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29章 谪仙镇



作品:《御剑江山

在与瑕儿分别后的第三天傍晚,莫羽驾马来到长歌楼所在的青莲山下。

看着远处那云雾飘渺的山峰,莫羽的眼中浮现一抹异样的神采。

这便是长歌楼的山门吗?

青莲山乃长歌楼的立派所在,作为东龙最顶级的势力之一,长歌楼在武林中的地位可谓泰山北斗般的存在。

青莲山下有一座小镇,名唤谪仙镇。不同于孟尝山下的方家集是由百姓与商贾自行聚集而成,谪仙镇则是归属长歌楼管制。从令长(镇长)到文书、武卫,皆由楼内弟子担任,且受朝廷授权。因此青莲山周遭百里,皆是长歌楼的管辖范围。若非长歌楼不愿轻涉朝堂,其影响怕还远不止如此。

这里提及一下长歌楼的弟子类别。

长歌楼的弟子共分四类,分别是亲传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以及挂名弟子。

四类弟子中以亲传弟子的地位最高,他们不仅能研习楼内最高深的武学,还拥有最好的待遇,可谓凡事优先,但他们也肩负着长歌楼的安危与未来,因为长歌楼的掌权者大多都是由亲传弟子担任。

内门弟子是长歌楼内的中坚力量,他们的地位和待遇虽不及亲传弟子,却依旧享受着优沃的资源,而且内门弟子拥有外出游历的资格,江湖中人对长歌楼的印象也多源于这些内门弟子。

外门弟子的待遇较之内门弟子便要差上许多,他们虽以长歌弟子自居,却算不上真正的长歌弟子。而且外门弟子无法像内门弟子那般学习楼内典籍,他们只有极少的机会可以进入青莲山内修炼,其余时间都只能由内门弟子监督指导。而且外门弟子若无楼内指令,是严禁离开长歌楼的管辖范围,因为他们的主要任务,便是守卫方圆百里的安危。而谪仙镇的武卫,便多由外门弟子担任。

至于挂名弟子,则是长歌楼最底层的存在,顾名思义,挂名弟子便是挂着长歌楼名号的弟子,其实根本都不算是长歌弟子。相较于外门弟子可以学习长歌楼的基本武学,挂名弟子甚至连进入青莲山的资格也没有,他们的活动范围只限于谪仙镇周遭百里内,做着繁重的工作与简单的任务,当然,他们也不像外门弟子般有‘禁足’令,可以随时离开,可一旦离开,便失去成为长歌弟子的资格。

“莫师兄回来啦!”刚刚步入谪仙镇,莫羽便见路边一个正打扫街道的少年冲他行了一礼,外门弟子在长歌楼中虽算不上什么,可在这些挂名弟子眼中,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尤其是像莫羽这种被长歌楼指派任务的外门弟子,身份更是不同。因为能被指派,说明你受到楼内高层关注,晋升成内门弟子的机会也就越大。

莫羽冲那少年点了点头,将缰绳交到对方手中,吩咐其为战马喂些草料,旋即便朝令府走去。

令府便是令长的办公之所,类似县城的衙门。不过莫羽非是去大堂拜访令长,而是来到令府左侧的主薄室找文书递交外门弟子令。

“阿羽,你小子可回来了。”走进主薄室,便见案台后的长椅上躺着一个身材壮硕的胖子,见到莫羽,这胖子顿时面露喜色:“我以为见不着你了呢!”

这胖子名叫金宝山,是莫羽在长歌楼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虽是外门弟子,但在楼内的地位却是极高。担任谪仙镇文书一职,掌管着外门与谪仙镇内的银钱账务。

这金宝山平时好吃懒做,且不喜修炼,入门三年,依旧只是小凡位高阶的修为,纵是许多挂名弟子的实力也都在其之上。可就是这样一个不学无术之人,却担任了如此要职,要知道,文书可是谪仙镇中仅次于令长的存在,而令长多由内门弟子担任。这金宝山在外门中可谓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当初楼主委任金宝山为文书时,收到包括六部执令在内所有人的反对,毕竟以金宝山的秉性,让他担任文书,绝对会私吞长歌资产,但楼主却力排众议,决意让金宝山担此要职,事实证明,楼主的眼光是对的,金宝山在担任文书之后,不仅没有贪污半点楼内资产,更将外门及谪仙镇的账务管理的仅仅有条,不仅如此,在其担任文书的两年间,外门与谪仙镇的资产更是翻了两倍。至此,长歌内外对金宝山的非议才算消弭。

不过莫羽却知道,金宝山在担任文书后,收了不少外门及挂名弟子的礼,有人将此时上报内门,但楼主对此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人说,这算是楼主对金宝山功绩的奖励,也有人说,是金宝山有着庞大的后台靠山,即便是楼主也不得不面子,总之是众说纷纭。

对于这两者,莫羽都不苟同,毕竟,哪有一楼之主会以同意贪污的方式奖励门人。至于金宝山的后台……

或许有,但绝非大到能令楼主忌惮,毕竟在红尘,能让六楼之首的长歌楼主忌惮的人,怕是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

莫羽觉得,楼主让金宝山担任文书,并放任其行事,必然有他的原因。至于缘由为何,莫羽却懒得去想,毕竟这本就与他无关。

不过金宝山对莫羽真的很好,怎么说呢,其初入山门时便主动结交自己,起初莫羽以为他只是想在外门找个帮手靠山,毕竟以莫羽中凡位高阶的实力,在外门虽不算顶峰,也算是出类拔萃。可在其担任文书后,他的身边不乏实力不俗的讨好者,但金宝山对这些人却不假以颜色,唯独对自己友善,甚至连收受的礼物也经常分给自己,莫羽此次前往富贵山庄之所以不乏银两,便是金宝山所赠。

若非金宝山贪花好色,莫羽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当然,这些都是莫羽之前的记忆,不过他既然和这幅身躯融为一体,这也算是他自己的记忆。虽然他很早就知道金宝山亲近自己肯定有其用意,但对方的举动并没有对自己造成丝毫损害,故而莫羽也就装作不知。

“怎么愁眉苦脸的?”回忆完关于这胖子的资料后,莫羽当即笑了笑道:“该不会是你亏空公款,楼主要将你门规处置了吧。”

“你看你说的啥话。”金宝山没好气地说道:“胖爷我是那种人吗?况且长歌楼的资产虽是不少,却还入不了胖爷的眼界。”

“那你还私下收礼,来者不拒?”莫羽揶揄道。

“这……正所谓英雄总有气短时……我这是……”胖子意欲解释,但憋了半天却憋不出下文,只得苦笑道:“你小子别老是让我下不了台嘛!毕竟我现在可是外门文书……”

“行,言归正传。”莫羽看着金宝山笑了笑道:“说吧,发生了啥事?”

“楼主给我安排任务了。”金宝山苦着个脸道。

“哦?”莫羽闻言一怔,复而道:“楼主给你安排任务了?不会吧。”

也难道莫羽会吃惊,毕竟以金宝山的实力,在长歌楼可算是垫底的存在,况且对方这文书当的好好的,楼主为什么会突然给他安排任务?

“什么任务?”

“去帝都!”金宝山苦着个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