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浴火重生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雷霆之龙如活了一般直接吞噬了林枫,旋即犹如蛟龙入水顺着河道不停游走,整条河流都仿佛化身雷池,让雷霆巨龙的体型长度增加了无数倍。

耀眼的电光在洞窟中游走,将洞穴的每个角落都照的亮如白昼,电弧所过之处,处处崩塌,连河水都被激荡而起。

宛如大雨倾盆,整条地下河的河水几乎瞬间被蒸腾而起,又旋即落了下来,气势磅礴的雷霆之龙随着水雾在洞穴中不停翻涌,片刻后宛如巨龙入海,化成一片片雷霆溪流汇入了河道之中。

小白舍弃了远程攻击,就在雷霆巨龙冲向林枫的霎那,它也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魔猿老三,没了雷霆之龙的环绕,虽然小白也被雷霆余波炸碎了半边身体,却也很轻松的抱住了魔猿老三,然后恶狠狠的将之摔倒在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森林之主的恩赐怎会如此不堪?”魔猿老三似乎对自己的必杀绝技很不满意,虽然击倒了林枫却也让自己陷入了迷茫。

河岸边的林枫已然成了一根木炭,一根细细的绿色藤蔓在河沟里飘飘荡荡,早已没了电光闪耀,似乎耗尽了能量。

魔猿老大手持一团五彩油泥,跃到魔猿老三近前一阵乱涂,一个奇怪的符文印记在其胸腹丹田之处形成,陡然发出一道红芒,红芒退去,魔猿老大也力竭躺倒在地。

地面上,到处是被雨水打落在地的白色猿毛,沾染了泥水血水,浑然看不出这竟是魔猿老三刚刚凝聚雷霆巨龙的载体,有一些甚至顺着水流一路而下,直接冲出了洞窟,不知流到那里去了。

地面上的魔猿也被地底的动静所吸引,大批的魔猿冲了进来,将地上的族老一一抬起治疗,而将河边那段木炭直接踢下了水。

“救人!”唯一在大战后还保持清醒的小白还没有忘记林枫,它挣扎着指挥魔猿将林枫的身体捞回,方才闭上了眼睛。

面对林枫,魔猿们手足无措,就连清醒过来的魔猿老大过来看后,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身体几乎已经全部碳化,连呼吸都感觉不到,若不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人类的尸体,魔猿们恐怕直接就会将林枫处理了。

林枫当然没死,此时他的身体正经历着翻天覆地宛如重生般的变化,碎裂的内脏正在重组,断裂的血脉重新连同,连肩头的两块血色晶石也化成一片片的血色鳞片长在了林枫新生的骨骼上。

“啪……”

“咔……”

像是蛋壳碎裂的声音,覆盖林枫周身的碳化外壳一片片剥落,一个肌肤宛如凝脂般的完美身体出现在了兽皮床铺上。

按了按肚子上的腹肌,林枫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太完美了,简直就是平平无奇啊!

个头好像也长高了,怎么自己挨了雷劈就像换了个人,要不是方才小白过来探视过自己,林枫还真以为自己再次穿越了呢。

“老子就是死而复生,死而再生之人,号称打不死的小强——不……是小霸王!”心里有些小骄傲,林枫拿起小白送过来的兽皮缠在了腰间。

魔猿营地笼罩在一片阴郁的氛围之中,老白被封了灵力原本就年老体衰,又被一棍穿胸而过,虽然坚持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没有扛过去。

魔猿老大的清醒让魔猿一族重新有了主心骨,但是面对浑身无毛好似一头光猪的魔猿老三,魔猿老大想不出任何处理的办法。

虽然它也在魔猿老三身上画了禁灵符,但不能使用魔力的魔猿老三似乎依旧心智全失,原本金黄色的瞳孔仍是墨绿一片,看到众人还是一副咬牙切齿不死不休的样子。

看着被绑成粽子一般,露着并不粉嫩皮肤的老猴子,林枫很难将眼前这只无毛畜牲与那头一身长长白毛好似神仙般的魔猿老三联系起来。

强忍着笑意,林枫右手电弧藤蔓瞬间飞出,缠在了魔猿老三的脖颈之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魔猿老大实在无法让魔猿老三恢复理智,只好求到了林枫头上,作为如今魔猿一族的盟友,林枫自然责无旁贷,不过他也不懂如何让迷失了心智的魔猿老三如何恢复,只好想着干脆尝试直接控制住它算了。

“愚昧!无知!狂妄!”

然而还没等林枫动手,一股暴虐的情绪再次冲击了林枫的灵魂,绿泡泡——它回来了。

“那棵树,如今连我都不敢小觑,你竟然敢尝试去控制它制造的傀儡!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绿泡泡,你终于醒了!这么久没听见你的声音,说实在的我还挺想你的。”林枫丝毫不在意绿泡泡的态度,能再见到绿泡泡,能给他解释很多问题,他确实很开心。

“…………”绿泡泡显然被林枫的极度欣喜给弄蒙了,过了片刻它才继续道:“我从那棵小树那里为你夺取了雷霆之力,未曾想竟然也被它算计,夺走了我的部分能力,两相比较起来,我还是吃了大亏那个。”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你说怎么干它,烧了它!砍了它!??”林枫煽风点火,试图试探绿泡泡的底牌。

“努力成长吧小子,你与那棵小树之间的实力差距,宛如高山与尘埃,在你强大之前,不要再试图去激怒它,试探它,不然没有人可以护得住你。”

“别那么谦虚吗!我这不是死了又生吗!谢谢你让我再次活了过来,我还感觉自己变帅了呢!”

“…………。”绿泡泡又是片刻的沉默,“让你活过来的不是我,是它!”

“它……?它是谁?”

“猛犸!我的死敌!当年它用一滴精血困住了我的灵魂,如今这滴精血就在你的体内,是这滴精血让你拥有了无与伦比的恢复力,也是这滴精血让你重伤之下恢复如初。”

“你的死敌……?哦,就是那个临死前喊你刺儿的家伙吧!”林枫恍然大悟,“猛犸……,那一定是头很高大的魔兽吧!”

“高大?!你对我们一无所知……。”绿泡泡似乎对林枫定义嗤之以鼻,“记住,在你强大之前,不要再去招惹那棵小树。”

“行行行!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啊……绿泡泡?刺儿?嘿……怎么又玩消失!!”

“林枫……林枫……?”魔猿老大见林枫表情阴晴不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见林枫半晌没有动静,终于按耐不住出言提醒。

“哦……!”林枫从与绿泡泡的对话中退了出来,看着魔猿老大抽回了电弧藤蔓摇了摇头道:“森林之主的力量非我可以比拟,它所控制的傀儡我无能为力。”

魔猿老大并非不通情理,也知晓森林之主的强大,所以对林枫的解释表示理解,而且其实它也被林枫种下了服从的种子,潜意识里就认定林枫的话便是绝对真理。

接下来就是两族之间的交易了,林枫非常爽快的将赝品神棍的制作之法传授给了魔猿老大,却也因此清楚了赝品神棍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制作。

“所有的符文要随着体内力的运用一气呵成,让体内运转的力量与外部的符文印记形成共振才可激发其中的魔力,否则无论外部的符文刻画的如何完美,都激发不出其中蕴含的魔力。”魔猿老大如是说道。

“就像我族内许多魔猿身上的符文,都是我在无意识情况下随手而成的,有些符文起效了,有些则没有,而且画在身上的符文与篆刻这种棍棒有些类似,这种蕴含无穷力量的棍棒挑选材质,而符文魔法想要激活,不但需要符文师涂画符文时体内力量与其产生共振,授予者也要有能与符文产生共振的体质才能激活符文中蕴含的魔力。”

“你现在掌握了几种符文印记?这都是你自己领悟的?”林枫看着眼前的魔猿,不由得暗自佩服,一只猴子,竟然领悟了如此神妙的魔法符文,作为一个穿越者,林枫自愧不如。

“符文印记的秘密是木族族长桑告诉我的,当年我们魔猿一族还是森林之主最亲密的仆从,木族还很弱小,对于他的主动告知,我就当他是主动献媚,哪知这个秘密涉及到了力量的本源,让我魔猿一族从此遭到森林之主的猜忌,从此失去了恩宠。”

“也就是说,桑可能比你懂的更多?”想到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木族族长,林枫在恨的牙痒痒之余,脊背也有些发凉。

“不尽然,他既然肯告知我,就是知道这个秘密牵扯到力量的本质,研究它会遭到森林之主的猜忌,所以我想木族人掌握的符文不会比我多。当年桑只跟我交流了一种符文,就是没什么杀伤力却很有用的通语符,让低阶魔兽与普通人类可以无障碍的沟通说话,而像大力符文与风球符文则是我多年研究的产物,至于禁灵符,则是我在疯癫时的无心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