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04章 夺镖



作品:《御剑江山

只见这些镖师坐下不久,店伙计便送上饭菜。菜肴倒也丰盛,鱼肉俱全,另有几坛白酒。这些镖师的酒量甚大,喝了一碗又是一碗,看的周围客商目瞪口呆。

几坛酒下肚,众镖师似乎并不知足,又招呼店小二上酒。

“大家还是少饮些吧。”李玄虎开口道:“我们此行关系重大,不可出丝毫差错!”

“副总镖头未免太过小心了!”一名镖师忍不住开口道:“在北夷地界也就罢了,如今到了东龙,还怕什么?”

“就是!”另一名镖师也出声笑道:“我们威远镖局声名远播,这一路走来,莫说盗匪拦路,就连一个贼人宵小也未曾遇到。我就不信,到了自己的地盘,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打这几车镖银的主意!”说着,一行人便大笑了起来。

听到此话,莫羽似乎明白周遭众人为何会面露疑惑了——镖局行事讲究低调稳重,毕竟他们押运的大都是价值不菲的黄白之物,稍有差池便可能砸了自己的饭碗。可这些人倒好,竟如此大张旗鼓地谈论押运之事,好似生怕别人不知他们押运的镖物不凡似得。

若是不入流的镖局也就算了,威远镖局位列东龙四大镖局之一,他们怎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是故弄玄虚,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正当众人满心疑窦之际,酒肆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随即一名头戴斗笠,身披鲜红披风的男子走了进来。酒肆众人虽然看不到来人的面目,但这醒目的打扮,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见到这名衣着怪异的男子后,李玄虎的脸色猛地一变,其余镖师也纷纷握住各自的兵器,全都凝神戒备地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

也难怪这些人会如此紧张,莫说是他们,即便是酒肆中不谙武学之人都能感受到来人身上的杀气,一股阴寒无比的凛冽杀意。

此时,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红袍男子缓缓取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头枯黄的长发,以及那如腊般惨黄的面容,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男子阴寒的目光扫向酒肆中人,最后落在了面色凝重的李玄虎身上:“你就是李玄虎?”

他的声音尖锐、急促,听得场中众人头皮发麻。李玄虎强忍着心中的错愕,还是点了点头:“在下正是!未请教……”

“我的名讳,你还不配知道!”男子一脸轻蔑。

“狂妄!”两名镖师闻言大怒,纷纷抽刀上前,可就在下一刻,红袍男子的身体动了,只见他双袖挥舞,长袖恍若蛟龙般甩向二人,紧接着,便是两声惨嚎。却见那两名镖师的咽喉上凭空都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自他们的咽喉处喷涌而出,溅的周遭血红一片。

所有人的眼睛都瞧直了,根本没有人看到这红袍男子是如何出手的!

突来变故,令酒肆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全部直勾勾地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红袍男子,眼中充满了惊惧。

只见红袍男子瞥了一眼众镖师,嘴角露出阴阴地笑:“都说威远镖局卧虎藏龙,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又见李玄虎紧握金刀,不由冷笑一声道:“听说你的刀法不错,却不知你是否拥有与盛名相符的实力!”

金刀在手,李玄虎对周遭众镖师道:“你们速带镖车离开,我来拖住这厮。”说着已挥刀向对方扑了过去。

金刀呼呼而响,带起雄厚之风,斩向眼前之人。谁知来人身形如鬼魅,李玄虎一刀竟然斩空,身后继而传来几声惨叫,却是又有数名镖师倒在了血泊当中。

轻舔着袖口上的血迹,红袍男子露出残忍地笑容:“我看中的东西,还从未失手过。”

“可恶,我和你拼了。”恨极怒极,李玄虎挥舞着金刀,猛劈来人,每一刀都蕴含开山裂石之威,只可惜,在对方如鬼似魅般的身形下,只是空耗气力。数招之后,红袍男子看准机会,回身一甩袖口,长袖击中李玄虎左臂,顿时血花四溅。

红袍男子嘴角含笑,双袖大开大合,已然击落金刀,再来一袖,甩中李玄虎左膝。不过红袍男子并没有趁胜而痛下杀手,只是冷冷地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李玄虎。

此时的李玄虎面色惨白,望着眼前这面露冷笑的红袍男子,颤声道:“袖刃剑……你……你是血刃……白狼!!”

血刃白狼?!

听到这个名字,场中不少人都倒吸了口凉气,甚至有几个镖师已经吓得瘫倒在地。原因无他,只因血刃白狼的名号实在是太过响亮。

但凡近些年在北方行走的商旅,大多都听说过血刃白狼的名号,他是东龙武林近些年才出现的江湖人物,此人出道虽短,但论心之黑,手之辣,纵是成名多年的黑道人物也相形见绌,据说他身着的那件红披风,便是由鲜血染成。

血刃白狼做过什么,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知其所为者,大多都已命丧黄泉。

众镖师怎么也没有想到,竟会在他们以为最安全的地方,遇到这穷凶极恶的杀人狂徒。

望着李玄虎等人惊骇的目光,白狼‘嘿嘿’一笑:“想不到你竟然认出了我,还算有点眼力。”他的目光随即落在李玄虎等人身后的镖车上:“你们运的这趟镖,狼爷我收下了。”

“什么?!”一名镖师当时就急了:“你竟敢夺镖,真是好大的胆……”

这镖师的话未说完,鲜血已顺着他的咽喉喷涌而出,白狼的袖刃已先一步刺穿了他的喉咙。

“怎么?还有人有意见吗?”

李玄虎脸色变了几变,随即咬了咬牙道:“既然尊驾看上了这趟镖物,这几车红货就……就算是我等孝敬阁下的了!”

不知为何,李玄虎在说出此话的时候,嘴角竟隐隐露出欣喜。

“孝敬我?”白狼闻言冷笑:“就用这些垃圾?”

话音甫落,却见白狼双袖猛甩,袖中之刃激射而出,竟是扫向一辆镖车。伴随着一声清脆声响,镖车上的一个镖箱瞬间破碎,箱内之物尽数散落在地。

“怎么会这样?”

发出这声惊叹的不是李玄虎,也非众镖师,而是酒肆中的诸多客商,他们之所以会惊叫出声,是因为这镖箱内所盛放的竟是一堆砖石瓦砾。

真的只是砖石瓦砾!!

几名临近镖车的客商清楚地看到,散落在地的物品不是金银珍宝,亦非古玩玉器,而是随处可见的残砖烂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