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40章 交易会



作品:《御剑江山

莫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听着邻屋两人的对话。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只听一个声音低沉的男子开口道。

“打听清楚了。”另一名年轻男子道:“七日后,东剑道少主亲来长歌拜山,而内门交易会则提前于明晚在西南山道的空地处举行。”

“东剑道少主的来意不明,但这对山内弟子倒是个机会。”声音低沉的男子冷笑道:“同为十二楼,且都是用剑,东剑道此来,难免会有剑法切磋,若能在切磋中一展身手,莫说晋升内门,怕是成为亲传弟子都不是没有可能。”

“正因如此。此次交易会虽因众多弟子不在山中使得人数减少,但交易品却更胜从前。”

“你可知此次参与交易会的都有谁?又会有怎样的物品出手?”低沉男子询问道。

“这我可就不知了。”那年轻男子道:“毕竟我也才进入内门半年……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能助我在此次交易会中购得想要的物品,我定会帮你助你成为内门弟子。”

“嗯?”听到这话的莫羽不由心中一动——从这二人的对话中可知,那年轻男子应是内门弟子,而那话语低沉之人则是外门弟子。可从这两人对话的语气听来,那内门弟子似乎对那外门弟子很是客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在长歌楼,内外门弟子的地位可谓天差地别,像这种内门弟子敬畏外门弟子的情况,可谓闻所未闻。

“你放心,我燕长风可是说话算话。”那低沉男子道:“但我却不知你是否会过河拆桥,毕竟三万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

“可交易会明晚就开始了。”那内门弟子的语气不免有些急促:“已经没时间了……”

“不如这样……”名唤燕长风的外门弟子道:“我也要参加明夜的拍卖会。”

“这……”那内门弟子语露为难:“若是被人发现,我的处境怕是不妙呐,毕竟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知晓交易会的事。”

“若真让你为难,我也只能作罢了。”

“罢了。”就在这时,那内门弟子似是做出了决定:“我带你参加拍卖会可以,但全程你都不能说一句话。而且你不许抢我想要的物品。”

“这是自然。”名唤燕长风的男子道:“毕竟我只是想去见识一番。不过空口无凭……你需将参加内门拍卖会的要求告知我。”

“这——”那内门弟子再次陷入犹豫。

“你放心,我只是用来背书,只要你将内门拍卖会的细则告知我,我明日便去钱庄将银票取来给你。”

“好。”那内门弟子咬了咬牙,道:“其实参加内门拍卖会的要求很简单,毕竟这拍卖会是私下举办的人,为了避免麻烦,与会者都要乔装打扮,隐去真容。而进入拍卖会都要对暗号,今年拍卖会的暗号是……”

随后,那内门弟子便将参与拍卖会的细节告诉了对方。

“原来如此。”在听完对方的叙述后,燕长风若有所思:“若是这样,那你便没有利用了价值了。”

“你说什么?”

就在屋内的莫羽暗自诧异之际,却听邻屋忽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旋即便是一片死寂。

“啧啧啧……想不到堂堂内门弟子竟是如此不堪一击。看来长歌楼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燕长风说完,语气忽然一改:“内门交易会吗?想不到长歌楼内竟有这样的活动,倒是真的有趣……呵呵……”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约莫一柱香之后,待确定邻屋再无动静后的莫羽纵身来到隔壁的院落。

此时天色已彻底暗了下来,莫羽蹑手蹑脚底走到主屋外,轻轻推开了虚掩的房门。待见到屋内的景象后,莫羽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只见在主屋的地上,躺着一具年轻的尸体,这尸体身着长歌内门弟子服,很显然便是之前说话的那名内门弟子。此时的他双目瞪圆,脸上满是惊恐与不可置信……

尸体的身上别无他伤,只有胸口凹陷,扯开对方上衣,只见在他的胸口处,印着一个巨大的掌印,这掌印较之一般人的手掌要搭上许多,几乎覆盖了尸体的前胸。莫羽对照了一下手掌,发现这掌印足有自己的两倍大。

看着地上的尸体,莫羽疑云窦生——是谁杀了他?

从自己刚才听到的对话来看,凶手应该是那个名唤燕长风的外门弟子。

只是……一名外门弟子有能力击杀内门弟子吗?

要知道,能成为长歌楼内门弟子的,修为都在大凡位之上。对方能够一击将其击杀,虽有偷袭之嫌,但其实力较之这死去之人,只高不低。

此等实力,又岂会屈居外门弟子。

又或者……此人是别有用心?

难道他也是北夷皇室之人?疑惑是其他势力派来潜伏的弟子?

还有他们之前提到东剑道将于七日后前来拜山……

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呐……

不过……内门交易会吗?

自己倒是可以参与一下,说不定真能淘到什么不错的宝贝哩。

至于本钱嘛……

莫羽的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哂笑:“宝山老兄,对不住了,我可能要借你的家底一用了……”说道,便朝金宝山在谪仙镇的住所走去……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来到第二日的傍晚。

就在天色彻底暗下来的瞬间,乔庄打扮后的莫羽竟直地朝西南山道的空地走去。

西南山道是一处荒道,通往长歌楼的墓地,故而这条山道鲜有人走,内门交易会选在这里举办,倒也隐秘。

莫羽小心谨慎地沿着山道前行,此刻的他带上了斗笠,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生怕被人发觉一般,十分像个干了亏心事的小贼。

在转了几个弯后,山道的尽头出现了一片空地。

这空地很大,足有大半亩地的面积,当莫羽来到空地外时,这里已站着十数条人影。如莫羽一样,这些人也都乔装打扮过,众人皆沉默不语,彼此间并无半点交谈。

就在莫羽准备踏入空地的瞬间,两旁的树林间突然闪出两人,随后两柄长剑便架在了他的颈间。同时,空地上那十几条人影也同时向他看来,其中有戒备的、也有嘲讽的,但更多的则是期待。毕竟参加交易会的人越多,他们能交易到的物品也就越丰富。

这时候,一名持刀男子低声道了句:“暗号!”此人声音沙哑,想必也是故意变声。

莫羽笑了笑,胸有成竹地开口道:“我散唯将闲伴公,来春或拟往江东。交亲不念征南吏,易夏至方泽之祀。”

这是莫羽昨日在屋内偷听到的暗号,是一首藏头诗,其每句话开头的第一个字连在一起,便会形成‘我来交易’四字。果然,在听闻莫羽说出暗号后,两人收回的长剑,对着他微微抱拳道:“抱歉了,毕竟弟子私下交易是门内严厉禁止的。我等不得不小心谨慎。”

“谨慎一点好…哈哈……”虽是这么说,但此刻莫羽的掌心已满是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