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都市:从急诊科开始 > 第五十四章 从来没人相信我

第五十四章 从来没人相信我

“什么不好的消息,怎么了?”

赵国英并没有表现出被受打击的痛苦,一如常态,好像在听别人的病因结果。http://www.bofanwenxuan.com/1453/1453056/

“我们在你脑子里发现一个东西。所以,你才会感觉被换了脸。”

何健一脸色微微凝重。毕竟现在还无法确定那个东西是什么。

“脑子里,我脑子里有什么东西。”

赵国英的状态还是正常反应,没有丝毫接受不了,或者被打击到。

“从形态学上来看,我们认为。那个东西,不好。”

苏辞看江晓琪和何健一一时间不忍开口,苏辞就接过话了。

“是癌吗?”赵国英这个时候才有了些反应。试探性的问道。

“我们建议尽手术,无论是不是恶性的,脑子里长个东西肯定是不行的。况且它已经影响了你的视力,听力,嗅觉。”

“但具体是什么呢,得最后病理证实。”

这是目前,何建一能给出的,最好的治疗方案。

赵国英看着何健一,再看看江晓琪,最后看向苏辞。

眼眶红了,低头闷在被子里啜泣。

这一幕,在座的,作为医生,都心有所触。

他们都微微低下头,表示同情。

“你不用太担心,明天何主任就可以请神经外科的医生过来会诊。”

苏辞拍拍他的肩膀,毕竟他精神分裂症刚好,这脑子里又出现这种情况,接受不了很正常。

“我不是因为得瘤子哭的……”

他声音抽泣着,苏辞也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

赵国英抓着苏辞的手腕

“我说我不是得瘤子哭的,长瘤子我也不难过。”

“那是为什么?你是有经济压力吗?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医院现在建立的募捐项目。你实在困难,可以从……”

“不是,不是……”

赵国英一个劲摇头

“我是因为感动才哭的。”

“什么?”

苏辞一时间有点蒙,他们做什么了,他都感动的哭成这样。

赵国英握着苏辞的手腕,又用力了些。

“我感动,是因为苏医生你是第一个相信我的。还有这两个主任,就你们会相信我。”

“你们知道吗,自从我得了精神分裂症之后,他们从来就没有一个人相信过我。”

赵国英说到了痛处,眼泪哗哗的掉。

“我,我刚来医院的时候,我说我有病,他们都说我是精神病,怎么说都不相信我啊!”

从他的语气里,苏辞听到了无助,痛苦,甚至有些绝望。

乔娜和海洋对视一眼,纷纷向赵国英道歉。

“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失误。”

赵国英摇摇头,但他好像委屈了很久,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这个模样,所有人的嗓子眼都像被什么堵住似的,很难受。

“您先别激动,这往后治疗的路,还很艰苦。”

苏辞试着安慰他,但他只是摇摇头。

“我不怕,什么苦我都不怕,死我也不怕。”

苏辞赶紧打断他

“你可千万不能悲观,你相信我们,我们会尽力争取最好的结果,好嘛?”患者一旦自我放弃治疗,那这病,可就真是一点希望都没了。

“苏医生,我不是悲观。你知道吗,被人相信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不怕死,但我怕极了无论到哪,都没人相信我。”

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看来这么多年,没少受别人的“另眼相待”。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走廊里,苏辞跟江晓琪一起走向急诊室。

江晓琪叹了一口气。

“幸亏有你,不然,这患者恐怕已经被送出院了。”

“就算没有我,何主任也一定看出来病人的问题。”

不过,苏辞还是真的打心里庆幸,如果这病人再被送出医院,恐怕会真的绝望吧。

“像这种有精神病史的患者,肯定会不被世人所理解。就算是家人,往往都不一定会这么相信他。越是这种现象,恐怕越容易导致,精神病患者的病情加重。”

“赵国英已经算治疗的非常不错了,心里承受能力也很强。只是不知道,别人有没有他这么幸运。”

作为医生,对病人的态度,永远是盼着病人早日康复。更何况江晓琪还是女人,女人多为感性,所以赵国英的病和状态,让她感触极深。

苏辞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我可不觉得,他这是算的上幸运。这往后治疗的路,还不知道他得受多少苦。”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苦笑。

终于得了点空休息,苏辞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

有小护士看到苏辞休息,都挨个抽时间过来。

给苏辞送的都是一些补充体力的饮料,还有吃的。

苏辞谢过她们,然后借玻璃的反光,看看自己的模样。

“嗯,长得确实挺帅。”

他在这里的长相,是属于那种干干净净的雅型。

再加上身上这身白大褂,更显了他的气质,怪不得受这么多小护士喜欢。

“又臭美呢?”

海洋走过来,毫不客气的拿着那些小护士,送来的饮料,拧开就喝。

“什么叫又,你那忙完了。”苏辞坐会座位上,按理来说,他这个实习医生是悠闲的,可他愣是把自己搞得跟这些职业医师一个样。甚至在手术台上,累的比他们惨。

海洋刚想说话,这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什么!知道了,这就过来。”

海洋放下饮料,看着苏辞

“来病人了,走,去看看。”

苏辞叹了一口气,把刚打开的面包放下,就跟海洋一起出去了。

急诊通道内。

“接个病人,几床!”

“五床。”

苏辞和海洋一起把病人推倒抢救室五床

“插板,过床。”

“一,二,三,走。”

病人被移到抢救室,苏辞赶紧通知刘雯

“加监护,吸氧,加输液速度。”

“患者什么情况。”

苏辞观察一下患者,他穿的一身机车服,头上还带着头盔,脖子上已经做了颈托处置。

右腿有明显伤口,衣服破了,留了不少血。

“车祸,肇事司机逃逸了。右腿开放性骨折,可能是合并腹腔脏器损伤,失血量,大概在两千毫升左右。”

“车上进行了止血带间断止血,车上以输液体,一千五百毫升。血压是七十六,四十五。心电显示房颤。”

苏辞点点头,他看向患者,声音提高些。

“你好,听得见我说话吗?”

病人并没有丝毫回应。

“通知家属了吗?”

“已经通知了,那我先走了。”

苏辞这才注意,刚刚给他一直报情况的,是急救车的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