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御剑江山 > 第013章 询问考校

第013章 询问考校

当唐玄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破旧废弃的寺庙内,寺内高墙倒塌,屋顶也敝开在露天之下。大殿供奉着一尊巨大的石刻弥勒佛,足有三丈长。丈半来高,憨态可掬。腆着个大肚子,笑眯眯地卧在地上。风吹雨打之下,这石头卧佛身上的棱角已经磨砺殆尽,尽显柔和之气。

佛像前立着一个巨大的香龛,龛上满是烟熏火燎的痕迹,虽历经风雨却仍未褪去,依稀可见当年香火鼎盛的情形。

看着这破败的庙宇,唐玄的心头泛起一抹奇怪的感觉。目光游视,他见到了莫羽。

庙殿的中心燃起一堆篝火,那个名唤莫羽的少年正蹲坐在火堆旁烤着火。

“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是唐玄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但说完这话后,他的脸色一变,诧异道:“你怎么会没事?”

“你指的是你身上的血吗?”莫羽顿了顿,瞬间明白唐玄话中的意思。

“你——”唐玄脸色一变,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上的血污已被清除干净,脸上惊愕之色更甚:“你究竟是谁?怎么知晓菩提血的?”

“阿弥陀佛,师兄有伤在身,还是先以养伤为要。”就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忽而从庙外传了进来。

唐玄脸色一变,旋即露出一丝自嘲:“原来是你。”

人影走近,却是之前与唐玄交手的摩诃无量师去而复返。

“你——”看着摩诃无量师,唐玄先是一怔,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苦涩:“二十年过去了,想不到你还是那么执着。”

“阿弥陀佛,师兄你也如当年那般固执。”摩诃无量师的嘴角也不禁扬起一抹笑意。

“我说过,陀刑戒已死,无佛寺不是唐玄的归宿。”

“是因为武绮罗吗?”

“你——”唐玄看着对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如果我告诉你……武绮罗未死,你还会这般吗?”停顿片刻后,摩诃无量师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听到这话的唐玄脸色一变,更是不顾自身伤势只扑向对方,只见他用力抓紧摩诃无量师的双肩,颤声道:“你说什么?绮罗她……”说到这,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复而瘫坐在地,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这只是你为了骗我回无佛寺……”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摩诃无量师轻颂了声佛号道:“即便师兄你信不过我,总该信得过般若师兄吧?”

“般若……”唐玄的脸上满是犹豫,最终自嘲一笑道:“他……还般高高在上……”

“现在师兄愿意与我回寺了吗?”摩诃无量师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她现在还好吗?”此时的唐玄反而平静了下来。

“阿弥陀佛,除了限制自由外,其他一切安好。”说到这,摩诃无量师看着唐玄道:“毕竟她的身份……”

“我明白。”唐玄点了点头:“只要知道她安好,便足够了。”说到这,他从怀中将黑色铁盒取出,递到摩诃无量师的面前:“这是她的东西,麻烦你转交给她。”

“这——”摩诃无量师看了眼唐玄递来的铁盒,忽然叹了口气道:“师兄,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你——”

“如果我真的答应,只怕就变成了第二个辰寒了。况且……这密匙虽意义重大,但对我佛门中人却如路边泥沙。我的目标若真是此物,又何须与你多言。”

“是般若让你这么回答的吗?”唐玄苦笑:“他连这都算到了吗?”

“师兄若真有心物归原主,何不亲手将此物交到绮罗师太的手中。”

“绮罗……师太?”唐玄闻言一怔,旋即自嘲道:“连她都坠入空门了吗?她怎能舍去国仇家恨?”说到这,他叹了口气道:“算了,问你也是白问,不如直接去问般若。”

“师兄的意思是……”听到这话,摩诃无量师先是一顿,随即一喜。

唐玄点了点头:“我愿意和你回返无佛寺。”

“阿弥陀佛,师兄愿意回返,实乃佛门之幸,江湖之幸!”摩诃无量师的脸上难掩欣喜之色,他快步走到唐玄的身前,将其扶起:“那我们何时动身?”

“明日吧!”唐玄顿了顿道:“毕竟我的伤势,另外……”说到这,他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莫羽身上,慢悠悠地开口道:“这次回寺,我怕是再难离开了。我有一些事想交代这位小兄弟,不知……”

“阿弥陀佛。”摩诃无量师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去临近的城镇去买些干粮与药品,明日清晨再来接师兄……”说着,他已转身步出破庙,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下。

就这样,破旧的酒肆只剩下面色凝重的唐玄,以及满脸问号的莫羽。

唐玄有事要交代自己?

自己和他很熟吗?之前他不是差点杀了自己的吗?

就在莫羽满心惴惴之际,却见唐玄走到火堆旁,示意莫羽坐下。

莫羽不敢不从,只得与唐玄面对面坐下。

破庙内安静的可怕,唯有从屋顶传来的风声以及燃烧枯枝的“啪”“啪”声。

“你真的是长歌门的外门弟子?”沉默片刻后,唐玄开口打破了破庙内的沉寂。

莫羽没想到对方一开口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愣神之后,当即点了点头。

“你的师父是谁?”

“外门弟子没有师父,都是由六部执令派遣内门弟子担任指导者。”

“外门弟子需要学那些东西?”

“因为长歌楼乃儒教分支,外门弟子文学四书五经,武学钱塘十景……”

“钱塘十景的第三招叫什么?如何施展?需要注意什么?”

“第三式名唤灵石樵歌,这招……”

…………

火堆旁,唐玄一口气询问了莫羽数个关于长歌楼的问题,虽然不知对方问这些的目的,还在莫羽都知道答案,故而轻易回复。

“你果真是长歌楼的弟子。”询问完毕后,唐玄点了点头,复而又道:“那我再问你,以你区区小凡位的修为,又是如何能在十招之内击败白狼的?”

果然来了吗?

自唐玄问他第一个问题时,莫羽便猜到对方必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当即笑道:“我这个人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在白狼与李玄虎交手时,我便记下了他的身形动作与攻击方式。至于击败白狼,也只是我投机取巧了……”随后他便将自己开口挑衅的原因及交手时的感受尽数说了出来:“……若非我实现了解了白狼身形动作,加上他心存顾忌,只怕我连他的三招都接不下!”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识与胆魄。不过这样一来,我便更放心了。”听完莫羽的叙述,唐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放心?放心什么?”

“放心将此物交托给你!”说着,唐玄便将那铁盒推到了莫羽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