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狩猎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在这个季节,荒原上到处都是可以进食的草丛和灌木,唯一能让这些兽群迁来迁去的,就是水源。

荒原上有条河流和几个大型湖泊,不过都被荒原上为数不多的强大魔兽所占据,而这些数量庞大的草食动物,能安全饮用的就只能是沼泽地或者是水泊池塘里的雨水了!

持续的干旱让荒原石族人吃尽了苦头,自然也让这些食物链底端的草食动物们苦不堪言,它们不停的迁徙,不停的奔跑,就为喝上一口水。有时它们还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去魔兽占据的地盘上偷水喝,而且它们并不像人类有储水的工具,所以旱季的水源对于它们来讲,就像沙漠里的绿洲一般珍贵。

破石头抓紧了自己手中的长矛,石头子儿拿上了手里的短弓,石佛一直抱着二哈,生怕它闹出什么动静。

二杆子蹲在几人身后,搔着头皮思索着怎么凭这几个小石头,就能捕获上百头麋鹿。

林枫他们注视着麋鹿群,麋鹿群中那头始终保持着警戒的头鹿似乎也感应到了不妥,机警的目光扫过草丛,四蹄不安的在地上踩来踩去。

草丛中突然又飞出了一只大肥鸟,林枫暗自腹诽,这一定是只聪明的鸟。

草丛这边的异动让鹿群整体慌乱了一番,不过那鸟飞起后再无异动,让警惕的头鹿终于垂下脑袋,在地面的草皮上啃了两口。

“去吧!皮卡丘!”林枫拍了拍肩头的小猪,给了它一个赞许的眼神。

接下来,那头警惕的头鹿就看到一只粉嘟嘟的猪仔从草丛中倒退着走了出来。

“欢迎来到我的地盘,远来的客人们!我便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伟大的至高无上的皮卡丘领主大人!”

皮卡丘一甩头扭过身来,用自以为最帅最酷炫的出场方式道出了它认为最精彩的开场白。

看到麋鹿头领歪着头一脸疑惑的表情,皮卡丘似乎被挫败了一般低下了头喃喃道:“一群低等生物,看来只能开门见山了!”

“有水!有草!安全!没有野兽,没有魔兽!去不去?”

“水!水!水!”

麋鹿群嗷嗷叫着,却似乎只对水感兴趣。

可以这么说,皮卡丘为了与这群灵智未开的野兽沟通,几乎用尽了自己的洪荒之力。

它是魔兽,已经算是一种品阶不低的魔兽了,不过在森林之主的仆从中,它是最弱的那只。原因便是它不喜修炼却太爱说话了,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它都喜欢凑上去与对方交流,所以森林之主有八百多个不同种类不同品阶的仆从,它便掌握了上百种的魔兽语言。

有如此的天赋岂能束之高阁,于是林枫便打定了主意让皮卡丘来哄骗这些生物成为石族人圈养的牲畜。

想想看啊,先骗来一批麋鹿,再哄来一群黄羊,再拉来数百头牤牛,石族人直接就可以摆脱狩猎的苦日子迈入小康了。

解决的生存问题,不管是林枫或是其他人就有精力研究科学以及这蛮荒世界里独有的异能玄学了。

看到皮卡丘已经顺利的跃上了头鹿的背,甚至还向自己这边眨了眨眼,林枫美的鼻钉泡都快冒出来了。

然而鹿群瞬间开始骚乱,不少麋鹿开始冲出鹿群向西方逃去,头鹿仰起头“啾啾”叫了两声,如箭一般跳跃着向西方逃去。

大地在隐隐的震荡,密集的沙沙声迅速传来,林枫几人蹿出草丛向东看去,却见青绿相间的草原上刹那间出现一道灰色的浪潮,密密麻麻,此起彼伏。

“荒原狼!!!”

几人都大吼着,快速向西方跑去!

仿佛山洪暴发,又好似大潮破堤,荒原狼从来都是大批大批的行动,每次行动都是倾巢而出,而目标也都是成群的猎物!

想必它们已经跟踪了这群麋鹿不少时间,此时见麋鹿群停了下来,便开始了致命的捕杀!

轰隆隆的狼群飞快的从后面追来,林枫几人只恨自己比麋鹿少生了两条腿,速度明显不及那群麋鹿跑的快。

不过鹿群中也有老弱,有几只速度稍慢被落下的麋鹿,瞬间便被扑上来的狼群给淹没了。

数十条黑影已经飞快的从林枫两侧掠过,林枫心中一惊,手中电弧呲啦啦瞬间闪出,将众人护在了身后。这时一头荒原狼好死不死的迎头就冲了过来,血盆大口已经张开,森森的獠牙间喷吐着腥臭的气息。

“噗”!

“嗷呜”!

那头荒原狼口中喷血咬合着破石头的长矛在地上挣扎着踢了几下腿,便不再动弹了。

“嗷呼……呜”!

二哈挣脱石佛的怀抱,跳上死掉了的荒原狼狼尸,仰头狂啸了一声。

这二哈体型比皮卡丘大不了多少,此刻这奶声奶气的一吼,倒是让危急之中的众小心情为之一缓。

石佛冲上前,不管不顾的将二哈抱在了怀中,准备迎接群狼的噬咬。

不过说来奇怪,狼群从众人的两侧跃过,飞快的绕过他们追逐着麋鹿,血腥而残暴,却统统无视了众人的存在!

一头头麋鹿翻滚着倒在荒原狼的尖牙利齿之下,血腥立刻弥漫在荒原四周,而这片草地将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会呈现出一种腥红的颜色。

荒原狼来的快去的也快,捕杀了大量麋鹿的荒原狼群在分食了几头麋鹿之后,或叼或拖着猎物离开了,连瞧都没再瞧看戏的几人。

林枫等人呆呆的看着狼群离开,林枫突然一拍大腿,“皮卡丘!”

麋鹿群没有被全部捕杀,可谁也不敢保证那头头鹿就一定跑的比别的麋鹿快,生死面前,想必没有那头鹿会谦虚的让行,而皮卡丘在如此汹涌的狼群中,再如何聪明狡猾,似乎也没有一点用武之地。

“走!”林枫一挥手,喊起了伏在地上的石佛,石佛爱怜的抱着二哈一脸惊恐,反倒是二哈没心没肺的吐着粉嫩的长舌在石佛脸上舔来舔去。

“我们的猎物要带走啊!好歹也是头狼,总不能丢在这里吧!”二杆子看着拔腿往回就走的众人,却又不舍得丢弃那头被破石头戳死的荒原狼,心中焦急万分。

“你先拖着吧!”破石头扭头扔给他一根兽筋,“我们要先去找皮卡丘!”

皮卡丘当然没死,当它涛涛不绝的为大家讲述它如何神勇无敌的指挥麋鹿群躲避狼群的追捕,又如何舌灿莲花劝说鹿群进入围栏时,二杆子终于拖着那头狼尸回来了。

“这头猎物……?”二杆子累的满头大汗呼呼带喘,虽然成年的荒原狼也就如黄犬一般大小,可二杆子一个半大孩子能把它安全拖了回来,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我杀的猎物,自然是我的!”破石头冷冷道。

“可是……!”二杆子一听眼圈立马红了,瞬间就泪如雨下,他坚强的咬着嘴唇,却不敢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石族人的传统就是如此,谁射杀的猎物,那便是谁的财物。

“你太过分了!”林枫望着二杆子离开的背影,对破石头低声道。

“皮卡丘是他的主人!”破石头提醒道,“主人的安危和一头狼尸孰轻孰重,他选了狼尸!你想让皮卡丘以后也这样做选择吗?”

“且~!”林枫叹了口气道:“皮卡丘是一定会这样选的,或者这也是他俩能玩到一起的原因。”

望着还在那几十头安然无恙的麋鹿群中跳来跳去的皮卡丘,林枫也不知道自己对皮卡丘的判断是对是错。这只放弃了森林之主仆从身份的小猪,是真的心甘情愿来做自己宠物的吗?还是它心有不甘,还仍旧惦记着自己身上的那股力量。

“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石佛开口打断道,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石佛举了举手中的二哈。

“我知道,我知道!”石头子儿快速说道,“二哈是狼,荒原狼也是狼,狼不吃狼,所以它们放过了……。”

“你也是狼,对吧。别忘了皮卡丘还吃猪肉呢!”林枫笑了笑,咳嗽了一声郑重道:“本尊以为,二哈乃森林里的魔狼后裔,这上古异种对低阶狼类有天然的气息压制,或者说这小家伙身上有王霸之气,普通荒原狼不敢掠其锋芒,自然不敢跟它抢夺猎物。”

“哦……!”石头子儿指着二哈说,“你的意思是荒原狼把我们当成了二哈的猎物是吗?那倒好了,今后我们抱着二哈可以在荒原里横着走了!”

“那倒未必。”林枫摇了摇头,“今天这场面是因为麋鹿众多,荒原狼无需铤而走险,二哈再厉害也还是一只幼狼,真要去撕咬的话,怕是一口就被荒原狼给吃了!”

“呜……!”似乎是听到了林枫鄙夷自己的话,二哈从石佛怀中昂起了头,冲着林枫发出了低低的嘶吼。

“臭狗!还看我不顺眼!“林枫手指迅速在二哈头上弹了一记脑瓜蹦,便迅速的向围栏外跑去。

“敢打我的二哈,林枫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