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我在大宋贩卖焦虑 > 第13章 谈判!

第13章 谈判!

    “现在怎么办?”

    卢伯蕴眼巴巴地看着李夫子。http://m.bofanwenxuan.com/154/154624/

    李夫子也有些傻眼,他是个读书人,生意上的事情本身就不是很懂,拉关系这个他倒是在行,卢伯蕴依仗他的也是这一点,但具体到商业上就不太行了。

    不过也正常,连锁店本身已经算是属于技术这一分类了,别说大宋人不懂,后世人懂得其中门道的人也不多。

    李夫子想了想道:“我们不懂没有关系,陈宓懂就行了。”

    卢伯蕴苦着脸道:“可他的要价太高了,若是几千贯钱,我做主就给了,可一成股份,涉及族产,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说了算了,别说现在了,即便是当上家主,恐怕也不是我一言而决的事情。”

    李夫子嘿嘿一笑:“以后的事情再说嘛。”

    卢伯蕴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

    李夫子点点头:“答应了再说,不过得提前说好,得让他帮你登上家主之位,不然你说话不算数,等你当上家主,你就说家族反对意见太大,之后咱们也不亏待他,他想要当掌柜也罢,想要金钱补偿也罢,都满足他。”

    画饼嘛,谁不会。

    卢伯蕴抚掌大笑:“果然不愧是夫子,那就这么定了?”

    李夫子笑着点头:“我和你一起见他吧。”

    卢伯蕴喜道:“有夫子一起,我的信心更足了。”

    ……

    陈宓将鸡公车停放在醉仙楼的门口处,鸡公车是独轮车,是陈宓买来采购鸡蛋灌饼材料所用的。

    至于为什么叫鸡公车,大概因为其形状有点像鸡公,一只硕大的轮子高高耸起,像昂扬的鸡冠;两翼是结实的木架,堆放货物;后面两只木柄,被推车人提起置于胯旁,自然像张扬的鸡尾了。

    店小二赶紧过来撵人:“干什么,干什么,这里不能放。”

    陈宓擦了擦额头上的微汗,笑道:“我是应卢老板的邀请而来的……”

    “你什么玩意,东家……”

    “诶诶,别乱说话,这是咱们东家的贵客!”

    之前的店小二看到了陈宓,赶紧跑过来。

    “陈少爷,东家在里面等您呢。”

    陈宓笑着点头,便迈步往里去了。

    “诶,老于,这个人是谁啊,怎么东家还请他来啊?”

    “别乱说话,你这把嘴太臭容易得罪人……”

    陈宓微微摇头,只管往里面去了。

    拾级而上,来到了卢伯蕴的办公室,伸手敲了敲,卢伯蕴的声音传来:“进来。”

    陈宓轻轻推开。

    “哎呦,贤侄来了啊,快请快请。”

    卢伯蕴殷勤地从位子上站起来,却没有挪动脚步,就站在桌旁等着陈宓。

    陈宓见状只是一笑,扫到旁边坐着的一人,那人夫子模样,留着一把山羊须,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陈宓迈步进去,卢伯蕴介绍道:“这位就是陈宓,贤侄,这位是醉仙楼的账房李先生。”

    陈宓笑着与李夫子点点头,然后在旁边落座。

    卢伯蕴笑得颇为和善,仿佛将陈宓赶下车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贤侄啊,之前是我急躁了,我和你道歉,这一次请你过来呢,一来是想和你陪个罪,二来么,就是谈谈我们之前关于连锁店的事情。”

    陈宓心下冷笑,这卢伯蕴看着和善,但诚意却是稍显不足了,若真是想要道歉,该直接上酒席才对,现在连一杯茶都没有。

    “哦,卢世叔请说。”

    卢伯蕴道:“是这样啊,贤侄,不瞒你说,连锁店的确值得一试,不过风险太大,就算要开,一开始肯定也只会选择开一家两家,是亏是挣这还不确定呢,你直接就要走醉仙楼的一成股份,这肯定是不行的,尤其是醉仙楼本身就是卢氏家族的族产,我是做不了主的。”

    陈宓就这么看着卢伯蕴,看卢伯蕴怎么说。

    卢伯蕴干笑道:“所以,贤侄啊,你看,要不世叔先给你两百贯,之后无论是投资成功失败,这钱都是你的,以后如果开成了,世叔再奖励你,绝对超过千贯,你看如何?”

    陈宓哑然失笑:“卢先生,你不用试探了,我虽然年轻,但你该知道我不是普通的年轻人,这些试探就适可而止了,你要是觉得代价太高,那我便去找其他的酒楼好了。

    汴京城七十二家正店,排在醉仙楼前面的酒楼可不是一家两家,说实话,卢先生不会觉得我就找你这一家吧?”

    卢伯蕴心中一凛,陈宓没有再叫他世叔,而是直接以卢先生相称,这是直接将所有的伪装都扔掉了。

    而且陈宓还透露出他与其他家酒楼接触,若是他决定晚了,到时候就要错过了。

    卢伯蕴不由得有些着急,正想说话,李夫子却是轻笑了一声:“但没有比醉仙楼更合适的合作对象了吧?”

    陈宓忍不住看了这个叫李夫子的账房一眼,心中有些警惕,这样的大事,一个账房一起旁听,说明卢伯蕴是极其信任此人的,这一说话便直戳要害,是个不简单的。

    陈宓一笑:“那是自然,醉仙楼自然是最合适的,不然我不可能花这么多的心思来接近卢先生……”

    卢伯蕴闻言心中一松,但下一句话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以我的调研之深入,你们不会认为适合的只有你们一家吧?”

    李夫子呵呵一笑:“陈……陈小友说得没错,但连锁直营法只是一个想法,现在这个想法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做酒楼百年,是真正的专业人士,你不会觉得少了你我们就不能搞了吧?”

    陈宓笑了起来,笑得相当放肆:“既然如此,两位又何必叫我来,好了,两位就不用试探了,我的条件并不高,你们愿意答应就答应,不愿意答应我就找其他家。

    连锁店嘛,你们自然也是可以做的,不过以后遇到什么问题,也不用找我了,因为到时候就是竞争对手了,我不方便说话的。”

    说完之后,陈宓就不说话了,还微微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