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30章 夜入山中



作品:《御剑江山

帝都?

莫羽闻言一怔,心念却是急转——莫非也是为了采花贼之事?

只是……长歌楼不是一直不愿与朝廷打交道的吗?为什么会突然介入此事。还有……

莫羽看了眼金宝山,心中疑云更甚——若是缉拿采花贼,让金宝山去能做什么?以他小凡位的修为,别说缉拿了,只怕连追都追不上吧?

心中虽是思忖,但莫羽却未表露出来,而是问道:“楼主派你去帝都做什么?”

金宝山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楼主让我去帝都,说到了那儿,自然会有人给我安排任务。”

“除了你,还有谁去?”

“没了。”金宝山苦笑道:“就我一个!”

“哦?”莫羽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这倒有点意思了。

楼主竟只派金宝山一人前往帝都,而且帝都中还有人接应。看来这任务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已谋划好的。只是为什么要金宝山去。难道帝都有商铺需要他去打理?

这怎可能?

长歌楼乃武林宗门,又非商贾世家,况且金宝山如今也算身居要位,楼主派他去帝都,一定有非他不去的理由。

“这样不好吗?”莫羽道:“帝都乃东龙国都,远非谪仙镇所能比拟,楼主如此看重你,你应该高兴才是。况且山高皇帝远,你正好自在逍遥。”

“逍遥个屁。”金宝山没好气地白了莫羽一眼道:“去哪里都可以,唯独帝都不行。”

“怎么说?”莫羽很好奇,金宝山对帝都似乎十分的抗拒。

“这……怎么说呢,反正我就是不想去。”金宝山苦着个脸道:“实在不行,回头我找楼主说说,让他派别人过去。”

“你当长歌楼是你家开的。”

嘴上虽是说笑,但莫羽心中却是微微一怔,听金宝山这话,似乎能直接面见楼主,难道他真有什么不凡的后台?

“反正我就是不想一个人去。”金宝山耷拉着脸道:“要么我和楼主说说,让你陪我一起去,彼此间还有个照应。”

莫羽闻言心中一动——他原本确实想去帝都看看,不过经历诸多事情之后,他则更想先提升修为,否则即便自己去了帝都,只怕也是如同炮灰般的存在。当即道:“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到这儿是来换取入山令牌的。”说着,他便将外门弟子的令牌放到了案台之上。

“这么晚了,你还准备入山?”听到这话的金宝山不由脸色一变:“楼主规定,若非要事,严禁弟子趁也出入山门,你……”

“我自然知晓山中规矩。”莫羽道:“我确实有要事急于向任长老禀报。”说到这,他不由看向金宝山:“怎么?有困难吗?”

“当然!”金宝山道:“毕竟许多外门弟子都会以要事为由急欲入山。但大多都只是为了邀功或是巴结楼内高层。唉……也就是你了。”金宝山苦笑了一声,随即从腰间取下一支玉简交到莫羽手中:“阿羽,咱两可是兄弟哦,你可别害了我。”

“你放心吧。”莫羽笑着将玉简收入怀中,转身走出了主薄室。

看着莫羽离去的背影,金宝山忽改先前的嬉皮笑脸,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阿羽,你以为我猜不出楼主的用意吗?此次的帝都之行,可都是在于你呐……”说到这,他复又依靠在长椅上喃喃道:“与世无争,得愿长歌……身处江湖,谁又能真正与世无争呢……”

※※※※※※※※※※※※※※※※※※※※※※※※※※※

离开主薄室的莫羽自然未曾听到金宝山最后的话,走出令府后,他回到住所换上外门弟子的袍服,随后便向青莲山走去。

在山脚处,莫羽便被守山弟子拦住了去路,在亮出通行玉简后,莫羽顺利地步入山门。

这便是长歌门的缜密之处,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需出示通行玉简方能进出山门。毕竟长歌楼乃六楼之首,门下弟子多达千人,而且时有更替,守山弟子无法认识所有门人。故而只有手持通行玉简方能通行,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名潜入山门。

而且若是陌生的面孔手持玉简,守山弟子还会询问些山中事宜验证。

但因莫羽算是外门中的名人,故而守山的弟子才如此轻易放行。

至于莫羽的有名倒非是他是什么惊才绝艳的习武天才,也不是什么人人耻笑的修炼废柴,而是因为一个人——任草木。

任草木之名在长歌楼乃至整个武林都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其乃长歌楼最顶尖的四人之一。

提到长歌楼,江湖中人首先想到的并非楼主李凌烟,而是诗、酒、茶。这三人并称长歌三雅,其中的诗与酒更是位列当世十绝,乃红尘最顶尖的强者。而任草木便是三雅中的“茶”。

任草木虽为名列当世十绝,但他与诗、酒齐名,自然也拥有比拟十绝的实力,故而乃红尘武者仰视的所在。而莫羽,便是由任草木带回长歌楼的。

五年前,满身是血的莫羽被任草木抱回长歌楼,那时仅有十岁的他便成为了长歌楼最年轻的外门弟子。

对于当年发生了什么,即便是莫羽自己也没有半点印象,因为他失去了十岁前的记忆。

而自莫羽成为长歌楼的外门弟子后,任草木也经常来看望他,甚至传授只有内门弟子才可修炼的长歌行,可见其对莫羽十分的看重,而此次前往富贵山庄的任务,也是由其布置……

因为与任草木的渊源,令莫羽在长歌楼内也算小有名声。

脑中思忖过往之事,莫羽已踏入了青莲山中……

此时的青莲山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显得有些黯淡,狭窄的山路两边生长着成片的针叶林,一阵山风吹过林子后,树上的积雪“哗啦啦”地落下,为宁静的山道增添了一丝诡异。

因为上山的时间有些太晚,在走到半路的时候,天色就完全的黑了下来。

独自行走的莫羽警惕四周,丝毫不敢大意。

他之所以心生警惕,不仅仅是山道难行,也是为了防备山中的野兽,毕竟青莲山连绵数十里,内中藏有豺狼虎豹也是正常,若是平时还好,但此时已经入冬,难保山中的野兽不会外出觅食。

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山路渐渐好走起来,莫羽知道自己即将到达山腰,而那里便是长歌门真正的山门所在。

至于长歌门为何将山门设在山腰而非山脚,大概是因为山腰下的密林,本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

他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在这乌黑崎岖的山道中独自行走,确实令他内心压抑,感受到山路变宽,莫羽当即加快脚步,似想要尽快的走出这片树林。

突然,一阵猛烈的山风,迎面吹了过来。

在山风过后,莫羽猛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异常,他皱了下眉头,然后歪起脖子,侧耳倾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