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23章 生不如死



作品:《御剑江山

漆黑的夜色下,两条人影凛然对立,赫然是富贵山庄的少庄主方百川与那鬼阴门的女护法。

二人静立原地,眼中却隐含杀意。

“你们究竟是谁?”方百川长剑出鞘,剑锋直指眼前人。

面对质问,那女子发出一阵娇笑:“咯咯咯——你可真可怜,到了这时,都不知道仇人是谁?”

“你们不是鬼阴门的人?”

“咯咯咯——你错了,我确实是鬼阴门的人。”女子烟波流转,脸上满是调笑:“不过我们这次带来的,都只是我在半路招募的挂名弟子罢了。”说到这,女子脸上的笑意更甚,只见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一脸震怒的方百川:“百名凡位境界的武者,便能将你富贵山庄屠戮殆尽,啧啧啧……看来传闻并不可信嘛!”

“传闻?”方百川的眉头紧锁,似是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当即道:“谁说的传闻?”

“啧啧啧……张郎说的果真一点不假,你果然天真的可爱!”

“张郎,你——你是弟妹?”方百川脸色一变,忽感背后劲风袭来,惊愕同时,急忙回身格挡,虽是拦住偷袭,但左肩还是被锋刃划破。

“果然是你!!”相较于肩上的伤,最让方百川震惊的是他看见了来人的样貌,只见他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两个字:“张……勉!”

张勉?

远处观战的莫羽也是一愣——这不是方百川结拜兄弟的名字吗?难道……

“听你的语气,似是早料到是我了。”张勉飘然后撤,看着犹如怒狮的方百川,嘴角满是调笑。

“在鬼阴门第一次围山的时候,我便怀疑过你。必能知晓我富贵山庄暗哨的人并不多。只是我一直不愿相信……”

“哈哈——你果真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听到方百川的话,张勉忍不住大笑起来。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看着狰狞大笑的张勉,方百川忽道:“我们是结拜兄弟,不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吗?”

“朋友?多么美好的名词,但从你的口中说出,却是那般的令人作呕!”张勉的眼中满是怒意:“你将我当朋友了吗?在你眼中,我不过是一条狗。”

“我没有……”

“没有?”张勉冷笑:“你收留我,不就是看我可怜?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我没有!我一直把你当成兄弟!”

“兄弟?”张勉脸上的笑意更甚:“若非我当初替你挡下致命一刀,你会和我结拜?哈哈……你与我结拜,不过是看中我的能力,希望我永远做你身边的一条狗,一条保护你的狗罢了。”

暗处观视的莫羽闻言一怔——这个张勉没毛病吧?性格怎会如此过激?

“在方家的那段时间,我算是明白了。”张勉越说越气:“论天资,我不输给你,论智计,我更胜你十倍。但我只能做你身边的陪衬,就因为你生在了一个富庶的家庭。就算我再努力,却只能活在你的阴影下。就因为你是富贵山庄的少庄主!”说到这,张勉的表情越加的狰狞:“今日,我便要亲手将你引以为傲的一切给亲手覆灭。”说着,他已发疯似的扑向了方百川。

面对昔日兄弟,今日仇敌。方百川犹豫片刻,旋即仗剑而上,与张勉激斗在了一起。

二人既曾结拜,对彼此的武功路数自然清楚非常。一来一往间,竟是平分秋色,最后更是以伤换伤,两败俱伤。

“够了!”

看着战至疯狂的两人,却听那女子娇喝一声,飞身来到场中,阻止了两人的激斗。

“艳儿——”张勉看着眼前的女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用你插手,我能对付他。”

“用你的命,换他的命吗?”女子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道:“别忘了,我们此次是为了武朝残图。而不是他的性命。”

“这——”张勉似对这女子十分畏惧,听到这话,也只能不甘地低下头。

女子将目光落在方百川的身上,淡淡一笑道:“方少庄主,我劝你还是乖乖将残图交给我,或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女子的声音平和,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放我一条生路?”强忍伤势的方百川扬天大笑道:“山庄被灭,亲人尽亡,你说你要让我一条生路?哈哈……你觉得先在的我,需要你的生路吗?况且……”方百川握紧手中之剑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话甫落,方百川已仗剑朝对方扑了过去。

“我究竟该说你是天真,还是愚蠢。”女子娇笑一声,对方百川的攻势置若罔闻。直到莫羽的身影临近,却见女子的身影竟诡异地消失了。

方百川一击扑空,紧接着,女子的身影忽而出现在他的身后:“交出残图,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妄想!”方百川闻言已经,急忙举剑回刺,然而依旧是扑了个空。

“既如此……我便让你尝尝噬心蛊的滋味。”但听女子娇笑一声,身形猛地出现在方百川的身后,一把掐住他的咽喉,随即将一样东西塞进了他的嘴中。

昨晚这一切后的女子飘然而退,笑吟吟地立身两丈余外。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方百川痛苦地蜷缩在地,想要将咽喉内的东西吐出,然而那东西已被吞入腹中,焉能吐出。

“你们中原人都喜欢说什么气节?在我看来,所谓的气节,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存在。”她笑吟吟地走到方百川的身边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又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你想尝尝吗?”

“我杀了你!”方百川举剑欲刺,可就在他举起剑锋的同时,身体却猛地剧烈颤抖,旋即痛苦地蜷缩在地。

“你……”

“噬心蛊是我鬼阴门特有的蛊虫,专门用来对付像你这种骨头硬的家伙。”女子的脸上满是娇笑:“否则你以为我这么一个弱女子,怎能令那么多弟子对我俯首称臣。”

原来是这样!

远处的莫羽恍然大悟——难道之前在山道上遇见的那几名弟子如此嘴硬。看来他们也多数被喂食了噬心蛊,他们并不是不怕死,而是害怕生不如死。

“你……杀了我吧!”方百川一脸痛苦地说道。此时他的面色涨红,青筋直暴,很显然是在承受及其巨大的痛苦。

“杀你?”女子娇笑:“当然可以,只要你将残图交出,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妄……想……啊~~~~~~~”

说完这话,方百川似是再也忍受不住,猛地咳出一大口的鲜血,最后更是发出阵阵惨嚎。

“果然是硬骨头,不过我倒要看看,你的硬骨头能不能承受我这噬心蛊之痛。”

“别……我……我说……我说……残图……就在我的靴子里!”

“一个个果然都是这样。”那女子的脸上满是笑意,当即朝方百川走去,就在她弯腰准备脱下对方靴子之际,身后的张勉忽然从飞起一脚,踢中女子后背。

女子的身体恍若击飞的炮弹一般狠狠装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那足有一人腰粗的树干竟瞬间被震成两段,足见这一击的力道有多么大。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