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我在大宋贩卖焦虑 > 第14章 陈掌柜!

第14章 陈掌柜!

    气氛一下子凝滞了起来。http://www.liulanwu.com/2187/2187432/

    卢伯蕴与李夫子交换了眼神。

    卢伯蕴道:“别急别急,咱们慢慢谈嘛,走,酒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移步过去。”

    陈宓自无不可,早上出来采购,现在正饥肠辘辘呢。

    酒席倒是不算奢华,但好在实在,陈宓先是吃了一些顶饿,卢伯蕴提议说喝点酒,陈宓拒绝了。

    “我年纪还小,就不喝酒了,我以茶代酒,敬两位一杯。”

    卢伯蕴倒不勉强。

    李夫子坐在陈宓的对面,不怎么说话,安静坐着,仔细地端详陈宓。

    越看越是心下赞叹。

    倒不是赞叹陈宓的外表,当然外表也值得赞叹,虽然身量还没有很高,但五官俊秀,神完气足,关键是,他的眼神十分的稳重,不像是个年轻人,倒像是个老狐狸一般。

    李夫子见过许多的青年才俊,那些人无论才华多横溢,家世多好,但眼神之中始终会透露一些问题:

    才华横溢的多倨傲,家世过人的多骄横,没有家世也没有才华的,眼神多显躲闪不自信,或者显得狂悖以掩饰心中的自卑。

    陈宓的眼神却是始终平和淡然,这种眼神别说年轻人了,即便是很多达官贵人也未必会有.

    一般来说,有这样的眼神的人,一定是经历了许多事情,而且有些事情是超乎想象的。

    这一点李夫子倒是看对了。

    陈宓上一辈子混得不错,虽然不算是什么商业大鳄,但毕竟是某上市公司的高层,且是能够自成派系的那种,自然经历过许多的明争暗斗.

    至于超乎想象的事情,嗯,死亡之后穿越重生这个事情,的确是超乎人想象的。

    上一世繁华尽享,又能够重活一世,也没有太大的遗憾,自然眼神平和,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在卢伯蕴看来是决定身家性命的大事,但在陈宓眼中看来,不过是验证一下商业手段在这个年代还能不能奏效罢了。

    之前李夫子对陈宓的才华便十分的欣赏,但此时对陈宓的评价又高了三分。

    卢伯蕴道:“贤侄,你不愿讨价还价,那世叔也不和你讨价还价,但实际困难还是得和你说清楚。”

    陈宓笑道:“世叔是说家主之位吧?”

    卢伯蕴叹气点头:“没错,你也知道,现在我的局势并不算好,不过你既然将我是为可以合作的目标,这个应该也是原因之一了,既然你愿意与我合作,那就是觉得我可以登上家主之位。

    虽然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办,但这也是我之所愿,所以,我答应与你合作,但我答应你的条件,在我当上家主之后才能够兑现,你觉得如何?”

    陈宓哈哈一笑:“那是自然。”

    卢伯蕴喜道:“那就这么定了,需要签契约么?”

    陈宓摇摇头:“无需如此,到时你卢先生若是想要违约,我陈宓若是没有能力,自然奈何不了你,但你卢先生见识到我的能力,就知道得罪我不是个好事情。

    卢伯蕴心中一凛,不知为何,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寒意。

    陈宓继续道:“但约定的内容还是要重新确认一下的,卢先生,还有李先生也见证一下。

    我陈宓将以我的技术帮助醉仙楼建立品牌,在各地开设连锁分店,以我的技术入股醉仙楼这个品牌,占股一成,卢先生,你愿意吗?”

    卢伯蕴正想说话,李夫子突然道:“我想,应该需要设定一些条件吧?比如说分店要存活下来,比如说需要完成盈利这些。”

    陈宓笑了起来:“卢先生需要兑现诺言,自然是因为这个事情成功了,若是不成功,卢先生以后每月只能领月例,自然也不用兑现了。”

    李夫子不由得一笑,是这个道理。

    卢伯蕴微微有些激动:“那就这么定了,我确定!”

    陈宓笑着点头:“嗯,那就足够了,那么,卢先生准备好了么?”

    卢伯蕴激动点头:“还请贤侄指教。”

    陈宓点点头:“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实际操作,我们先筹划第一家分店,第一家分店将是我们的试验田,我会通过第一家店形成一系列的标准,包括菜品标准、供应体系标准、装潢标准、服务标准、员工培训标准等等,都会形成文件,以后的分店将会以这个标准推广……”

    这些问题陈宓在册子里面少部分提过,卢伯蕴心中有一些应对方法,但想看看陈宓的应对,于是一一提出疑问。

    陈宓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一一道来,并且做了举一反三的阐述,一番论证之后,卢伯蕴与李夫子再无疑问,而且里面很多事情,连卢伯蕴都不太明白。

    卢伯蕴心悦诚服道:“贤侄在这连锁店的经营上果然是造诣极深,这下子我是放心了。”

    他沉吟了一下道:“筹办一家分店事情繁多,我恐怕是脱不开身来,贤侄,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承担起这个责任?”

    陈宓点头笑道:“当然,义不容辞。”

    卢伯蕴点头道:“筹办新店涉及的资源以及人员众多,李先生,恐怕需要你居中协调一下。”

    李夫子笑眯眯道:“那是自然,东家请放心,我会好好配合陈掌柜的。”

    “掌柜?”

    陈宓愣了一下,随即释然笑了,掌柜便是总经理,既然他承担起分店筹办的事宜,当然便是这分店的总经理了。

    李夫子道:“……东家,陈掌柜的薪资怎么定?”

    卢伯蕴看着陈宓道:“贤侄,你初来乍到,如果搞特殊的话,恐怕有人会有许多意见,所以,还是参照醉仙楼的规矩来吧。”

    陈宓摆摆手道:“不用在乎这些小事,该给多少就给多少。”

    卢伯蕴大笑起来:“贤侄果然是干大事的人,放心,你世叔我也不是吝啬的人,你筹办的过程之中,如果有调动不了的,李先生决定不了的,都可以来找我!”

    陈宓拱手作揖:“那就谢谢东家了。”

    听到陈宓口中的东家儿子,卢伯蕴眉飞色舞,嘴上却是说道:“贤侄还是叫我世叔好,听着亲切。”

    陈宓也笑道:“是,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