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我在大宋贩卖焦虑 > 第15章 从底层开始

第15章 从底层开始

    “当真?”

    陈定瞪大了眼睛。http://www.boaoshuwu.com/1407/

    陈宓笑了笑道:“这有什么好编造的,不过是一个小掌柜而已。”

    陈定大惊小怪道:“小掌柜?那可是醉仙楼的掌柜!”

    陈宓摇摇头道:“是醉仙楼第一分店的掌柜,这店连影都没有呢。”

    陈定嘿嘿一笑:“那不是已经在筹建了么,对了,弟弟,这醉仙楼的掌柜,每月能有多少薪资?”

    陈宓笑道:“倒没有多少,市面上的掌柜年薪大多以一百三十贯为多,醉仙楼薪资略低,只有一百二十贯,嗯,换算到月,每月十贯,日薪……嗯,大约每日能够挣三百三十三文钱。”

    陈定脸上的期待顿时消失:“这么少啊。”

    陈宓闻言一笑:“哥,你这就不讲理了啊,这不少了啊。”

    陈定道:“怎么不少,搬运工每日都有一百多文,一个大掌柜才三百多文,你还不如跟我卖煎饼算了,咱们煎饼现在一天能够挣个五六百文呢,遇到墟日,那都得一贯钱以上!”

    陈宓苦笑不得:“这可不能这么比,大掌柜这钱是旱涝保收的,而且一般的大掌柜工作并不繁忙,社会地位也高,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便利,这可不是其他的活能比的。

    鸡蛋灌饼虽然是小生意,但小小生意能发家,不过也要考虑到做煎饼是相当辛苦的,和作掌柜还是不能比。”

    陈定摇摇头道:“辛不辛苦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要能挣钱。”

    陈宓哈哈一笑,自己这个哥哥,若是在后世,那肯定是个非常拼命的打工人。

    “这掌柜还有一样收入,就是年底是有奖金的。”

    陈定眼睛一亮:“有多少?”

    陈宓伸出一根手指:“一个月的工资。”

    “十二贯啊,那也没有多少啊!”

    陈宓笑了笑,好吧,是不算多,不过也不少了。

    汴京人平均月收入也不过是三贯钱左右,掌柜的收入已经是平均工资的四倍以上,这个收入绝对不能算少了。

    只不过陈定现在自己做生意,每日都有五六百文钱的收入,再来看着三百多文的收入,顿时就觉得少了。

    陈宓没有与哥哥争论这个东西,毕竟他的所谋甚大,这薪酬多少,他本来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倒是陈定安慰道:“也无妨的,弟弟你喜欢就去干,有哥哥在呢,你挣的钱也是不少呢,有这笔钱,咱们买房子的时间可以大大提前了。

    不过陈宓,你做事我是支持的,但读书这个事情可不能耽误,这大宋朝的康庄大道不是做生意,而是做官。”

    陈宓点点头,哥哥的心思他是明白的,也并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而是大宋朝的百姓都这么想,也不难理解。

    第二天,陈宓还是早早起来,帮着陈定将摊子支好,然后安步当车往醉仙楼而去。

    醉仙楼做午餐和晚餐,早上的时间是进货、食材处理、整理卫生的时间,陈宓进入的时候,虽然里面没有客人,但却是一片忙乱的模样。

    陈宓扫视了一眼,竟然发现了卢伯蕴也在,虽然只是在柜台处悠悠然的喝茶,但这依然让陈宓有些惊讶。

    卢伯蕴是个优渥环境长大的富家子,竟然能够在深秋季节早起,来到酒楼主持工作,看来之前探听到的那些消息,还真的是存在的。

    都说卢家的三个子弟,就卢伯蕴最有出息,人虽然不算很聪明,但很是勤勉。

    陈宓点点头,能够在这么冷的天气早起工作,的确是称得上勤勉两字。

    卢伯蕴看到陈宓,赶紧招招手:“贤侄快来,尝尝这江浙路运过来的雨前龙井,这次采购了一批,你帮忙尝尝味道如何。”

    陈宓笑着过去,尝了尝点头道:“味道清冽,初入口微苦,但转瞬间变得甘甜,是相当不错的茶叶。”

    卢伯蕴笑道:“贤侄果然是雅人,有些人喝不惯这茶,还喜欢往里面添加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人倒胃口,贤侄这样的还倒是少见了。”

    陈宓笑了笑,不愿意谈这些不太有营养的东西,转头看酒楼忙碌的场景。

    卢伯蕴知道陈宓的意思,给介绍道:“那边在整理酒类的是量酒博士,打扫卫生的是堂倌和僧儿,厨师大师傅们在后厨,歌妓不是我们自己的,那些是与别处妓馆合作过来做生意的。”

    陈宓点点头,这些他都有些了解。

    量酒博士,简称量酒或者博士,是专门负责接待客人的酒保;

    行菜即堂倌,也就是现在的传菜生,负责送菜,同时也做一些点菜之类的工作;

    过卖也是伙计、堂倌,专门负责点菜;

    外出鬈儿又叫僧儿,是专门负责拉客和兜售食物的小厮。

    他们分工明确,对客人的态度、语言和点菜、送菜、端菜的姿态、时间、技巧都有定制,。

    好像后世的高级酒店一样,一进门就有迎宾,随后倒水的、点菜的、换餐具的应时而来,让客人们感觉宾至如归。

    酒楼管理严格,除分工明确以外,还设立了一套赏罚制度。

    如果伙计们让顾客不顺心或者送食物少了,动作慢了,一旦被店主知道,必然要遭到惩罚,轻则责骂惩工,重则开除。

    这其实是一套相当繁复的体系,这也是卢伯蕴明知道连锁店的想法,却依然要请陈宓来帮他实际操作的原因。

    他想不出要开十几二十家同样酒楼的模样,因为要维持一家醉仙楼的运转,已经让他无暇他顾,要管理十几二十家,那怎么可能!

    这其实也是其他所有酒楼,包括樊楼这些天下闻名的酒楼也没有选择开分店的原因。

    “贤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开始工作?”

    卢伯蕴问道。

    陈宓道:“世叔,我打算先在店里面工作一段时间。”

    “嗯?”卢伯蕴有些蒙,“难道不是确定开店地点,然后开始装潢、招募人手这些事情么?”

    陈宓笑道:“那些当然要做,不过,关键还是要先梳理出一套标准出来,汴京酒楼的服务本身就是非常高端的,这些东西都有很多借鉴的地方,我要先把这些给梳理出来,形成一套可以行之四海皆准的标准,这样才能够在各地方推行的时候,有一个标准,才好方便管理。”

    卢伯蕴似懂非懂点点头:“那要不,这店暂时由你来管理?”

    陈宓摇摇头:“我要深入进去,各个岗位都要亲自去做,才能真正理解吃透。”

    “你认真的?”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