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蜥蜴人勇士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林枫很想去见灵一面,以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特别是灵临倒下那一刹那看向自己的眼神,很平静很安详,但林枫却隐隐觉的哪里不对,每每想起那一刻,他的心便有些痛,也有点暖。

他虽然年轻,却也并非冲动莽撞之人,见了又能怎样,反倒是会再次成为木族人的俘虏,迎接他的很可能便是那上千只异兽的蹂躏。

不过当冷风在他耳边呼啸时,他后悔了!

“你不是说没问题吗!怎么跟跳楼一个样啊!”

林枫的耳边全是刺耳的风声,风力大到几乎要刺穿耳膜,他感到浑身冰冷,呼吸困难,有一种想要窒息和昏睡过去的感觉,于是他大声的吼叫着,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死死抓住林枫腰间的毛皮,皮卡丘眼睛都睁不开了,它哼哧哼哧的也大声吼道:“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对了,什么是跳楼啊?好玩吗?”

“好玩你个大头鬼啊!……啊!”

一人一兽盘旋着急速下坠,身下的云层越来越近,林枫裹挟着皮卡丘向炮弹一样坠入了厚厚的云雾之中。

“哇哦!”当林枫舒服的躺在云端一片树叶上向上望时,才明白自己大战七彩蛮牛的草地竟然只是这棵大树生长在云端之上的一个枝杈。

“你怎么也跟着下来了?”林枫第一次怜爱的将皮卡丘抱在怀里,轻抚着它粉嫩的皮肤,

“我可是要回荒原的,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是你的宠物小精灵啊,自然要跟着你。”皮卡丘绿豆般的小眼珠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真的?”林枫手上用力,捏起了皮卡丘的一块皮。

“真的真的,当然是真的!”皮卡丘肉疼不已,却又不敢反抗,连忙大声道。

“你是想跟在我身边趁机吃了我吧?”

“是的,我真的想吃了你,不过我试过了,啃不动,不然也不会去用石头割你的手!”

“奶奶个腿儿!”林枫一阵后怕猛的将皮卡丘扔了出去,“你还真吃我啊!看我不打死你!”

“不敢了,林枫!我再也不敢了啊!”

“叫我主人!”

“嗷!主人!嗷!主人!嗷……。”

一番折腾,林枫躺在树叶上开始审视自己的身体。

好像被红色晶石穿胸而入后,自己的身体素质就越来越好了,一口气在森林里跑几天不怎么累,还拥有了超强的恢复能力,如今更是几乎刀枪不入,不但不惧皮卡丘的撕咬,连它发出的雷霆攻击都能硬抗下来。

这一切也都是绿泡泡的功劳?

林枫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便不再纠结,带上皮卡丘向树下爬去。

托着云层的是一些有着宽大叶子的未知树种,林枫在树叶上跳来跳去,终于踏上了久违的土地。

在云端之上,林枫就辨别好了方向,领着皮卡丘向着被烧成一片废墟的森林西北角跑去。

半日之后,远处影影绰绰的就出现了一群一群诡异的身影,这些身影三三两两,散布在森林之中能走的各个地方,看上去有百十个之多。

原始森林里崎岖难行,本来能走的地方就不多,再被这些身影占据了大片,林枫有心想要躲开,但还是被这些身影给发现了。

这些生物林枫见过,就是那些些尖嘴獠牙,浑身皮肤绿油油长满疙瘩的怪物。

不过如今它们看起来有些狼狈,它们或多或少好像都负了伤,有些身上还插着半截断矛或者箭矢,绿色的污秽遍布它们瘦削的身体,看上去,一片凄惨的模样!

异兽联军被木族人打败了?

林枫不由得好奇的睁大了眼睛,皮卡丘在肩头轻声低语道:“蜥蜴人,很可怕,不要让它们接近你!”

一个手持骨矛,满脸污秽,背后的左肩上还插着一支箭的蜥蜴人昂着身子爬了过来!嘶哑的嗓音发出奇怪的声音,如鲠在喉又好似嘴里塞了一团棉花。

“木族人!赶紧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哈,并没有看见我便喊打喊杀,看来这些蜥蜴人要么是被木族人打怕了,要么打败这些伤兵的不是木族人,与人类暂时仇恨度不高。但不管如何,它们是畏惧自己的!”

林枫念头转的飞快,于是将手中电弧藤条甩出一米多长,在空中劈出一道闪电雷霆大声道:“蝼蚁们!快点把道路给大爷我让开,不然我劈死你们!”

“蝼蚁!蝼蚁!他竟然称呼我们是蝼蚁,太没面子了,太伤自尊了,砍死他,杀了他,吃了他……。”

似乎像是捅了马蜂窝,散布四周的蜥蜴伤兵们瞬间围拢了过来,一只只群情激奋,呲着可怕的獠牙,分叉的墨绿色信子在口中吞吐不定。

“蝼蚁是它们的食物,你这么称呼我我也跟你拼命!”皮卡丘不合时宜的吐槽道。

林枫心中暗悔,原本是想吓退这些残兵败将,鬼知道一句嘲讽竟然将它们的士气又给引爆了,跑是肯定跑不掉了,自己两条腿一定跑不过这么多四腿的怪物。于是他面带冷笑,也不说话,只是垂手昂然站立,目中充满战意,冷冷瞧着对方。

为首的蜥蜴伤兵见他架势,知道是不肯投降了,心中却也奇怪,怎么就这么一个木族人,也有胆量敢与自己上百人的队伍抗衡。

它们确实是围攻木族领地的一支蜥蜴人部队,而且是最早开始冲锋的哪一支。木族领地外围的大树布满了森林之主赐予的防御符文,所以它们的冲锋注定了是无功而返,反而被木族人的弓矢投矛,干掉了不少蜥蜴勇士。

所以它们心安理得的逃跑了,受了如此多的伤,还死掉了那么多同伴,便是蜥蜴大领主也应该无话可说。

可如今面对这一个木族人,蜥蜴伤兵的士气顿时又沸腾了。

打木族领地攻不进去正常,上百蜥蜴勇士围攻一个木族人,这么容易的事儿自然让蜥蜴人勇士们个个争先。

林枫眼看对方缓缓逼近,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脸上淡淡一笑,知道今日恐怕凶多吉少,想不到自己才出牛坑又陷蜥蜴窝,自己依然没有能够顺利逃脱,倒不如昨日回木族领地去见见灵,也好完结自己的一个遗憾。

他咬了咬牙,长出了一口气,忽然之间,为首的蜥蜴伤兵只觉得面前一阵刺目的强光,随后便听见“刺啦”的一声,整个人被一道电弧恶狠狠的抽飞了出去。

林枫浑身笼罩在藤蔓电弧之下,淡蓝色的电芒将他整个人包围在里面。围绕在他四周的蜥蜴勇士伤兵只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那电弧忽进忽退,劲气四射,不时飞出击伤蜥蜴勇士,连他周围的低矮的灌木藤蔓都被激射的四散歪倒。

林枫见突击得手,大步冲了上去,他势若奔马,像一团银色火焰一样冲进了蜥蜴伤兵的阵列。只听一阵惨嚎之声,林枫虽然没有击中几个蜥蜴人,但蜥蜴伤兵的阵列已乱,它们拼了命向外围爬去,你争我抢现场是一片的混乱。

不过也有大量外围的蜥蜴勇士,将手中的骨矛一起向林枫猛刺过去,有几只身上的武器早已抛弃,扭身拔出了断在了自己身上的木族飞矛和箭矢向林枫掷了过去。有的见身上没有武器,便拔了周边蜥蜴人身上插着的武器,顿时一片哀嚎声起,有的因伤口武器被拔出惨呼出声的,有的直接因伤势加重倒地不起的,更有甚者更是与身边拔自己伤口武器的蜥蜴人扭打起来,顿时一片混战,场面更加混乱。

以林枫为中心,四周不停的有蜥蜴人冲上去,林枫一道电弧飞出,便有几只蜥蜴人被电的惨呼飞出。骨矛与箭矢漫天飞舞,蜥蜴人皮开肉绽的焦糊味弥漫在森林四周,猛然间,林枫一拳击中一个冲到自己身边的蜥蜴人,然后电弧一闪,刺穿了蜥蜴人的绿色皮肤钻入了它的体内。

“啊呜呜……。”惨呼声噶然而至,尸体倒下时,这个蜥蜴勇士似乎只剩下了一层硬皮。

几个蜥蜴人见此情形扭脸就逃,然而却被外围的用力给堵了回来,林枫一道电弧劈了过去,几名蜥蜴人再无一丝抵抗的心思,直接趴在了地上,任凭电弧在自己身上劈出一道道焦痕。

林枫势若疯虎,偶尔有对方骨矛扫中自己的肩膀或者手臂,带出一道道或浅或深的伤口,他也浑不在意,手中电弧不停飞出,卷走一个个敌人。

这些蜥蜴人本身便是一群乌合之众,刚才见有便宜可占他们才冲上去和林枫厮杀,更是由于一片混乱互相打的是杀红了眼,但是眼看自己人一个个倒了下去,对方那个家伙却好像越战越勇,蜥蜴人个个心生怯意,连外围没碰到过林枫的都开始往远处逃去。

不是我们不够勇猛,而是敌人太过强悍,就连蜥蜴大领主也不能怪我们!

一番浴血之后,林枫身旁已经没有人敢冲上来,地上到处是躺着的蜥蜴人勇士,它们呻吟着,哀嚎着,似乎要以此证明刚才自己的勇猛。

倒地的伤兵,破碎的骨矛!

蜥蜴人犹如看鬼魅一样看着林枫,再也不敢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