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31章 月下秘谈



作品:《御剑江山

莫羽之所以停下脚步,是因为他隐隐听见不远处正有脚步声传来,虽然脚步主人的步伐很轻,离莫羽也很远,但确实有人正朝他这边走来,而且离他越来越近。

随着脚步声临近,莫羽当即纵身一跃,闪入一旁的草窟内,将身体蜷缩成团,掩藏于植被内。

不是他太过于敏感,而是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在这种月黑风高的夜晚,有人孤身来此,实在有些不合常理,毕竟青莲山是有宵禁的,除非有紧急任务的弟子,是决不允许在夜晚初入山门,而听对方这闲庭信步的走路声,也不似身怀要事。

莫羽并不是八卦之人,况且与他无关的事情他也懒得理会,他只待对方离去后,再继续赶路,哪想对方在走到距离莫羽约莫丈余远时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就在莫羽思忖对方究竟要何时离开的时候,那人竟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

嗯?

对方的举动出乎了莫羽的预料——这夜黑风高的,这家伙在干嘛?不会是跑到这里乘凉的吧,现在可是入冬呐……

当然,对方自然不是在乘凉,而似在等人。

若是这样,莫羽便更不能起身了。

这人出现在这儿,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莫羽可不想因撞破别人的隐秘而遭人灭口。

所以,他只有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已过去大半柱香的时间,就在莫羽思忖自己是否要偷偷离开之际,山脚的树林中忽然传来“沙沙”的响声。

莫羽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却见在百丈之外,正有一条人影朝这边飞纵疾驰而来。

待到人影临近,那等待之人也站起身来。

“你来晚了。”待人影临近,等待之人缓缓开口道,显然来人便是他所等之人。

“路上遇到些波折。耽误了些时间。”来人黑衣蒙面,看不清相貌,而且声音沙哑,显然是故意压低了声音。

“你应该守时的。”先前之人低声埋怨了一句,旋即道:“快说,你急着约我见面所为何事?”

“若非紧急,我也不会在约定会面之外联系你。”那黑衣人顿了顿,旋即说出了一句让莫羽心惊的话来:“密匙现世了。”

“密匙?”先前之人脸色一变,忍不住惊呼道:“莫非是武朝密匙?此事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黑衣人道:“据我所知,东剑道、无佛寺、百宝楼甚至是无双城都牵扯其中。”

“那密匙现在在何人之手?”

“唐玄!”

“唐玄?他不是死了吗?”先前之人闻言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一个般若,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么说,密匙现在是在无佛寺?”

“具体情况不知。”黑衣人道:“不过密匙的出现,应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策君特让我问询你这边的情况?”

“东西的下落已经查清,但若想到手,怕有些困难。”

“策君担心会有变故,所以让你加快进度。另外,策君让我询问长歌楼这边的意向为何?”

“分成两派,意见不一。”先前之人说完,复又问道:“近日青莲山周遭出现不少江湖人士,是不是你们派来的。”

“不是。”黑衣人道:“在你未取得那件东西前,策君还不准备对长歌楼出手。”

“如此说来,还有其余势力蠢蠢欲动。”

“这也正常,长歌楼虽外表光鲜,实则风雨飘摇,加上底蕴非凡,有人打主意也是正常。”

“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若是二十年前,这些宵小岂敢打我长歌楼的主意。”那等待之人不由语含愤恨。

“这……”黑衣人尴尬一笑,毕竟他们背后的势力也在打长歌楼的主意。虽是尴尬,但黑衣似人也未多言,而是开口道:“只要你帮策君取得那件东西,我们便会支持你做长歌楼之主,并帮你排除异己,独掌长歌,并将长歌楼列为朝廷供奉门派,你门下子弟,皆可入朝为官,光宗耀祖……”

“哼,待我取得那件东西后再说吧。”先前之人摆了摆手道:“此地不宜久留,省的多出事端,你还是快快离去。具体结果,待下次见面时自可分晓。”

“那我就先告辞了。”黑衣人说完,便飞身消失在黑夜当中。

待到黑衣人离去,先前之人忽而握紧双拳,语气中满是决绝道:“我长歌门数百年的基业,绝不会断送在我这代,绝不会……”男子转身,月光落在他的身上,露出了一张清癯的面孔。

只见这人四十来岁的年纪,相貌清癯,颊下五柳俘须,一脸正气。不知是在月光的映照下的缘故,这张本来有些仙风道骨的容貌,不知为何却给莫羽一种阴沉之感。

竟然是他!!

待见到此人的容貌后,莫羽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因为他认识此人,不,不仅是他认识,整个长歌楼,怕是没有一人不认识他。

因为此人竟是礼部执令慕千秋。

长歌楼中,最负盛名的是长歌三雅,但掌握实权的却是六部执令。而慕千秋便是六部之首的礼部执令,是长歌楼中仅次于楼主的存在。

当然,除了礼部执令,慕千秋还有一个身份,便是长歌三雅中的‘诗’之传人,他的师父,便是当世十绝中的‘诗绝’咏天涯。

莫羽心头狂震,似没想到,堂堂六部之首的慕千秋,长歌楼的第二掌权人,竟会是内奸。

莫羽不敢大声出气,知道自己如果被发现,只有死路一条,毕竟他探听到的可是足以动摇长歌根本的隐秘。

那黑衣人是谁?竟能如入无人之境般地闯入山中,而且听他话中的意思,其背后之人竟想掌控长歌楼?入朝为官?难道那人是东龙皇室派来的?

莫羽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听金宝山的话非要在夜晚上山,后悔听到这惊天隐秘……

若是寻常弟子,他还可将此事告知楼内,也算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便能趁此晋升至内门弟子。可若是慕千秋……且不说会有多少人相信,就算有人信了,已慕千秋在长歌楼的地位,只怕羊肉没吃到,反而惹得一身骚。

莫羽心念急转,决定先将此事烂在肚里。

坐下决定后的莫羽当即不再多想,目光依旧落在静立原地的慕千秋身上。

那黑衣人已经走了很久,慕千秋却还静立原地,良久,低低的叹息一声,转身往山上走去。不大工夫,身形就隐没在黑暗之中。

莫羽依然一动不动的藏在草窟内,甚至连呼吸都没变过。

果然,风声一响,慕千秋的身形又在场中出现,只见他围着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偷听,这才一展身形,掠空而去。

终于走了。莫羽心中松了一口气,无理地瘫坐在地,望着笼罩在云雾下的青莲山,不由发出一声呢喃:“看来长歌楼的天……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