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10章 万树飞花



作品:《御剑江山

果然是陀刑戒!

莫羽见状,急忙躲入一旁的树窟,目光却落在了激战中的陀刑戒等人身上。

只见刀光剑影在林间闪烁。周围有大片的树木被激荡的锐劲切割的支离破碎。即便相隔数十丈,莫羽仍然能感觉到这群人的可怕,那澎湃的气劲使得周围充满了肃杀之气。在他眼中,这些人不论是哪一个,都拥有不亚于白狼的实力,但陀刑戒的强悍远远超出了莫羽的预料,以一敌众,竟能与这十二人斗得旗鼓相当。

不,不是旗鼓相当。

望着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的人影,莫羽的双眼中渐渐浮现一丝震惊——面对这十二个实力不亚于白狼的高手,陀刑戒竟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不到片刻,林中的混战已变成了两人的对决,其中一人自然是陀刑戒,而与之交手的则是一名身穿橙色长袍的青年男子。至于另外十一人,已尽数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仅剩的橙衣男子手中握着一柄巨剑,此剑长约五尺,宽逾八寸,剑身光亮如镜,一看便是非凡之器。

男子挥剑如风,每一次出手,都会带起锐利罡风,纵使相隔甚远,莫羽依旧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剑风。然而他的剑式虽厉,却始终未能伤害陀刑戒分毫。

正当莫羽为眼前景象大感讶异之际,交战的两人陡然分开,彼此各退数步。

“不愧是东剑道少主,竟能与我战至现在——”连番激战,令陀刑戒的气息显得微微沉重,但他依旧语含狂傲:“不过凭你一人就想留住我,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谁说只有他一个?”就在橙衣男子脸色微变同时,一个女声陡然响起。

随即一男一女飘身来到陀刑戒身后。

是他们?

莫羽脸色再变,因为来人赫然是后来出现在酒肆中的那对年轻男女。

“你们是……”陀刑戒先是一怔,不过待见到二人背负的长剑后,眉头却是微微一皱:“黑白双剑,想不到连无双城也耐不住寂寞了。”

“东剑道?无双城?”听到陀刑戒的话,莫羽不由面露错愕:“这几个可都是大人物呐!”

东剑道剑法绝伦,被誉为东龙第一剑派。无双城更不用多说,乃红尘武道的巅峰。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铁盒,竟能招来五城十二楼的注意……

“不仅是他们,还有我。”就在莫羽满心惊愕同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文士徐徐步入场中

陀刑戒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讽:“想不到为了那样东西,竟引来四大势力联手堵截。你们当真是给唐某面子。”

“四大势力?”几人闻言一愣,随即又听一声洪亮轻诵:“阿弥陀佛——二十年过去了,不想师兄竟尚存人间!”

声止人至,却是一名身穿紫色袈裟的和尚凭空出现场中。

这和尚四十来岁的年纪,一双眼眸如潭水般深不见底,可见其修为已臻化境。

“摩诃无量师?”橙衣男子急忙收剑入鞘,上前行了一礼。

“是无佛四大金刚之一的摩诃无量师。他怎么也来了?”其余几人也面面相觑,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一丝忌惮。

毕竟陀刑戒原本便是无佛四大金刚之一,如今摩诃无量师前来,事情怕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想不到连你也来了。”此时此刻,陀刑戒反而平静了下来:“看来今日这次是要不死不休了。”

见到陀刑戒的反应,场中几人都不禁皱了皱眉头。

“陀刑戒,如今你已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若是乖乖交出你手上的东西,我们或许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面对那文士的威吓,陀刑戒却是仰天大笑道:“那东西岂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染指的。”

“你——”陀刑戒的话令文士脸色大变,却听那女子冲文士道:“李先生息怒,此人的性命已如板上鱼肉,取舍皆在你我。不若将之擒拿审问,不怕他不说……”

“哼,露出本来面目了吗?”陀刑戒闻言轻笑:“不过你们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如果我真是贪生怕死之徒,便不会出现在这儿。”

“阿弥陀佛,二十年了,师兄又为何如此执着?”却听摩诃大师低声诵念道:“师尊已登极乐,过往总总已是烟消云散……师弟在此恳请师兄回寺。”

此言一出,其余几人皆惊——若陀刑戒真的回归无佛寺,那么几人今日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你的心意我领了,但你可知,佛门有三不度。我与佛门无缘、无信、无愿,当年老和尚都度不了我,你觉得你能吗?”说到这,他瞥了眼身旁那脸色大变的四人,嗤笑道:“况且,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摩诃大师,此人已无药可救,多说无益,不若先将其擒下,再做打算!”话音甫落,那文士已挥起一掌往陀刑戒的胸口拍去,而橙袍男子与那年轻男女也同时出手,四人出手之快,好似深怕陀刑戒被对方说动一般。

“果然还是要动手吗?”陀刑戒见状冷笑,当即双掌混沌成圆,迎向扑来四人。

刹那间,拳来剑往,激荡尘土数丈。然而陀刑戒所展现的实力远远超出几人预料,以一敌四,竟丝毫不落下风。

“阿弥陀佛!”就在这时,静立一旁的摩诃无量师动了,随着他的加入,胶着的战局瞬间倾移,只听陀刑戒痛喝一声,随即重伤败退。

“想不到二十年过去,你的无量功竟精进如斯。看来老和尚说的不错,你的天资确实远高于我。”

“师兄……”

“你的师兄在二十年前便死了,死在荼黎大梵法阵当中,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武朝余孽,唐门遗孤——唐玄!”

话语甫落,便见陀刑戒咆哮一声,一股澎湃无比的气劲自他的体内爆发而出,气劲震的林间枯枝“莎莎”做响,紧接着便听“咔”、“咔”、“咔”的脆响,却是数以千计的枯枝如暴雨狂袭般地朝摩诃无量师等人激射而去。

“雕虫小技!”见到这一幕的中年文士不由发出一声轻笑,旋即从腰间取出一把铁扇便朝漫天枯枝挥去。

铁扇带出一股锐利罡风,直对上袭来枯枝,随即便听几声惊爆,激射而来的枯枝竟全部化为齑粉。

“这就是传说中的唐门功夫吗?哼,也不过……”中年文士的话到这儿便停住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已无法再说话了。因为他的身体在其开口的一瞬间已化为一片血雾,消散天地。

“这是——唐门绝式·万树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