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28章 依依别离



作品:《御剑江山

房间内一片寂静,两人都没有说话,都在留神倾听外面的动静。

这时那名身着战甲的将军已走进客栈,客栈的掌柜和伙计见到如此多的骑兵围在门外,急忙迎了上来。

那将军走到二人面前:“你们谁是这里的掌柜?”

客栈掌柜脸色一变,急忙磕头:“小人……小人……便是。不知军爷找……找小的有何要事?”

那将军将客栈掌柜扶起,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你不用害怕,我等并无恶意。我们只是想向你打听个人。”

见对方并不是凶神恶煞的**,客栈掌柜轻轻地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躬身道:“不知将军想打听什么人?”

“这个人你见过吗?”那将军从副将手中取过一副画卷,在客栈掌柜的面前打开。

客栈掌柜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画卷里的人物肖像,急忙点了点头:“小人见过!她就住在小人的客栈里。”

那将军闻言一喜,急声道:“你确定是她?!”

掌柜急忙点了点头:“小人确定。今天上午一个少年带她过来投宿,小人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加上她当时病的很重,所以小人印象深刻!”

“病得很重?”那将军脸色一变,一把抓住掌柜的肩膀,大急道:“她现在在哪里,可否离去?”

看到对方露出如此急切的表情,客栈的老板吓了一大跳,颤声道:“并……并没有离去,应还在客房歇息……”

一听此言,那将军立刻大步向客栈里走去,在他身后紧紧的跟着十数名士兵,客栈老板则战战兢兢地跟在这群人的身后。

开始时客栈内不时有房客探头观看,但一看到这样一群身披重甲的兵将,立刻吓的闭紧了门窗,再不敢观看。

客栈掌柜指着一间位于楼道拐角处的客房,道:“她……她就住那个房间!”

那将军听后,率众向客栈老板所指的房间走去,听着外面的声音,莫羽和瑕儿都感觉对方的手心渗着汗水。

可二人在屋内等了半天,却也不见对方冲进来。

正疑惑间,便听门外一个雄浑的声音喊道:“属下石寅虎,求见大小姐。”

声音传入,屋内的瑕儿脸色一变,随即大喜道:“是石叔叔吗?”

“大小姐,您真的在这里!”屋外的男子闻言大喜,急忙推门而入。随着他的步入,一股莫名的威压瞬间弥漫屋内。

这是一名模样威武的中年男子,大约四十来岁的年纪,身上穿着青铜战甲。举手投足间,满是大将风范。

待见到屋内的莫羽时,男子的脸色瞬间一变,随即怒喝道:“大胆狂徒,竟然冒犯我家小姐!”说着已一张朝莫羽抓来。

这是什么个情况?

莫羽正欲开口解释,男子已然临近。人未至,一股罡风已袭向莫羽门面。

好强!

莫羽心中大骇,在这股罡风下,他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力。

这种感觉,自莫羽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是第一次遇到。

眼看男子的手掌即将抓住莫羽咽喉之际,一旁的瑕儿急忙喊道:“石叔叔,快住手!您误会了,这位莫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中年男子当即止住攻势,一脸疑惑地望着身旁的瑕儿。

瑕儿当即将莫羽如何击杀黑衣人,又如何将病重的自己带到这里的事一一告诉了对方。

“原来如此!”石寅虎点了点头,对莫羽抱了抱拳道:“这位公子,多谢你出手相救。刚才多有冒犯了!”

“额——您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莫羽吓的一身冷汗——他虽能看出对方的攻击轨迹,然而对方的来势迅猛,加上客房狭窄,根本避无可避,若非瑕儿及时喝止,只怕自己早已脑袋开花了。

此人的修为,只怕不输唐玄!

就在莫羽惊叹来人修为超绝之际,忽然看到一旁的瑕儿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脸上满是不舍。就在他不明白瑕儿为什么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之际,却见瑕儿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将一样东西塞进他的手心。莫羽低头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半月形的玉佩。玉佩通体苍翠,一看便是价值不菲。他正想推辞,瑕儿却坚决地把他的手合上。

“莫公子,我要走了。以后如果有空的话,记得到长乐谷的求瑕居来看我!”说完这句话后,她便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步出了房间。

外面的士兵看她出来了,一起弯腰鞠躬,齐声问好:“见过大小姐!”

瑕儿点头回礼,这时候忽然转头看向屋内的莫羽。

莫羽此时也望着她,惊见门外的瑕儿正目光炯炯地望向自己,神情哀怨。莫羽心中一震:这种悲伤的眼神……

“等一下!”莫羽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拉住瑕儿。

“你做什么?”石寅虎脸色一变,大声怒喝道。

“你说我要做什么!”莫羽一脸的正气,他看着一脸错愕的瑕儿,对她道:“瑕儿,你放心,我是不会让这些坏人把你带走的。”

“坏人?”明白过来的瑕儿忽然扑哧一笑道:“莫公子,你误会了!”

“误会?”莫羽摇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卷入其中。所以才……”

谁知听到这话后的瑕儿却笑得更厉害了:“莫羽,你真的误会了。石叔叔他们真的是来保护我的!”瑕儿的心中不知为何充满了甜蜜,可这甜蜜之中,却又隐隐透露一丝酸楚。

见瑕儿的模样不似有假,莫羽却是疑云满腹——如果是真的,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露出如此哀怨的神情……

莫羽跟在她的身后步出客栈,这时一名骑兵牵着一匹战马走到了莫羽的身前:“莫公子,此地距离长歌楼尚有数百里的距离,大小姐命我将这匹马送于你乘骑!”

“这怎好意思!”

“莫公子不要说这样的话!”石寅虎也走了过来道:“公子是大小姐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们的恩人。还请公子收下。”

“好吧!”迎上瑕儿那满怀希冀的目光,莫羽只得收下这匹战马。

见到莫羽收下了马,瑕儿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深深地凝视了莫羽最后一眼,仿佛要把他的模样牢牢记在心中,转身翻身上马,策马而去。众兵士紧跟在她后面,一行人逐渐消失在寒风冷雪的夜色中,蹄声轰隆,渐渐变得微弱,终不可闻。

莫羽看着他们绝尘而去,不知为何,心里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全是瑕儿那恍如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