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都市:从急诊科开始 > 第十七章 破伤风(求月票!)

第十七章 破伤风(求月票!)

“沈医生。http://www.boyishuwu.com/book/529395/”

苏辞转过头去,看到谭主任小跑过来。

“谭主任,发生什么事情了?”苏辞紧张的问道,有些担心自己之前做错了什么。

吴医生笑了笑,稍稍缓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说道:“我只是有些好,也想要请教一下,你之前展现的缝合术。”

听到谭主任这么一说苏辞找到了,者谭主任是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选择那样的缝合法,于是微微一笑,笑道:“哦,这样啊,哪里不懂呢?”

何健一也说道:“小苏,我也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精准,而且,最近,这几天我都感觉你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做手术的熟练程度跟我比都相差不远了!“

苏辞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老师!这种缝合我只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才有今天的成就,而且我只是觉得,每一个组织,都有其独特的结构和细胞,它们的生长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所以我才大胆用了不同的方式。”

”再说了,我再怎么样不一样也是你的学生!”

何健一和谭主任分别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随后,苏辞又继续根据脑海里面的知识,将自己的见解都讲出来。

经过苏辞的耐心讲解,两个主任都受益匪浅。

何健一笑道

“小苏啊,你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竟然可以容纳这么多知识!”

苏辞笑道

“老师你笑话了!”

就在三人交谈的时候,住院医师刘凯朝苏辞和何健一喊了一声

“苏医生,何主任,来你过来一下,这有个病人发了39度多的高烧。”

何健一看向苏辞说道

“你去吧!现在以你的技术,能独立完成常见的手术了,我能教你的也没有多少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多做手术!”

苏辞点了点头

“老师那我去了!”

苏辞走过去发现是兄弟两,都还穿着工地的衣服,其有一个一只脚正一瘸一拐的被扶坐在,急诊室大厅的椅子上。

“怎么回事?”苏辞发现这个病人脸色刷白,嘴唇也没有什么血色。双目无神,一看就是烧严重了。

“医生,我们是对面工地的工人,我弟弟今天下午发烧了,给他吃了退烧药也没下去。我看着越来越严重了,就给带医院来了。”

他们两个人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那种,大概三十多岁,身上还有很多灰尘。

甚至兄弟两为了不弄脏椅子,他哥哥都不往椅子上坐。

“医生,你别听我大哥的,我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这样,你给我打针退烧针,我们这就走。”

“走?”

苏辞刚想说话,这个刚刚意识还清醒的患者,突然意识就开始模糊,并伴随全身抽搐。

“医生,医生我弟弟这是怎么了?”

工人的大哥噌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急的瞬间一头汗。

“刘凯,来帮我个忙,张玲!赶紧推平车过来。”

等张玲吧手推车推来以后

苏辞和刘凯把患者直接抬上平车,赶紧推向抢救室。

苏辞在手推车旁边,掀开工人弟弟的眼皮检查道

“患者瞳孔放大,全身肌肉僵硬,安定一支,肌肉注射。”

正好这个时候江晓琪见苏辞在检查病人,于是走了过来问道

“苏医生,情况怎么样?病人什么情况?”

“高烧,抽搐,肌肉僵硬不退,安定已经打了,没多大用。”

刘凯这个时候也翻看了一下患者的瞳孔

“患者瞳孔放大,我觉得应该给他查个血全套,x光,再加个脑ct。”

“医,医生,我不查,我只是普通的发烧,你给我打一针我就好了,我不查,我没事。”

工人的语气虚弱,脸色更加苍白,整个人虽然意识清醒了一些,但眼睛仍旧是迷迷糊糊的,无法彻底睁开。

“兄弟,你这虽然看上去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但你的症状不对。现在你肌肉浑身僵硬,就是再打几针退烧针也没用,明白吗?”

苏辞拍拍他的肩膀,病人可以没有医学常识,但医生不能没有,从工人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情况还非常严重!

苏辞转头对着边上的刘凯说道

“安定,肌肉注射。”

“家属,你也看到了,患者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如果再耽误下去,我们查不到病症的原因,很有可能会耽误病情加重。”

毕竟在急诊室这个地方,抢救时间,是最重要的。

每耽误一分钟,都有可能出现病情恶化,造成难以预料的结果。

“查,我,我们查。”患者家属心疼钱,但不能因为心疼钱,把人丢这不管。

这人没了,还怎么养活一家子,自己这个弟弟家里还有几个小孩,他要是没了,自家弟妹该这么活啊!

在病人家属的配合下,各种检查数据很快就都出来了。

患者家属看不懂苏辞手上拿的那些数据单,但他有一种莫名的心慌。

他知道,自家弟弟这次的治疗费可能不少!

他抱着侥幸的心问道

“医生,我弟弟他真的就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要做这么多检查吗?你们,你们该不会想骗我们两,觉得我们两没怎么读过书的吧?”

苏辞并没有生气,把各种身体检查数据拿给了江晓琪。

“家属你别激动,听我说。你弟弟现在的症状你也看到了,他绝对不是普通的感冒。我们是医生,在不清楚病人患有什么病的前提下,必须做一些检查。”

苏辞说完凑近病人,经过肌肉注射安定后,病人再次恢复意识。

“你这个情况持续多久了。”

“刚刚在医院,才....才抽搐的。”

“发烧多久了?”

苏辞感觉他这病的原因,很有可能跟引起发烧的事件有关。

“发烧,三四天了。”

刘凯看了护士持续送过来的检查数据

“发烧抽搐,肺部还有阴影。考虑肺部感染,苏医生,江主任你们看一下。”

江晓琪和苏辞拿过数据单仔细看了一下

“可是患者神经系统的一些症状,没法怎么解释。”

“我觉得应该再给患者做一个腰穿。”

刘凯看了这么多数据,还是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医生,医生我们不做了,真不做了。我没事,我回去躺一天就好了。”

一听到还要做检查患者激动了起来,想要从病床上起来,可他浑身肌肉僵硬,又怎么起得来。

苏辞只好安抚患者先躺好,自己再帮他检查一下

“动一下右手。”

患者的手勉强能微微动一点,但好像废了很大的力,手臂颤抖。

“动一下左手。”

患者明显左手几乎无法动弹。

苏辞又用手试图弯曲一下病人的脖颈,但根本做不到

“来,张嘴,笑一下。”

病人脸部几乎没有变化,只是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

“破伤风。”

苏辞和江晓琪见状,同时说道。

“医生,医生你相信我!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就给我开点药就行了。我,我们没钱。”

患者一再抗拒治疗,刘凯看向苏辞

“要不,给他开点药?他现在醒了……”

刘凯话都还没说完,患者再次发生全身抽搐现象。