,供他上学。

林枫虽然年龄不大,却知道要想报答这个与自己并无血亲的爷爷唯有好好学习,直至老人离世,自己上了中学。

林枫很乐观,七八岁的他虽然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产,但他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认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自己将会成为生活的主角。

父母双亡,无拘无束,还有神秘老爷爷相助,这就是典型的主角模版啊!虽然生活过的清苦无比,但每每丫丫起来,林枫总是能将自己代入进各种套路流派的小说当中。

渐渐长大的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上一个好的大学,然后好好侍奉这个善待他的老人,但老人的突然离世让他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瞬间没了动力。

而更恐怖的是上中学后巨大的学习压力让他无所适从,无父无母的他连个诉苦的对象都没有。

成绩优异时无人分享,遭遇挫折时无人慰籍,为了得到别人的注意他除了努力学习,人也开始变的圆滑,变的精明……,他上迎合老师,下逢迎同学,是老师和同学们都认为的好学生。

他加入了学校里面他能加入的所有社团,还天天帮几位后进生辅导作业,他努力让自己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却也耗尽了他年轻人本应无穷的精力。

终于有一天,在一条小巷子里,晚归的他想要帮助一个被抢了包的女孩子时,被一棍子砸中了脑袋,于是他就在这蛮荒异界中苏醒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并没有养成什么呆板科学观的他对于这件事纠结的时间并不长,甚至还有些小兴奋,只是偶尔傻小子与林枫两个人的记忆纠缠在一起时还会让他精神恍惚。

白天与几个小伙伴嘻嘻哈哈过一些疯狂原始人的日子倒还好过,甚至很享受,只是到了夜晚,林枫还会回想起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想起那个世界因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便捷与安逸。即使他是个孤儿,即使被几乎所有人嘲笑鄙夷,但那个世界是文明的,不会过一些茹毛饮血的日子,也不会将老人和儿童推向荒原,让他们自生自灭。

他觉得这样不对,但他不会像傻小子那样大喊大叫,因为这是荒原上百年上千年留下的传统,连老石头和那些老人们都觉得理所当然,所以林枫习惯了自己的身份后,他沉默了,并不是他不想改变这一切,他在等待,他想等待一个好的机会,等待着自己的成长。

他不是傻小子,而是一个从文明世界穿越过来的少年,虽然他才十五六岁又穿越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身上,但相对于这些尚未开化的野蛮人来讲,他更像是一个神,一个能召来天火之人,一个能死而复生之人……

“或许最紧要的,便是帮部族找到一片能长期居住的聚集地,毕竟游牧不适合发展壮大,何况这荒原上并没有马匹可供驯养,迁徙起来全靠腿……。”

想着想着,林枫几乎就要睡着了,却听见一阵“啾啾啾”的声音,抬头看去,石佛怀抱着的那只小狼正努力的拱动的小小的脑袋,吮吸着石佛的手指头,然而手指头上什么也吮吸不出来,急的小狼脑袋直摇。

石佛也醒了,见林枫看着自己和小狼,尴尬的笑了笑,一脸爱怜的抱着小狼,却不知如何是好。

“这……狼养不活的。”虽然知道石佛非常喜欢,但林枫还是开口了,不是因为担心这狼养不活,而是他听说过,狼是养不熟的,因饥饿噬主的事情他不希望发生在石佛身上。

石佛摇了摇头,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小狼,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他狠狠的将手指咬破,然后迅速的将手指伸进了小狼嘴中。

“你!”林枫震惊了,他没想到看起来憨厚的石佛会如此喜爱小动物,也没想到他会用自己的血肉去喂养这只小狼。

看来石佛这个名字还挺适合他,林枫暗暗想到,佛祖舍身饲虎,石佛以血养狼,虽然境界仍是差了一分,但石佛的心性可见一斑。

小狼觅到吃食,吮吸的力量的越来越大,林枫怔怔的看着,看到石佛的脸色开始有些苍白,立刻伸手将石佛的手指从小狼口中拔出。

“怎么了?”破石头也醒了过来,将林枫石佛两人都坐着,也连忙坐起看向这里。

似乎是吃饱了的原因,那头小小的狼崽子再也不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身上的毛发散发出了如同它母亲一般的青芒,它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向略显疲倦的石佛,嘴里发出了一声呜咽。

小狼的眼睛越睁越大,原本青黑色的瞳孔中开始渗出一团血色,眨眼间两只眼睛全部变成了血红色,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恐怖。

“石佛你怎么了?”石头子儿也醒了过来,一抬眼看见坐着的石佛满眼赤红,顿时惊叫出声

林枫连忙看向石佛,见石佛的双眼如同小狼一般变的赤红一片,表情忽而狰狞,忽而恐怖,忽而又如儿童般纯真无瑕,但这一切都是在转瞬间完成,眨眼间,他的瞳孔又恢复如初,只是略显迷茫。

“我感觉很奇怪。”石佛淡淡道,他想了一刻,又低头看向怀中的狼崽儿,“以后它就是我,我就是它。”

石佛说这话的时候很恬淡,脸上波澜不惊,再没有一丝以前憨厚的模样,他的表情不再纯真,而似乎有了一丝空灵。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眼前的石佛还是不是他们熟悉的石佛,特别是破石头和石头子两人,在林枫性格大变后,石佛如今看似也不正常,让两人不由得一阵惶恐。

林枫盯着石佛看了看,心中想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契,石佛与这头狼崽子之间冥冥中有了某种神秘的联系?

“啪!”林枫一巴掌甩在了石佛脸上问道:“我是谁?”

石佛表情错愕的看着林枫,怔了怔道:“你是林枫,是我们的老大,是可召来天火之人,是死而复生之人……。”

林枫笑嘻嘻摆摆手,“行了行了,认我这个老大就行。”

然而有人却不乐意了,石佛怀中的小狼募地从石佛怀中蹿出,一口咬在了林枫胳膊上。

“哎呦呦,这小兔崽子,竟然敢咬我……。”

“连牙都没长齐就敢咬人,打它!”

“这狼是我的,我看谁敢打……!算了算了,你们打我吧!”

一阵阵欢声笑语从这无边荒原的大石上传出,在这静谧的夜里传出去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