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45章 驱虎吞狼



作品:《御剑江山

“叮”、“叮”、“叮”……

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黑衣人已挥刀击碎了飞射而来的石子,而莫羽也趁此机会,飞窜奔逃。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感受着手中传来的震动,黑衣男子的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哂笑:“想不到这长歌楼中竟然也存在唐门遗孤,嘿嘿……真是踏步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看着莫羽奔逃的方向,眼中精光闪动:“你是逃不了的。”说着,已飞身朝莫羽追了过去。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看着越追越近的身影,莫羽心中大急,自已虽用暗器偷袭换来逃走的空隙,却也解不了眼前危局,纵然自己将长歌行施展至极限,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对方的身份远在自己之上,照这样的情形,不到半柱香便会被其追上。而一旦自己被对方追上,等待自己的唯有死路一条。

不知道自己将长歌行提升至高阶能否将对方摆脱。

一念至此的莫羽当即询问大数据系统,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

一百点武勋!

自己需要花费一百点武勋才能将长歌行从中阶提升至高阶!

莫羽心中惊异,看了看只有六十点的武勋值,最终放弃了这个念想。

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将轮回劫交给对方吗?

这或许是一个保命的机会,但莫羽却心有不甘,如果轮回劫真如传闻中的那般了得,或许会成为攻略这个世界的关键,可如若不交,说不定自己便会折在这里……

就在莫羽犹豫之际,一个久违的声音彻底断了他的念头。

“叮咚,任务跟新中: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摆脱眼前危局。任务完成,获得五十点武勋与一千多阅历。任务失败,死亡!”

不会吧!

你这个时候给我来任务。

而且还是这么简单粗暴的任务。

听着久违的系统提示音,莫羽嘴角的苦笑之色更甚,他瞥了眼身后那越追越近的黑衣人,心中苦涩——可自己究竟要如何才能摆脱这个家伙呐!

起初莫羽想逃回茗园,毕竟茗园内有任长老坐镇,眼前这家伙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任长老。可如此一来,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茗园弟子只有四人。对方不难猜出自己的身份。

可若前往其他地方,以现今山中弟子的实力,未必能拦住此人。也就是说,除了茗园,自己只能前往楼主所在的天渺峰或是六部才能让此人知难而退……

等等!

六部!

一念至此的莫羽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冷笑。

※※※※※※※※※※※※※※※※※※※※※※※※※※※

浩然峰,青莲八峰之一,亦是长歌六部中的礼部所在。

位于浩然峰顶的春秋阁内,一条清癯的身影迎风而立,静静俯视着峰下的一切。

慕千秋喜欢这种俯瞰众生的感觉,但唯一遗憾,是青莲山内尚有一个地方不在他的脚下,便是李凌烟所在的天渺峰。

天渺峰乃青莲山的主峰,亦是楼主的居住之地,那里才是巅峰,才是俯视青莲山最好的地方。浩然峰只是第二高峰,正如他如今的身份一样。

“天渺峰……”看着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山峰,慕千秋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快了……我很会便会站在你的巅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长歌第一人……”

就在慕千秋准备转身离去之际,远处急速飞驰的两条人影却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嗯?”

…………

……

“我看你往哪里走!”伴随着一声冷笑,在距离浩然峰山脚约莫百丈外的山道上,莫羽最终还是被黑衣人给拦下了。

莫羽心中惊异,随即双手舞动,却是数枚石子再次朝对方激射而去。

黑衣男子似是早有防备,瞬间将数枚石子击落。

“果然是唐门手法。”男子冷笑一声道:“你是唐玄的什么人?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嗯?

莫羽闻言一惊,似没想到对方竟能看出自己所用的是唐门手法,更没想到,对方竟能准确的将自己与唐玄联系在一起,当即冷哼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黑衣男子冷笑道:“唐门暗器绝迹多年,如今的唐门遗孤中,只有少数几人通晓暗器之术,而唐玄是这几人中,唯一未被我们监视之人。数日前,唐玄现踪,而你又懂得唐门的暗器手法,你敢说你与唐玄没有关系?”

“这……”莫羽心中诧异,似没想到对方竟对唐门如此了解。更没想到,自己的暗器手法竟是如此醒目,心中不由惴惴——看来以后施展暗器时,还需多加注意才行。

见莫羽不语,黑衣男子以为被自己说中,当即冷笑道:“交出轮回劫,并说出密匙的下落,我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莫羽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或者说,我如果告诉你,才是真正的自寻死路!”

“不打自招了吗?”黑衣男子打量着莫羽一眼道:“你果然知晓唐玄与密匙的下落!”

“我说不知道,你会相信吗?”莫羽反问。

“想不到你年纪不大,倒是颇有城府。不过没关系,只要将你捉住,以我的智计,迟早会让你将秘密吐出!”说着便伸手欲朝莫羽抓来。

然而莫羽却为抵抗,而是静立原地。

“放弃抵抗了吗?”男子见状冷笑,可紧接着,他的脸色变了,因为他听到了一声长啸。

“何方宵小,竟敢闯入我浩然峰的范围!”黑衣男子感觉不妙,从这悠长的啸声中,可以得知来人非常了得,啸声越来越近,只见一名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如大鹏展翅般飞纵疾驰而来,转眼已来到十数丈外。

“这外放的气劲,是慕千秋!!”

“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莫羽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旋即半跪于地,冲临近的慕千秋喊道:“慕执令,您与策君的事被已此人知晓,绝不可留他活口呐!”

“什么!”飞身而来的慕千秋听到莫羽的呼喊,脸色瞬变,此时间不容发,已不容他多想,当即腾空而起,挥掌便朝那黑衣男子拍去,剧烈的掌尽在林地内浩荡,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向那黑衣人奔涌而去。

见到这一幕,莫羽不由暗吁了口气:“看来自己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