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12章 菩提血



作品:《御剑江山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后的莫羽脸色再变,因为太多的疑惑萦绕在他的脑海——这家伙是谁?他怎能操控积雪?先前把尸体藏在雪人里的是不是他?他为什么叫唐玄为太白?唐玄说的幕后策划又是什么意思?

过多的信息令莫羽感觉脑袋发涨,他眼前这个唐玄的身上拥有太多太多的谜团。

“时隔二十载,圣门这次是要卷土重来了吗?”唐玄深吁了口气。

“圣门?”听到这个名词,莫羽急忙开启大数据系统搜索关于圣门的信息,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无。

无?

不是权限不够,而是没有。

莫羽心中诧异——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大数据系统中得到这样的答案。

是这圣门根本就不存在,还是……

“卷土重来……”面对唐玄的质问,辰寒发出一声冷嘲:“太白,你隐世太久,已经与这个江湖脱节了。”说到这,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傲气:“这只是圣门的一个小小测试,毕竟如今的圣门,已远非你印象中的圣门。”

“是吗?”唐玄看着辰寒道:“那你今日是来回收密匙的?”

“不错。”辰寒面露调笑:“从结果看,效果已经达到,不,确切的说,因为你的出现,使得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毕竟,如果这密匙真的落入五城或是十二楼的手中,要想回收,怕是要多费些功夫。”说到这,他的语气一顿,继而道:“不过现在,我只需将你与密匙带回圣门便可。”

“你怎知道我会随你回圣门?”唐玄反问。

“除了圣门,这天下还有你的归处吗?”

“我若不随你回去呢?”唐玄冷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辰寒脸色一变,眼中隐有杀机浮现:“难道你想反叛圣门?”

“反叛圣门?”唐玄面露冷笑:“当年我被师门追击时,圣门在什么地方?当我身陷荼黎大梵法阵的时候,圣门又在什么地方?”唐玄的脸上满是悲痛:“当绮罗死在我怀中的时候,圣门又在什么地方?你说我反叛圣门,但何尝不是圣门先放弃了我。”唐玄几近咆哮,很显然对方的话,触动了他的逆鳞。

“绮罗公主的死只是个意外……况且,我们也没想到,萧天机竟还留有后手。”

“哼,我加入圣门是因为绮罗,她既身死,我与你们圣门便再无瓜葛。”

唐玄说的义愤填膺,听得一旁的莫羽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无佛寺四大金刚之首,一会儿唐门遗孤,后来又扯到什么太白和圣门,如今又冒出个公主出来,这唐玄究竟有多少个身份呐!

面对唐玄的怒斥,辰寒的脸色变了几变,最终,他深深地吁了口气道:“也罢,看在你我过去的交情,你只需将密匙交我便可。至于圣门那边,我自会替你解释。”

“我若不交呢?”唐玄冷笑:“别忘了,这密匙本就是绮罗的东西。”

“太白!你可不要逼我。”

“怎么,连你也想动手了吗?”唐玄的眼中满是笑意:“不过,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别忘了,当年你可从未胜过我。”

“不用装了。”就在这时,辰寒忽而开口道:“你骗不了我的。”

“嗯?”

辰寒看着唐玄,慢悠悠地开口道:“先前交手,你已受了内伤,否则又怎会放摩诃无量师等人离开。”

“万一是我念及同门之谊呢?”

“同门之谊?”辰寒冷笑:“别忘了,当年围杀绮罗的,便是你口中的同门。”

“你——”唐玄的脸色终于变了。

“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会施展万树飞花击杀李长峰。”说到这,辰寒脸上的笑意更深:“如果我记得不错,万树飞花是你的压箱绝技……在身受内伤的情况下强行施展此技,此时的你,莫说杀我,怕是连自保都难。”

“你——”唐玄看着言辞凿凿的辰寒,脸色忽而一暗道:“想不到二十年过去了,对于我的一切,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我的记忆一向很好。”辰寒的脸上满是得意。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那现在……”

“密匙在这,你若想要,便来取吧。”心知瞒不过对方,唐玄值得取出铁盒。

“别再故弄玄虚了。”辰寒笑了笑,当即迈开步子便朝唐玄走来。可就在他走近对方身前五尺之际,唐玄突然挥掌便朝辰寒击去。

“困兽之斗!”辰寒对唐玄的攻击毫不在意,举掌相迎,只听一声闷响,唐玄咳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竟若击飞的炮弹般,弹射而出,最后狠狠地撞在了不远处额一棵大树上。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辰寒擦了擦手背的血渍,冷笑道:“如今的你莫说重回七曜,怕是连十二使都没资格进入,真不知你隐世这二十年究竟做了什么……”他躬身欲捡掉落的铁盒,忽感手掌一痛,一道炙热沿著手臂疾传上来,眨眼已至胸口,旋即闷哼一声,脑瓜里便如打翻了浆糊罐般一塌糊涂,张了张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莫羽见对方的手臂倏地赤红,转瞬连脸上脖颈都胀得殷红如血,不禁神色大变,这时便听不远处的唐玄面露痛苦地看着倒地不起的辰寒笑道:“你刚才……不是问我这二十年究竟做了什么……吗?这便是……答案……”说完这话后,唐玄便昏死了过去。

“菩提……竟是……菩提血……你——”此时的辰寒哪里还有先前的狂傲,此刻的他面色潮红,每一根肌肉都在扭紧着,那模样真是说不出的狰狞可怕。尤其是听到唐玄的话后,他眼中的惊惧已变为绝望,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喃喃道:“我究竟作了什么孽?竟忘了你是唐门嫡传……小……小兄弟,求求你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

他最后的话是冲着莫羽说的,而莫羽却被眼前的变故惊的呆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求求你——”辰寒冲着莫羽疯狂的磕头。

莫羽依旧站立原地,待看辰寒这可怜模样,最终叹了口气,将手中长剑丢到了对方面前。

辰寒挣扎着拔出剑锋,颤声道:“谢谢,谢谢你。”

随后,他便用尽了全身力气,将长剑插入自己的心窝……

场中一片死寂。

只余下重伤昏迷的唐玄及呆立原地的莫羽。

这是莫羽穿越后的第一天,也是他这一生最精彩与曲折的一天。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了解穿越后的世界,如今看来,他还是太天真了。

看着昏迷不醒的唐玄,莫羽踟蹰不决,迟疑片刻后,还是走了过去。

看着满身血污的唐玄,莫羽轻叹一声,伸手欲扶,可就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