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妈妈说爸爸要醒了的这件事,让我特别兴…



作品:《人类灭种后我成了全宇宙最靓的崽

妈妈说爸爸要醒了的这件事, 让我特别兴奋

而且这一次的出行, 比起上次和妮可匆匆忙忙、慌里慌张, 这次我可以说是准备十足,甚至称得上是万众瞩目, 虽然这种瞩目令人有点焦虑, 一想到抵达猎户座会被人全程跟拍的事情, 我就忍不住头大, 可是, 正如法文说的,有生之年, 谁不想去看一场大星系级别的流星雨爆炸呢

这么浪漫又残酷的恒星死亡现场, 不去亲眼见证一次,真是白活在这样伟大的时代了

换做不知多少亿万年前的始祖地球星际文明, 我想,大概普通人, 他们想出一次太阳系都很困难吧。

学校那边打好了商量,剩下需要操心的就是孕妇妮可了,因为非常不想带她会头痛, 又担心她会把自己作死,我本来打算把诺帝留在这里,就像以往那样看着她,为了避免他做坏事, 给他拷上监狱那边送的智能控制颈环,聊胜于无再说这两只龙不论从心智还是思维上都有点接近, 五百万年前可能是一家人,相处肯定顺滑,然而

金发的女人哪怕穿着宽松的便服,边缘依然没有放弃花里胡哨的粉蕾丝,她低着头,对钻进自己裙下的幼龙说:“诺帝,叫妈妈”

我:“为什么让他叫你妈妈”

他都能当你祖祖祖爷爷了好吗

妮可一脸认真:“可是我难得撞见一只龙,万一我生的就是龙呢总得事先练习一下啊再说它变得这么小,又被你阉掉了,也不能做什么。不是我说,赛莉娅,你对它真是太残忍了,也不见你阉掉那些黑暗精灵,明明龙比较可爱的,对吧诺帝来,叫妈妈不要舔先叫妈妈”

我:“”

从蓬蓬裙的边角,我看到了一条摇得相当欢快的刺尾巴,这幅母慈儿孝一对智障的画面,真实地令我吐了。

从人外恐惧症患者到龙控,虽然有家族遗传加成,但这些天以来,这头色龙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综上,妮可这个麻烦精是不得不带,反正到时候把她丢到角落拉倒,让一他们看住,算是以毒攻毒,这样想的我也就释然了。

在我每天认真练习,努力飞出比鸡更远范围的时候,周围的生活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关于堕天使的调查,因为有了一对毛茸茸的翅膀,我突发奇想,利用它们进行天使身份的id认证,居然还真的成功,并且没接到加百列大法庭的法院传票托这个的福,我阅览了不少只有天使内部才能知道的相关隐秘资料,倒是意外得到了一些收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九尾企业、那个宇宙钻石公司蓄势待发想要揭秘的举动的确事出有因,有关罗韩家和堕天使、六翼克隆等爆炸性的信息,它们远比飞鸟漏出来的零星更加可怕,这是埋藏在平静海面之下的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其中牵扯到的人事不胜枚举,如果借这一次的超新星节目爆料,或许同样会造成的泼天灾难,让全宇宙都为之轰动,这完全不是一个小小的钻石公司能承担得起的代价。

但这件事必须徐徐图之,按照飞鸟的做法,不打草惊蛇是很正确的,看来他还是有脑子,只是情商从来不用在正确的地方,尤其是我面前。我琢磨了一下,有关这类牵扯甚广的大事,在闹出是非之前,是找爸爸说还是哥哥说,可怎么想都觉得他们俩不会管,妈妈就更不可能了,仔细想想还真是悲哀,帝国这么大,这么辽阔,统治者却是一群随心所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大恶魔,幸亏他们已经被历史的车轮碾压,也还好有超负责任的马泽拉大总统对了马泽拉

妈妈不是说他会和我相亲吗

那就等我回来之后,借非正式的场合,和他好好说一说,不显得严肃也不显得散漫,以我的身份是最合适的,还能顺便“叙叙旧”虽说我现在对那些事什么、,也糊涂着呢,总有种妈妈为了骗我去相个亲,无所不用其极的感觉。

但不论怎么说,宇宙中有他这样可靠的存在,也算是帝国人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啦

几天的准备时间很快过去,因为心里对飞鸟还有气,我拒绝了和他一起直接飞过去、或者乘坐罗韩家私有豪华宇宙飞艇的要求,哪怕全宇宙现在都在盛传我和他谈恋爱谈得轰轰烈烈,也完全不影响我对他视而不见、当他不存在的事实。

飞鸟又能怎么办呢,谁让他现在不是牛逼的六翼了,只是个无法嚣张的四翼弟弟,那两瓣还没重新长好的羽翼疼得他成天发脾气,因为私自献祭,等好了据说还要上法庭接受审判,他爸妈都快为这个逆子气疯了,可这些和完全不为所动的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个永远拒接他通讯还花他钱给翅膀挠痒痒的冷酷大恶魔而已。

我带着妮可,还有再三抉择、左右摇摆了很久最后英明跟着我的法文,选择了节目组安排的星际大游轮乘坐,游轮的名字叫做龙蝗号因为它的本体就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火龙,这同样也是安德烈大师在多年前的一次浪人旅行中,在天龙星系历经一次生死攸关的龙灾得到的设计灵感。

这是一艘停泊在金牛星川流不息的银河港边缘,在牛奶般浓稠的空间站里,最夺目耀眼的旅行用航母飞船,它统共有半个南城那么大,细长的庞大龙躯能够容纳十六万立方体的面积,站在统共七百个左右的工作人员日常操控的上,架着一台高倍望远镜,说是能从银河系的这头,望到银河系边缘的另一头

它就是这样大得令人震撼,船票也贵的哆嗦,一般商务舱就抵得上普通母舰的三十倍价格,而里面特设的多种族栖息地,比如森林、湖泊、草原、群山峻岭这些特等舱席更是贵到使人流泪,双腿发抖,九尾狐公司的大手笔还是不错的,它不愧是卖骗人破钻石的狡诈巨贾

登船到抵达的这个时间属于适应期,我们还算是自由的,没什么人跟,于是在过银河港口的海关检疫之前,我先是从灰色的大空间袋里掏了掏,果不其然,就从里面掏出了一只

课代表梅露露:3

“嘉科尼老师法文这个羽毛怪都能去,我也要去您不让我一起我就哭哦,哇”

我冷酷无情地揪住她软趴趴的触角,把她丢了出去,在衣服上蹭了蹭湿手:“没钱给你买票,下一个。”

是正在打架的安吉和格雷。

“老师我有钱我妈妈从伯爵叔叔那里继承了好多钱带我去啦,带安吉好不好”

“老师老师,把我当宠物狗一起带去吧我会学狗叫,嗷嗷嗷嗷嗷我也要看爆炸的星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一只手捏住一个,把他们丢到身后,“不要,好吵。下一个”

居然是b班的食人草。

“嘉科尼老师我可以帮您捉虫子路过陨石流的地方空气不好,会有很多飞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草绿色的食人草扭扭捏捏。

“不用了,我带了喷虫剂。”

最让我无语的,还是aoi那个中二超级智脑,他居然拆了自己的零件,只剩下小巧的主板,悄悄装进了我的空间袋,被我发现后,就变作一个心形,示意我带他一起去。

“不。”

拿其他理由我还能忍,但这个

不愧是毫无罗曼细胞的家伙,理由都找的烂头了

就这么当着海关检查人的面前,在封闭的小房间里抓出了一堆偷偷跟来的孩子,把他们像赶小鸡一样赶回去,甚至叫了一辆车来接,我正松了口气,以为自己这就算过了,却看到对面红着脸、一身深蓝港口制服的狗耳海关员们尾巴尖儿一动,没有放行,果然是像从前那样严格啊,只听其中一个说:

“您还、还有没上缴的”

咦武器也算吗

“啊那、那个例行检查只要东西没问题我们最后都会还给您的”

对方连忙结结巴巴地和我拼命解释,我想了想,也不能让人家为难,尤其是连傻瓜一号妮可和二号法文都先我一步乐颠颠地上去了,唯独我被拦在这里,说明我的行李袋还有很多让人存疑的东西,作为一个守法的好市民,那我必须遵从检查于是我又掏啊掏,把那些银手枪、陀螺、蔬菜汁和打火机之类的放到桌上,顶着对方几个海关工作员越来越布满红晕的脸,我诚恳地问:“还有吗”

有个小姑娘看起来紧张得都快哭了,名人效应真可怕,我看出她的口型是想说没,可她狗狗耳朵里面塞着的冰冷的机器,依然是未通过的红色。

这下连我都有点懵逼了。

还不行

我感觉自己已经把全部家当都拿出来了啊

几目对望了好久,我都有种他们会朝我开始摇尾巴哈气的错觉了,才猛然想到漏掉了什么没拿。

“这个”

一条正在啃咬我手指头的幼龙被我递了出去。

“显示是通、通缉犯狄俄尼索斯他怎么会跟着您”

狗耳小姐姐瞪大眼睛,“需要我为您报警吗赛莉娅小姐”

“不用不用,”我摆摆手,抬脚,朝地上的影子踹了几下,“还有这些。”

宽肩窄臀的黑肤精灵被我踢了出来,也安安静静地爬起身,站到违禁物那一栏,在外人面前,他们倒是都挺高冷的。

“最后还有”

我有点迟疑地想出示自己的翅膀,但又怕引起轰动,现在全宇宙都知道我是个了,如果再忽然长出一对翅膀,岂不是会引起骚乱

可还好,当龙和精灵被呼噜开后,对面的红灯就嗖地一下全绿了,狗狗们不是,是安检员们开心地摇着尾巴冲我说:“汪汪汪汪汪”

这是过港合格的意思啦

我被几个热心的蓝制服送到银河港口空间站的地方,葱绿的停泊草场一览无余,热热闹闹的登船场景令人激动万分,在一片焦白如奶油的河口,那艘全场最瞩目的庞大星际大飞船龙蝗号的船梯正缓缓降落,妮可和法文一人拎着一个箱,满脸愉快地向我招手,啊全新的旅途开始了

我没有良心地回头望了一眼被我丢在海关室的家伙,扬起笑容,朝他们的方向飞奔,满脑子都是对旅行的期待和憧憬,可跑得太急切,中途不慎被草坪上的石子绊了一跤,幸好有人将我扶了一把,我摸了摸砰咚直跳的心,寻思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摔一跤可就太尴尬了,连忙道谢:“谢谢”

“不客气。”

对方低沉的嗓音,就如同大提琴般沙哑好听,我抬起头,就望进了一对宛如冰洋般剔透湛蓝的蓝宝石里。

它们就像大海一样,宽博,明亮,甚至让龙蝗号的扬帆处,那一颗颗花了上千亿雕琢的龙齿钻石也变得黯然失色。

“这里的路面有些滑,”身高惊人的铂金发青年将我扶正,就轻轻地放开了手,明明浑身的气势惊人,背脊挺得极直,人却毫不逾矩,举止相当绅士,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像旁人那样肆意打量,黏得人心烦。

他礼貌地朝我点头后,微微移开了视线。

只是在离开前,作为仅有一面之缘的路人,他语气温和说:“那么,祝您旅行愉快。”

然后便同我错身而过。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