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冲突



作品:《蛮荒第一少祖

林枫第一次觉的文明与进步似乎是件坏事,原因便是代表着文明与进步的是对手而不是自己一方。

三个满身涂着油彩的彪形大汉手持长矛背后背弓正与破石头等人对持,矛尖锋利枪身光滑,长弓看起来做工不俗且弓箭的尾部还镶嵌了飞鸟的翎毛,一看便比荒原猎人的短弓要高出好几个等级,但林枫的目光却直勾勾的盯在大汉后面一个矮个子身上。

那是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不但年轻竟然还穿着衣服的女人。

要知道林枫自从醒过来就没再见过女人,而傻小子记忆中的女人也都是赤条条与石头们一样是赤裸上身的。

如同生育机器般的荒原石族女性自成年后几乎都是扛着大肚子生活的,饱经岁月及生活摧残的她们在林枫眼中毫无美感。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孩,拥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冷艳白皙的脸庞上同样涂抹着油彩,这样充满着异域风情的面纹很显然对林枫造成了一种魅力冲击,让他心绪难平!

她身穿一件贴身的皮制短裤,显然那皮裤是经过了简单的加工,不像荒原人是直接扯下毛皮缝制的,皮裤下雪白丰满的大腿全部裸露在外面,而大腿上绑着一根皮带,上面插着一把打磨的异常精致的木质匕首!

最吸引林枫目光的,还是她上半身不知道用什么古怪树叶缝制的抹胸。而她似乎不经意的一侧身一弯腰,那胸前的树叶便会随着身体微微摆动,将里面雪白粉嫩肌肤露出大半,把在场几乎所有小石头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你们不该留在这里!”为首的一名大汉瓮声瓮气的说道,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彪捍气息还有手臂上惊人的肌肉和几处伤痕看来,这是一个拥有恐怖力量的壮汉。

“这里是森林木族人的领地,你们需要立刻离开。”一个瘦瘦高高的家伙声音高亢,看上去情绪非常激动,他手中长矛挥來挥去,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不!”二杆子竟然赶在破石头之前迈出一步,他眼神中充满了畏惧,却坚定的拿着一根已经碳化的木棒道:“我们率先迁徙到了这里,这里便是我们的土地,这是荒原的传统。”

“荒原!”一名矮胖大汉哈哈笑道:“难道你们是荒原的石族人?那么请离开,这里是森林,不是荒原,这里不是你们能踏足的土地!”

“我们会离开的!”老石头颤巍巍的跟了过来,老远就大声说道:“请放心,尊贵的森林同胞,请允许我们这些可怜人暂且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太阳升起之时,我们便会离开。”

“不!我们不会离开!要离开的,是你们!”林枫终于将目光从那名女子的身上收了回来,反驳的言辞脱口而出。

但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鲁莽了。

这四个人,有三名是已经成年的彪形大汉。这三名大汉不但体型魁梧一看就不好对付,他们手中的长矛和背后的长弓也比石族人常用的木头棒子要高级很多。

不但武力压制,连科技都压制,这仗可怎么打?

若只是这四个人倒也罢了,十几个半大孩子加上几十号老头子拼死或许有一战之力,但此战过后,对方不免会派更多人过来,到那时,情况将会更加不可收拾。

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混过几天社会的林枫知道再认怂无疑就是任人宰割,何况从心底里来说林枫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栖息地,于是他脑瓜转的飞快上前一步。

林枫长长出了口气,渐渐平复自己恐惧的情绪,脸上堆起了笑脸,“外来者,你们是什么人,是森林木族的同胞吗?”

“不错!”为首的壮汉冷冷说道:“我们木族人不知道打败了你们荒原石族多少次的入侵,如今你们竟然不顾协定再次入侵,若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林枫此刻已经没有方才的惶恐,他收起笑脸提高嗓音冷冷道:“外来者,这片土地是至高无上的火神赐予我们火族的领地,这里不是荒原,也并非森林,无论你们是什么人,若是作为朋友,请这边饮……水吃肉,若是想做入侵者,那么火神的怒火会再次降临,将你们的整片森林化为灰烬!!”

“火族?!”

“火神?!”

三名大汉显然从未听说过什么火族什么火神的名号,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过三人的茫然无措也只是瞬间,三人愣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手中长矛高高举起,隐隐有威吓的意味。

“你是什么人?”

一声清丽又带着些微鼻音的声音响起,三个大汉身后的女子走上前来,行走之间,身上的叶状衣物摇摇晃晃,不知又吸引了多少眼球。

“肉人……。”

“他乃死而复生之人,是可召来天火之人,是能为众生起名之人,是世间第一脑壳有坑之人,是胸口插有血石之人,他就是我们的老大……林枫!!”

林枫的话被破石头和石佛他们打断了,这种私下里自我吹捧的话此刻在众人面前公开宣告,便是林枫脸皮再厚,也不免有些脸红心跳。

“可召来天火之人!莫非前几天这里的大火便是你放的?”女子盯着林枫,转而目光看向了林枫胸前的狼头骨,原本清冷的眼神中不免多出了一丝好奇和意外。

“那是……。”

“啪!”林枫一巴掌打在了石头子儿的头上,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林枫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目光直视着女子的眼睛,用一种神棍般的口气说道:“神爱世人,信他者得永生,不信者受天罚。世人皆是迷途的羔羊,所以神便降大旱于世间,但火神怜悯拣选了我们,将我们救出了死亡的深渊!他降下神火赐予了我们得以生存的土地,也赐予了我召唤火焰的力量,今天我们能站在这里皆拜火神所赐,所以我们是火族,这里是我们的领地。外来者,你们可要皈依火神门下?”

女子一脸懵逼,显然林枫的话对于她来说过于玄妙和深奥,她们可是野蛮人,那里听过像这样装逼的言辞啊!她与三名壮汉对视了一眼,手一指林枫:“抓回去,让阿爸审问他。”

林枫无语,怎么从电影里学的这些洗脑言论根本不起作用啊!他后撤一步,马上就想逃走,可眼见四周的石头子儿和老石头等这些老的老,小的小的族人,身子顿时停了下来。

三名壮汉不再说话,迈开大步向林枫走来,三根长矛皆被他们抛到了身后。林枫心中明白,这是他们准备抓活的,以他们的身材体型,与自己这群人打斗可谓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根本无需什么武器装备。

石佛身边的小狼崽子开始奶声奶气的叫唤着,这畜生感觉到对方隐隐的危机和杀气,那种动物天生的警觉,让它不安的嘶叫,隐隐就往后退了几步,紧贴着石佛的双腿。

“大家停手!听我一言。”老石头颤巍巍的走到了对峙双方的阵中,向着那女子就跪拜了下去。

“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离开这里……。”

“你这是干啥呢!”林枫跑上前拉着老石头,“怕个毛,不就是打架吗!老子当年一把柴刀……。”

话还未说完,他就想起自己前世就是吹过这个牛后被一棍子打死的,而打断他继续说下去的并非自己的羞耻心,而是他脖子一紧,被为首那名壮汉一把抓了起来。

“放开他!放开老大!放开石头!”

十几个小石头一拥而上,却被其余两个壮汉双手一推,呼呼啦啦全部跌坐在了地上。破石头拿着一根木棍想要偷袭,却被那瘦瘦高高的汉子一脚踢在肚子上,飞出去好远,半天爬不起来。

林枫拳打脚踢了半天连壮汉的身子都没碰到,只好叹了口气看向壮汉身后的女子道:“美女!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森林这么大,你又何必非要赶我们离开呢?何况这里已经不是森林了,你四周看看,那里还有树啊!这难道不也是你们先祖的意志吗?”

先祖崇拜!

这是林枫想到了荒原石族族人们唯一信仰的东西,他们还没有发展出什么宗教,解释不了的东西就都归于先祖赐福或者惩罚,也不知道这些森林木族人是不是一样。

“先祖的意志?”女子低吟了一声闭目不语,似乎在感受什么,三名壮汉见状也是一脸肃穆,半晌过后,女子睁开了眼。

“你们可以在此暂住,但这个人我们要带走!”女子指着林枫对老石头说道。

“你们带我走吧,我是部落的老石头,他只是个孩子!”老石头惊呼。

“得了吧老石头,你都一把骨头快死的人了,谁要带你走啊!”林枫一脸不屑的冲老石头喊道,心头却涌起一阵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