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11章 幕后之人



作品:《御剑江山

场中一片死寂。

没人想到陀刑戒,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唐玄,竟能一招击杀那中年文士,而且手法竟然还是那般玄异。

那中年文士名唤李长峰,乃十二楼中的百宝楼护法,拥有堪比小玄位的大灵位巅峰实力,搭配百宝楼的神兵护宝,足可与玄位强者一战。可就是这样一个堪比玄位的强者,竟接不了唐玄一招。这唐玄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境界。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最终,还是摩诃无量师开口打破了场中的沉寂。

“心中本无海,何来回头岸。”唐玄一脸冰冷地看着对方,缓缓道:“走吧。我不会回无佛寺,也不会将密匙交出。回去告诉般若,‘八臂罗汉’陀刑戒已死,这世上有的,仅仅是唐玄。”

“师……施主的话,我会带给方丈师兄。未来路途凶险,还望师……施主好自珍重!阿弥陀佛!”摩诃无量师心知唐玄心意已决,当即不再说话,而是冲着对方躬身行了一礼,旋即飘然离去。

李长峰战死,摩诃无量师离开,余下三人心知已留不住对方,那对年轻男女看了眼唐玄道:“想不到你竟真是武朝余孽,唐玄,你已为你的死,埋下祸根。”二人说完,身不停留,也转身消失在了雪夜之中。

很快,场中便只剩下橙衣男子一人。

唐玄将目光落在犹豫不定的橙衣男子身上:“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面孔。”

“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橙衣男子闻言摇了摇头,再次握紧手中长剑。

“我知道。”唐玄笑了笑道:“初出江湖之人的血性,我拥有过,但江湖,却不是一个只靠一厢情愿便能生存的世界。”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终有一天,冷某会让你败亡在我的风雷剑势下。”

“我也期待能有那么一天!”唐玄却是面露轻蔑。

“你——”冷绝枫愤愤地瞥了对方一眼,最终也转身离去。

“终于……都走了吗?”待到橙衣男子离去,唐玄方才惨笑一声,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随即席地而坐。

见到这一幕的莫羽先是一愣,当即醒悟过来——原来唐玄伤势极重,刚才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莫怪乎会任由这几人离去。

心中虽然明悟,但莫羽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大约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对方才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想不到二十年过去,江湖中竟出现了如此多的高手。”唐玄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忽而开口道:“你看够了吗?”

“嗯?”这句话来的莫名其妙,可听在莫羽耳中却如遭电击——难道对方早就发现自己在暗中窥视?

担心这是对方的诈术,莫羽急忙屏住呼吸。

“沙——”就在莫羽闭气瞬间,忽感身后草丛一动,目光回瞥同时,整个人已呆立当场——因为那唐玄不知何时已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是你?”唐玄看着莫羽,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他似未料到,躲在暗中观察之人,竟是莫羽。

“是啊。想不到这么快就又见面……额——”莫羽尴尬一笑,本能地冲对方打起了招呼。但他的话尚未说完,整个人已被对方掐住喉咙,举到了半空。

“你究竟是谁?”唐玄的脸色冷的可怕,似乎莫羽只要说错一句话,便会拧断他的脖子。

“我……我叫莫羽……”

“我不是问你这个。”唐玄双目紧盯莫羽,一字一顿道:“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没……没有人。我……我只是路过。”

“路过?”唐玄冷笑:“在这雪夜?”

“我……”感觉即将透不过气的莫羽涨红着脸道:“我……是长歌楼的外门弟子,受……命前往……富贵山庄……”

“你胡说也要找个合理的由头。”唐玄嘴角的杀意更甚:“区区一个长歌楼外门弟子能击败白狼,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究竟是谁?”

“我真的……没骗你!”感受到唐玄指尖加大的劲力,莫羽几近昏厥,但他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从腰间扯下一物递到对方面前:“不信……你看!”

莫羽取出的正是长歌楼的弟子令,奇怪的是,在他亮出令牌的同时,唐玄竟真的放开了他。

想不到这令牌竟如此管用。

摔倒在地莫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却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唐玄连无双城都不给面子,又岂会为了一块长歌楼的令牌而放过自己?难道他与长歌楼有渊源?还是……

当莫羽百思不得其解地将目光落在唐玄身上时,却发现后者此刻根本没有再看自己。

此时的唐玄眉头紧锁,目光却是紧盯林间空地。

夜风萧索,大雪不知何时已经停歇。周遭一片死寂,唯一的声音,便是积雪落地的声响。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沉默许久后,唐玄开口打破了夜色的宁静。

但周遭却死寂依旧。

“非要我逼你出来吗?”话甫落,唐玄右手一张,一枚石子已飞入指间。伴随着一声破空声响,石子激射而出,目标却是直指林间空地。

他这是做什么?

莫羽对唐玄的举动大惑不解,他似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将石子投向无人的空地。

“嘭!”就在莫羽疑惑不解同时,黑暗中忽然闪过一道蓝芒,却是那激射中的石子忽而凝结成冰,坠落在地。

这是什么个情况?

一旁的莫羽不由看的呆了——空地空无一人,那石子怎会凭空结冻的?

就在他愣神同时,一个诡异的景象令他脸色瞬变,只见位于林间空地上的积雪正在迅速地向中心汇聚,最后竟形成一个巨大的……

雪人??

莫羽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因为眼前的景象已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这还是武侠世界吗?

看着这个足有两人高的巨大雪人,莫羽的脸上满是惊愕,但唐玄却面容平静,只见他看着那成型的巨大雪人,嘴角扬起一抹哂笑:“想不到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恶趣味。”说完,已抄起几枚石子,朝那雪人射去。随即便听几声“嘭”“嘭”巨响,雪人瞬间坍塌,随后从雪人中走出一名头戴斗笠,身披白色棉袍的男子。

“久见了,太白!”来人取下斗笠,冲着唐玄咧嘴一笑。

“你……也是为夺密匙而来的吗?辰寒!”

“是,也不是。”被唐玄称做辰寒的男子面露冷笑:“因为这密匙原本就是我的东西。”

“原来如此。”唐玄面露哂笑:“我早该料到,这一切都是圣门在幕后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