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御剑江山 > 第027章 风波再起

第027章 风波再起

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与莫羽作对,在他刚离开破庙不久,天上竟又飘起了雪花。

不过好在雪下的并不大,而且枫桥镇距离此处并不算远,半个时辰后,莫羽便背着少女来到枫桥镇。

幸运的是,青灵河早在数日前便已通船,故而镇中的店铺多已空置,莫羽在镇中找了间客栈住下后,便让店小二去药铺抓了几副治疗风寒的草药。

在将草药给少女喂下之后,莫羽方才放下心中的担忧。

不知不觉间,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莫羽坐在桌旁,再次取出了黑色铁盒。

一路奔波,令莫羽无暇研究这铁盒的奥秘,趁此功夫,他问客栈掌柜要了些纸笔,开始审视起来。

他将宣纸平铺在桌上,用毛笔将墨汁均匀地涂抹在铁盒的表面。

做完这一步后,莫羽将铁盒轻轻盖向宣纸。

在墨汁的作用下,铁盒表面的纹路清晰地浮现在了宣纸上。

随后莫羽又将印有铁盒不同面的宣纸划开,将这些划开的宣纸小心地拼凑在了一起,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张好似夜色星空的图案便浮现在莫羽的眼前。

“星空图?”

莫羽大惑不解,因为浮现在自己眼前的确实好似一张夜空星图——图上分布着十数个点,看起来就好像是漆黑夜色下的繁星一般。

“难道这便是这铁盒的秘密——”

正当莫羽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闻床榻上的少女轻咳了一声,回身望去,却见对方已缓缓睁开了双眼。

莫羽急忙将铁盒收入怀中,快步走到床边道:“姑娘,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看着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少女呢喃了一声:“你是谁?”

莫羽闻言一呆,笑着说道:“我是莫羽啊!”

“莫羽……”少女沉默下来,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认出,眼前之人就是昨晚出手救了自己的少年。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你染了风寒,是我背你来的!”

“你背我?”

见少女面露沉思,莫羽点了点头:“你早上病得很重,本想替你找个大夫。又不放心将你留在破庙,只好将你背到镇上来。”说到这,莫羽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解释道:“我急着救你,并没有丝毫轻薄的意思……”

谁知不说还好,听到这话的少女脸色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眼波流动,一副十分难为情的样子,过了半晌,她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道:“我……我睡了多久了?”

莫羽看了一眼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道:“自清晨至今,应该有六、七个时辰了吧!”

“这么久了?”少女秀眉微蹙,看着眼前的莫羽,想到对方冒着风雪将自己背到此处的情景,不由心中一暖。幽幽说:“公子,你两次的救命之恩,小女子实在无以回报。”

莫羽摆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太客气了。”

“公子,你叫我瑕儿就可以了!”少女瞥了莫羽一眼,脸色微红地说道。

※※※※※※※※※※※※※※※※※※※※※※※※※※※

风寒之类的疾病,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往往出一身汗就好了。

少女又躺了一会儿,加上草药对症,风寒之症已好了大半,虽然还有一些虚弱,但已无大事。

闲着无事,二人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公子是长歌楼的弟子吧?”

“你怎会知道?”莫羽看着少女,眼中满是诧异,自己好像并未说过自己的身份吧。

“这有何难?”瑕儿微微一笑道:“公子救我时所施展的是长歌剑法吧?”

原来如此。

莫羽暗暗点头:“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长歌楼的弟子。”

“果然。”瑕儿看着莫羽,再次询问:“不知公子的师父是长歌四雅中的哪一位?”

长歌四雅?

莫羽闻言一呆,在他的记忆中,好像并没有关于这个名称的印象。

“公子难道不是四雅的弟子?”见莫羽面露迟疑,瑕儿忍不住诧异道。

“额……实不相瞒,在下只是长歌楼的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瑕儿一脸诧异地看着莫羽:“以公子的实力,怎会只是外门弟子?”

“我的实力?”莫羽哑然一笑:“以我刚刚晋升至大凡位的修为,不做外门弟子,还能做什么?”

小凡位中阶?

听到这话,瑕儿的脸色彻底变了,她没有因莫羽的修为不高而对他有所轻视,而是诧异只有大凡位初阶的莫羽,怎会斩杀小灵位顶峰的徐无用。而且还是那么轻松。

“对了,公子好像懂得暗器?”

“暗器?”莫羽心中一动——难道被她看出什么来了?对了,唐玄曾是圣门七曜之一,这下糟了!

心中虽然暗叫不好,当莫羽依旧不懂声色道:“我哪懂什么暗器功夫,我只是随便一扔。”

“原来如此……”瑕儿也没多问,只是陷入沉思。

房间的气氛忽然变得冷寂,就在莫羽考虑是否该换个话题的时候,窗外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急切的马蹄声。

二人神色一变,急忙探出窗外,只见小镇的街道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披着战甲的骑兵。

“官兵?”见到这些人,莫羽的眉头一皱——周遭没有战事,此地怎会出现如此多的骑兵。他转头看向一旁的瑕儿,后者也一脸的疑惑。

就在两人大感不解之际,却听马背上的一名将军模样的男子对身后众人喝道:“大家四处问问,看大小姐有没有在这个镇上。”

大小姐?!

莫羽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身旁的少女,似没想到这些人竟也是为了瑕儿而来。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究竟是什么人!

先是遭到圣门中人的袭击,现在竟连官兵也牵扯了进来。

瑕儿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不已,她急忙对莫羽道:“莫公子,他们是冲我而来的。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莫羽摇了摇头:“昨夜我救了你,这件事就与我有了关系。更何况你大病初愈,我又怎能忍心将你送入虎口!”

瑕儿感动地望着莫羽,一瞬间,千言万语已经透过眼神传递过去了。昨晚的出手,还可以说是对方为求自保的无奈,现在眼看敌人聚众而来,势所难敌,眼前的男子却依旧这么坚定地维护自己——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为了自己的美色;不顾凶险,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个弱质女子不受欺凌。一时间,瑕儿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

瑕儿一脸的坚定:“那好,我们就共同面对。”话音甫落,她的手已紧紧握住了莫羽温暖的手,莫羽看了她一眼,也握紧了她的柔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