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32章 草木传说



作品:《御剑江山

莫羽没有贸然上山,而是转身返回了谪仙镇。先前一幕令他心乱如麻,他必须整理心绪,万一不小心被人察觉,那可就麻烦了。更重要的是,若被慕千秋得知自己今晚上山,以他那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的行事风格,自己必有性命之忧。

毕竟此事的干系太大。

一炷香后,莫羽已回到山脚,对上守山弟子那诧异的目光,莫羽只说自己在山中迷了路,故而返回。

守山弟子对此也没多问,毕竟山路确实难行,而且还是夜晚。别说莫羽只是外门弟子,就连许多内门弟子也都发生过迷路的情况。

解释完毕后,莫羽便朝自己居住的小院走去。

和一般外门弟子需要四人共居一院相比,莫羽的居住环境却要好上许多,他是独门独院。这倒非是任草木的关系,而是金宝山的安排。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莫羽倒也不担心暴露今夜发现的秘密。

夜色深沉,躺在床榻上的莫羽却久久不能入睡。

虽然此事与自己这外门弟子无关,加上身为穿越者的他对长歌楼也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他却不能对此事不管不顾。

毕竟现在的长歌楼是自己的依仗,以长歌弟子的身份在这个世界行走,会免去不少的麻烦,因此他自然不想让长歌楼面临覆灭之危。

但此事又不能明说……

真是麻烦呐……

※※※※※※※※※※※※※※※※※※※※※※※※※※※

次日清晨,莫羽再次走入青莲山。

经过一夜思索,他还是决定先将此事按下,待机会成熟,再以旁敲侧击的方式向任草木说明此事。

任草木虽已不问楼内之事,但此事关系长歌楼的生死存亡,想必不会袖手。

至于以后的事,那便看长歌楼的造化了。

怀着这个念头,莫羽来到了青莲山腰的正门外。举目眺望,只见崇山峻岭之间,有着一排排雕栏玉砌、充满仙风的殿阁。山腰之上。便是长歌楼的宗门的所在。实际上,莫羽见到的不过是长歌楼的一部分,更多地阁楼雕砌,都被隐秘与云雾树海之中……

观看了一会儿后,莫羽迈步走入山门,可就在他跨过山门牌楼的瞬间,四条人影已将它团团围住。

这四人乃长歌楼的守门弟子,皆有中灵位的实力,四人若是联手,就算是大灵位的高手也未必讨得了便宜,四人实力在内门中也算翘楚,否则也不会被安排至此守卫山门。

“弟子莫羽,见过四位师兄。”莫羽冲四人躬身行了一礼,随后亮出了手中的玉简。

四人看了看莫羽,其中一人接过他手中的玉简,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微微点点头,在将玉简还到莫羽手中后,便又隐于林间。

这四人从出现到离开不过转瞬功夫,行事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不过待四人离开后,莫羽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四个人?

长歌楼竟派了四名弟子固守山门。

莫羽之所以会面露迟疑,是因为守门弟子通常只有两人,只有山中戒严时期,才会增派至四人。

难道近期会有大事发生?

心念至此的莫羽也未多想,而是迈开步子,继续往山巅走去。沿着又山道走了约莫大半柱香的时间,莫羽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的巨大的方形平台,这平台占地十数亩,上面铺满青石。

这是观云台,乃长歌楼弟子演武之地,也是其举办大型会议的场所。观云台后,有十余条青石山路,通往山中各处。

“奇怪?”

步上观云台后,莫羽脸上的疑云之色更甚:“长歌楼近日是怎么了?怎会这么少的人?”

自步入山门后,莫羽一路上只需遇到几名驻守山道的内门弟子,除此之外,便再也未见其他人。起初他以为众弟子都在观云台演武,可到这一看,观云台上只有零散地十数个大凡位内门弟子在演武操练。

若是平时,观云台可是人满为患呐。

一念至此的莫羽不由想起昨夜听到的话。

难道长歌楼内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满心疑窦的莫羽不再多想,而是径直地走上一条山道,往茗香谷走去。

沿着山道走至尽头,便可见到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谷。

在山谷的左侧是一大片散发着浓郁药香气的田院,院内种着许多不知名的植物,田园右侧有十几间大大小小连成一片的房屋。

环顾四周,除了进来的入口,此地便再也没有通往外界的道路。

很难想象,这样一座朴实无华的山谷,竟会是长歌三雅之一的任草木的居所。

与一般的江湖中人不同,任草木不喜纷争,这也是为什么同为三雅的‘诗’、‘酒’能名列当世十绝,而任草木却未跻身其内。非是他实力不够,而是其不愿牵扯江湖纷争。

数十年前,‘诗’、‘酒’二人名震江湖,而任草木却默默无名,若非当年的那惊世一战,只怕世人只知长歌双雅,而非三雅。

提到任草木,便不得不提武朝。

因为任草木乃武朝灵王的至交好友。

三十七年前,武罗睺遇刺身亡,三内监执掌武朝,排除异己,陷害忠良,导致天下大乱,武罗睺的子女也惨遭迫害,只有灵王武玄风、末王武战云以及公主武绮罗逃出天都,武朝已趋覆灭之相。

天下大乱,有人想占拥居之功,立身朝堂,有人想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有人想斩草除根,独立山头……总之但凡上得了台面的势力,无一不在打这三个武朝遗孤的主意。

当世武绮罗下落不明,武战云逃往北方,因此灵王武玄风便成为了诸多势力的目标。

穷途末路的武玄风,只得逃往青莲山寻挚友庇护。而三大监则派出天都高手围困长歌楼,欲捉灵王回朝。而各大势力也虎视眈眈,一时间,长歌楼成为众矢之的。

当时‘诗’、‘酒’未回,面对十数名玄位强者,上百名灵位高手,长歌楼已临覆灭之境。

就在长歌楼准备交出武玄风时,任草木却独自约战围攻强者,以一己之力,创下重创四名中玄位、击杀三名小玄位的战绩,而伤亡于其手的灵位高手更是多达数十人。

一时震惊天下。

直到那时,世人才明白,原来长歌楼最强之人非是盛名在外‘诗’、‘酒’,而是这个默默无名的‘茶’!

长歌一战,任草木名动天下,也使长歌楼跻身顶尖势力之列。任草木心知长歌楼无法再护武玄风安全,只得连夜将其送离。

其后,来长歌楼拜见任草木之人多不胜数,但其却闭门不见,即便是楼内弟子欲拜其师,也遭其拒绝。

外界传言,长歌一战,任草木也身受重创,修为不再,故而不见外人。也有人说,他因无法护武玄风周全而深感亏欠,看淡俗世……外界虽是众说纷纭,但却没有一人胆敢长歌楼挑衅……

不过自那之后,任草木莫说离山,就连出谷也是很少,唯一一次,便是带回了满身是血的莫羽,这也是为什么长歌中人会对莫羽另眼相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